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内众多医生一个个努力咽着口水,眼前一切真是奇迹,就算亲眼所见,也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他们也都查看过了马市长的情况,纷纷束手无策,现在看着马市长居然站立而起,和没事一样,真是颠覆了整个世界观。

    马市长听后松开了自己的老婆,转身看着李双喜,双目已经泛起了泪花激动拉起李双喜的双手,道:“神医,小伙子你可真是华佗转世呀!”

    马市长整个膝盖一软,跪在李双喜的身前道:“神医,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市长老婆淑芬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哭泣道:“神医,刚才多有冒犯,还请你不要怪罪。”

    李双喜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待遇,迅速将市长夫妇搀扶了起来,道:“马市长,你们说归说,这跪我可承受不起,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马市长摇着脑袋,紧紧拉着李双喜的手,道:“不不不,神医你有这等妙手回春、救死扶伤的本事,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秦主任听后心中一咯噔,自己妙手回春这块招牌算是彻底易主咯。

    张达康此时回过神来,兴奋道:“马市长,恭喜恭喜,真是上天开眼,让你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又回到了我们身边。”

    “双喜,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谢谢!”张达康拍打着李双喜的肩膀道。

    李双喜笑了笑,回道:“要不是张哥你信任我,恐怕我也只能站在病房外面干看着啊,还被这些个名医以为我是来害马市长的。”

    “达康,这神医是你请来的?”马市长问道。

    张达康手掌一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马市长,他叫李双喜,是我的结拜兄弟,平日里略懂医术,见名医都纷纷摇头,我就只能把他找来了。”

    “这哪里是略懂医术,就是再世华佗。”马市长一个劲的夸赞道:“达康,关键时候还是得靠你呀,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个神医兄弟。”

    张达康谦虚道:“多亏了马市长这么多年的照顾,没有你的照顾我今天还真是没有办法帮助到你。”

    护士戴倩此时也反应过来,这李双喜哪里是快递小哥那么简单,根本就是个大人物。

    再见过了李双喜的神奇医术和知道了他的一些身份后,戴倩更加的对李双喜来了兴趣,真想深入了解这看似平凡,却又深藏不露的李双喜。

    一番的感谢之后,李双喜走到了秦主任的身边,道:“秦主任,还记得刚才我们的赌约吗?”

    秦主任听后身体打了一个寒颤,自己活了六十多年都没有给谁下跪,今天居然栽倒在了一个小伙子的身上。

    周围刚才那些个拍秦主任马屁的医生,这下全都离得远远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李双喜冷眼看着这些个所谓的名医,摇了摇脑袋,继续道:“秦主任?装聋作哑可不是你的作风吧。”

    秦主任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整个病房内也都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移动到他的身上。

    秦主任犹豫了片刻,膝盖落地,当场跪在了李双喜的面前,头部向着地面磕了下去。

    李双喜脚掌突然伸出挡住了这个磕头,道:“磕头就不必了,既然你都已经跪下认错,我也不会再和你计较。”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办不到的别人或许能办到,千万不要太自以为是!”

    秦主任听后震惊的看向了李双喜,眼前这个小伙子,难道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

    在场的众多医生大气不敢出,这个年轻人,今天真的是给他们好好的上了一课。

    张达康对李双喜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双喜,张哥果然没有看错你。”

    秦主任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道:“神医,老朽想要拜你为师,你看这个你能答应吗?”

    秦主任从医数十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本事的小伙子,称他为神医一点都不过分,要是能够从他的身上学到任何一点本事,那都绝对是赚大了。

    李双喜却是直言拒绝道:“秦主任,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教给你,所以说拜师还是算了吧,而且我和你年轻相差甚多,要是师徒相称实在是冒犯。”

    秦主任居然被当面拒绝,整个病房之中鸦雀无声,原本那些医生很想说李双喜太猖狂,可根本没有底气说出来,李双喜猖狂那是有猖狂的资本。

    唯有护士戴倩觉得李双喜真是帅呆了,秦主任平日在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都是没有谁敢得罪的人,就连院长对他都得客客气气,没想到今天终于有个人制裁到了他。

