这个时候差不多到了下课时间,李双喜想去海宁一中看看自己的妹妹,顺便带着她和唐雪一起吃个晚饭。

    拨通了唐雪的电话,李双喜问道:“唐雪,是不是下课了?”

    “嗯嗯。双喜哥,这么长的时间才想起打电话给我,哼!”唐雪在电话那头抱怨道。

    李双喜能够想象出唐雪此时的表情,道:“别哼哼了,双喜哥来海宁了,正好你们下课,今晚我带你和思怡出去吃顿大餐。”

    一听吃大餐,唐雪整个人立马高兴了起来,道:“真的吗?太好了,思怡,双喜哥要带我们去吃大餐。”

    李思怡自从转学到了海宁一中,和唐雪两人十分合得来,现在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

    李思怡一听是自己的哥哥,更是兴奋道:“吃大餐,吃大餐。”

    李双喜道:“你们在学校门口等我一会,我等会过去找你们。”

    “嗯嗯。”唐雪和李思怡同时回道。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前往了快递站找朱二狗,朱二狗刚才给李双喜发了一条短信,说快递站老板娘刘翠兰不打算放他走,用工钱威胁他。

    “这个死婆娘,真是蛮横无理,今天我就替唐叔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李双喜心中气愤道。

    朱二狗已经下定了决心跟着李双喜一起到种植基地干,可没想到刘翠兰却是不放人。

    李双喜一路狂飙,很快就来到了曾经那个熟悉的快递站,在这里李双喜有很多的记忆。

    快递站内,刘翠兰双手叉腰,一副蛮横无理的样子,对着眼前身材瘦弱的朱二狗正在不断的破口大骂。

    朱二狗很想要还口,可是面对气势凶悍的老板娘,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

    “我告诉你朱二狗,你想从快递站一走了之根本是不可能的。你首先对不起的是那千千万万的客户,其次你对不起的是我们快递站,老娘那么器重你,上个月开始才每个月给你加了一百块钱的工资,可没想到你现在就要和我说辞职,你自己想想你对不对得起我。”

    “还有之前你被客户投诉,老娘费尽了所有的气力才帮你搞定摆平,你现在就想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太不负责人了。”

    刘翠兰就是一泼妇,东拉西扯的将所有责任和过错都算在了朱二狗的头上。

    朱二狗刚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刘翠兰马上又继续道:“你要从我们快递站离开也可以,出租屋的房租按照一个月一千五百块交给我,因为之前李双喜那个混蛋小子都是按照这个价格交的,你现在离开也必须补交上。还有,这个月的工资我是绝对不会发给你的,因为这不符合规矩。”

    刘翠兰无比的强势,让瘦弱的朱二狗根本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李双喜一脚刹车停在了快递站的门前,从车上迈步走了下来,他知道,一般这个情况就是老板唐云通不在,不然刘翠兰不会这样肆无忌惮,不过这样正好,自己正好可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刘翠兰。

    刘翠兰转眼看到了李双喜的身影,定睛一看,还真是好久不见的李双喜走了进来。

    刘翠兰踮起了脚尖,看到李双喜居然是开着一张崭新的车子来,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暗道:“这个小子居然买车了?不对不对,一定是他借来的,他怎么可能有钱买车。”

    朱二狗扭身看到李双喜到来,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激动道:“双喜哥,我……”

    李双喜伸手打断道:“我知道了,交给我。”

    李双喜进入快递站,附近商铺的几个老板也都围观了过来。对于李双喜,他们都十分的熟悉。

    “哇瑟双喜,你这才辞职走了一个月,就开上新车了?”

    “我的乖乖,还真的是呀,双喜你可真是不简单。”

    “双喜,现在在哪里发大财,是不是也一起带上我们?”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周围附近几个商户的老板,笑了笑道:“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这张车也才十万块,你们每家拉货的车都比我这张贵吧。”

    说完之后,李双喜看着刘翠兰道:“老板娘,好久不见,咦,你怎么比之前还要胖了?”

    刘翠兰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胖,此时一听整个人都要炸了,臭骂道:“李双喜你这个臭小子,满嘴喷粪说些什么。”

    “不是我说你老板娘,你自己看看你那水桶一般的腰,低头还看得见自己的脚吗?”李双喜无情的打击道。

    “哈哈哈哈!”

    快递站门口的各家老板听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敢这样说刘翠兰的恐怕也只有李双喜一个人了。

    刘翠兰低头一看,果然是一圈肥肉,怒骂道:“你们笑个狗屁,李双喜,你小子真是一个月不见要上房揭瓦了,今天老娘非得好好教训你一顿!”

    说话间,刘翠兰卷起的袖子,朝着李双喜迈步走了过来。

    看着那刘翠兰一副怒气汹汹的模样,身边的朱二狗连续后退了几步,李双喜则立马改口道:“老板娘息怒,我今天过来是和你讨论朱二狗的事。”

    刘翠兰一听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道:“哦,我就说朱二狗这小子怎么敢跟老娘说辞职,原来一切都是你在背后作梗。”

    刘翠兰也很了解朱二狗,胆小瘦弱,从来对自己的话都不敢反抗,今天突然提出辞职,还真是出乎意料。

    “没错,朱二狗现在辞职要跟着我回乡下种地。”李双喜不否认道。

    “哼,种不种地关我屁事,老娘告诉你,朱二狗别想从这里离开。”刘翠兰霸道道。

    “呵呵,凭什么?你有和朱二狗签订过任何的劳动合约吗?你连保险都没有给他买你现在想不放他走?你还真以为你是王母娘娘?”李双喜不屑道。

    刘翠兰一听,这李双喜这个小子还真是一个刺头,居然利用什么劳动法来和自己说事。

    “别以为每个人都是好欺负的,我告诉你,朱二狗就是一个自由人,他想要辞职根本没有谁能拦得住。”

    “你你你……你别欺人太甚!”刘翠兰气得不轻,道:“他要走也可以,这个月的工钱我一分都不会给,出租房的房租给我马上交出来。”

    周围商铺的老板听后都是纷纷摇头,这刘翠兰就和旧社会可恶的地主没有差别。

    刘翠兰以为自己又可以和上次一样,从李双喜这里赚取一笔上万的房租。

    可这一次,李双喜却是一点都不买账,冷笑道:“老板娘,工钱你不给就算了,当我们赏给你了,同样,房租你想要一分钱,没有。”

    “二狗,我们走。”

    李双喜说完看向了身后的朱二狗道。

    刘翠兰气得不轻,怒道:“你说什么!敢在老娘面前说赏字,你们还不配!今天要是你不给房租,就别想离开!”

    刘翠兰被李双喜给激怒,大跨步走了过来,那油腻的手掌抓向了李双喜。

    面对刘翠兰突然伸过来的手掌,李双喜一巴掌直接呼出,落在了刘翠兰的手掌上。

    “嗷!”

    刘翠兰发出一声尖叫,手掌红得像一个红烧猪蹄,怒火中烧道:“李双喜你个贱民居然敢打老娘,今天看我不把你的新车给砸了!”

    说话间,刘翠兰提起了快递站内缩放卷帘门的铁棍,冲向了李双喜刚刚新修复出来的五菱宏光。

    门前各家商铺的老板看后纷纷闪到了一边,身怕刘翠兰伤及到自己。

    李双喜自然不会让刘翠兰得逞,一个闪身来到了自己五菱宏光前,面前那猛然挥下的铁棍,一拳头迎了上去。

    “叮!”

    一身清脆的响声发出,刘翠兰手中的铁棍落在了地上。

    刚才拳头和铁棍碰撞的那一瞬间,刘翠兰粗壮的手臂感受到了一阵生麻,好像被电击了一般,再遇到强大的冲撞力之后,铁棍脱手而出。

    此时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地面上那安静躺着的铁棍上,因为原本笔直的铁棍此时彻底弯曲,再看向李双喜的拳头,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双喜将铁棍打弯了?”

    “我靠,这真的假的?”

    “双喜是怎么做到的?”

    周围老板惊讶的看向李双喜道。

    刘翠兰更是瞪着滚圆的眼睛,心中一片惊骇,难道这个小子是铜头铁臂?

    “老板娘,从现在开始朱二狗已经不在欠你任何,你要是再敢无理取闹,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李双喜看着刘翠兰,气势汹汹道。

    见刘翠兰整个人都已经呆滞,李双喜道:“二狗,上车。”

    朱二狗整个人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地面上那不可思议的铁棍,上了五菱宏光。

    李双喜坐上驾驶室,摇下车窗道:“对了老板娘,记得帮我向唐叔问好。”

    “各位老板,再见。”紧接着李双喜又对周围几个老板挥了挥手,一脚油门踩下,载着朱二狗离开了快递站。

    吃着五菱宏光排放出来的尾气,刘翠兰呛得一阵咳嗽,看了看两人离去的背影,不敢多说一句话,转身走进了快递站。

    “双喜哥,刚才你那招简直太帅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朱二狗回想着李双喜徒手将铁棍击打弯曲那一幕,开口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