    秦主任尴尬到了极致,只能自己默默点头之后迈步离开了病房。

    “马市长,你先躺下,我得给你身体做一个全方面的检查。”

    看着秦主任吃瘪离开,美女护士戴倩温柔道。

    李双喜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有两个未接电话和短信,应该是刚才自己全神贯注救马市长时候漏接的。

    一看电话都是李俊打的,短信内容是:双喜,你的车子已经帮你恢复好了。

    既然医院已经没有自己的事,李双喜决定离开了。

    “马市长,张哥,我还有些事,我得先走了。”李双喜开口道。

    马市长一听,整个人从病床上坐立而起,道:“神医,你可不能走呀,我这都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淑芬,快去留住神医。”

    市长老婆淑芬连忙走到李双喜身边道:“神医,你把我家老马给治好了,这份恩情我们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今天晚上你一定得和达康去我们家里吃一顿饭。”

    李双喜听后笑着摆手道:“马市长,你们就不要叫我神医了,直接叫我双喜就可以了。”

    神医神医叫得李双喜十分的别扭。

    “市长,你身体恢复,一定还有很多工作等待着你处理,我就不打扰你了。等过段时间,我在和张哥一起登门拜访。”李双喜委婉的拒绝道。

    马市长听后一想,确实是,自己工作的担子十分重,根本就不能拖。

    马市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达康,要是下次我工作都处理完想见双喜了你不给我把他带来,我就拿你是问。”

    张达康听后笑道:“马市长,你就放心吧,达康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最终,李双喜告别了马市长夫妇,张达康将他送到了医院楼下。

    护士戴倩本来还想和李双喜好好的聊聊,可是要给马市长检查身体,也没有这个机会了,脸上多少有些失落。

    “张哥,你上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坐车去就可以了。”

    来到楼李双喜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道。

    “双喜,张哥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能认识你这个一个兄弟,真的就是张哥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张达康看着李双喜感慨道。

    “张哥你言重了,你同样也帮助过了我很多的忙,没有你我李双喜也没有今天的成就。”李双喜郑重道。

    “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李双喜道:“张哥你上去吧,有什么情况你在打电话给我。”

    张达康点点头,李双喜向着五菱宏光4S店前去。

    ……

    此时的海宁郑家,郑帅带出去的手下都被李双喜所杀,他不得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郑风华,事情已经到了他根本掌控不了的地步。

    郑风华是海宁郑家的第二代的长子,在郑家的地位仅仅次于家主,同样也是一个修炼者。

    房间内的郑风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脸惊诧,在海宁居然还有人敢和郑家作对?

    “小帅,你确定这些就是那个农民的资料?”郑风华看着身前收集到的关于李双喜的资料,问道。

    郑帅一脸狼狈,点点头道:“嗯嗯,父亲,那个小子是一个修炼者,而且十分的怪异。”

    “怪异?”

    “他修为提升的速度实在很快,我第一次在健身馆被他打败后每天都加强训练,实力提升之后才找他报仇,可没想到他的增长比我要快多了。”郑帅实在有些不甘心道。

    郑风华点点头,看来确实是一个棘手的家伙:“派人随时盯着那个小子,我一定会为你一雪前耻的。”

    “是。”郑帅听后脸色之中闪过了一丝得意,父亲出手,在他的印象之中还没有搞不定的事。

    郑帅离开了房间,郑风华翻阅完了李双喜的资料,手掌一捏,随后资料凭空燃烧起了诡异的火焰,火焰就那么在郑风华的手掌上燃烧着,他似乎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得罪了我们海宁郑家,那就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郑风华眼神阴狠道。

    ……

    李双喜来到了五菱宏光4S店,经过了市长事件这么一折腾,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

    来到了早晨的车间一看,敞篷版的五菱宏光已经被完全修复,车子和昨天在展厅的时候一模一样。

    李俊笑道:“双喜,怎么样?”

    “不错,真是太棒了。”李双喜夸赞道:“李俊,谢谢。”

    李双喜随后驾驶着修复好了的五菱宏光开向了海宁市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