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主任点点头,安慰道:“你别着急,我马上就给马市长检查。”

    秦主任这一段时间去到国外医学大会做交流,本来是没有时间回来的,但是马市长的人脉和力量实在大,他受到请求不得不从国外立马飞回了华夏。

    “小张,你刚才说的一番话在理,不过……”

    秦主任目光看向了李双喜,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道:“我也看这小伙子不像个医生。”

    说完,秦主任直接从李双喜的旁边走过,推开了重症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在场的医生听后也是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更有甚者拍马屁道:“秦主任的眼光果然毒辣。”

    市长老婆和张达康马上跟了进去,张达康低声道:“双喜,你别在意,跟我进来一起看下。”

    李双喜听了秦主任的话之后真想转身离开,要不是看在张达康的面子上,什么狗屁秦主任,有本事自己去医好了。

    李双喜撇了撇嘴,还是跟着张达康进入了病房。

    众医生见张达康还是执意将小伙子带进了病房,关上门之后纷纷议论了起来,都觉得自己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秦主任听到后面的动静,转身看了看李双喜,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不过似乎也懒得计较,目光看向了病床上的马市长。

    马市长也知道秦主任的大名,此时见到秦医生本人,双眼大睁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

    “老马,你别激动,秦主任已经从国外特地飞了回来,你一定会没事的。”淑芬连忙拉着马市长的手安慰道。

    秦主任并没有多说废话,从病床旁拿起了工具,仔细的开始给马市长做起了检查。

    李双喜一个人静静站在一边,看着病床上的马市长,用体力的灵气感受着马市长的身体所受到的损伤。

    李双喜并不知道这样的方法到底可行不可行,不过刚才在《万灵决》看到过有所记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达康和淑芬两人静静的等待着,半个小时候,秦主任收起了检查的仪器,起身道:“马市长你先休息一下,还有几项结果我需要到外面确认一下。”

    马市长眨巴了下眼睛,秦主任、李双喜等四人离开了病房。

    出了重症病房,所有人都围向了秦主任,非常迫切的想要知道,马市长的情况到底还能不能有救。

    李双喜则被众人挤到了人群外,一个人靠着墙壁,静静沉思着。

    这时一个倩影缓缓停在了李双喜的身前,李双喜抬头一看,眼前的美女护士不是那个谁来着吗?

    美女护士一双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双喜,主动道:“是不是认识的女生太多,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了?”

    站在李双喜眼前的是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美女护士戴倩,上次李双喜因为出租房被烧事件在病房苏醒的时候结识了她,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两人都没有了联络。

    本来戴倩也没有看到李双喜的,只不过一群名医围向了秦主任,她一时间没有办法进到病房里,才看到了靠着墙壁的李双喜。

    慕诗琪、陈梓珊、唐雪、余霜……李双喜还真是一时间想不起眼前这美女护士叫什么来着了。

    尴尬的李双喜急忙看向了美女护士的胸牌,戴倩一把将自己的胸牌按住。

    李双喜看到这个动作之后马上想起了那天美女护士给自己检查时候的俯身动作,好看的一片,随即眼前一亮道:“戴倩妹妹。”

    “谁是你妹妹!”戴倩俏脸一红,撇了撇嘴,道:“你一定是看到我的胸牌才想起来的。”

    李双喜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真正想起的原因说出来,要说出来自己非得被揍死不可。

    “戴倩妹妹,你怎么在这里?”李双喜转移话题道。

    戴倩听后一愣,自己想要说的话怎么反而被他给抢先说了,嘟着嘴巴反问道:“我是这里的护士,好像应该是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吧?”

    李双喜见成功的转移了话题,笑道:“马市长不是处车祸了嘛,所以我来看看。”

    戴倩一脸狐疑,问道:“你还认识马市长?你是马市长的亲戚?我看过你的病例,你叫李双喜,是个快递员才对。”

    “呦呵,看来你对我还挺上心的,都那么久了还记得我的名字。”李双喜有些意外和小惊喜道:“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呸呸呸!”

    戴倩立马反驳道:“记住病人是我们护士的天职,我看你还真是太自恋了。”

    戴倩这个时候才发现被李双喜说的越扯越远,转移回来道:“别东拉西扯的,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偷偷的喜欢我,我就告诉你。”

    “才没有,都叫你别自恋了,不说算了,我进去了。”戴倩被说了一个大红脸,气呼呼道。

    李双喜连忙笑道:“好了好了,看在你这么长时间还记得我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不过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戴倩点了点头,大眼睛直视着李双喜。

    “其实我是来给马市长看病的。”李双喜低声道。

    戴倩听后实在没有忍住噗嗤一笑,不过马上强行忍住了笑容,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戴倩知道病房里躺着的是海宁市的市长,也知道病房周围站着的都是什么人,李双喜在这个时候说自己是医生,岂不是有种关公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的味道么。

    “算了,你不信就算了。”李双喜耸耸肩道。

    戴倩也没时间和李双喜继续闲聊,道:“我进去病房了,要是你真是医生的话,那我们病房里再见吧。”

    此时被众人包围着的秦主任擦了擦额头,抚了抚眼镜,看着眼前脸色焦急的众人摇了摇头道:“马市长这次恐怕真是神仙难救了,他全身的筋脉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能够从车祸之中活下来已经是万幸,我也无能为力了……”

    护士戴倩听后愣了一下,好好的一个市长,怎么说瘫痪就瘫痪了。

    市长老婆淑芬听后眼前一黑,整个人歪倒向了地面,好在张达康一把将她搀扶住,大喊道:“嫂子,你可一定要挺住,天无绝人之处,马市长这都从车祸活下来了,相信一定会大难不死必有祸福的。”

    周围的名医也都点头纷纷安慰道:“是呀,没错……”

    秦主任看着市长老婆道:“我刚才不愿在病房里说,就是身怕你们都受不了。”

    淑芬不愿放弃,坚持问道:“秦主任,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秦主任无奈的点点头,回道:“就算是国外,最先进的医疗仪器,也没有办法对人体的筋脉进行修复,更何况我们华夏……马市长下半辈子估计是要躺在病床上度过了。”

    听到秦主任都亲口下了这样的定论,众医生也都纷纷摇头感慨而起。

    “哎,真是天妒英才。”

    “马市长为了我们海宁的发展做了那么多,没想到如今却是遭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老天啊,你怎么那么不开眼?”

    护士戴倩也是眼眶有些红润,伸手推向了病房,虽然噩耗已经成功了定局,但是她还得把本职的工作做好。

    李双喜看着眼前哭哭啼啼感伤无比的一群人,摇了摇头大声道:“谁说马市长神仙难救,我看未必!”

    李双喜的开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正在推门的戴倩也是扭头一看,根本没想到李双喜敢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

    唯有张达康听后心中一喜,他是真真实实知道李双喜的能耐,此时他敢这样开口,一定有他的理由。

    “这个小子怎么还在这里?秦主任都亲口说神仙难救了,他居然反驳质疑?”

    “这小伙子我看是来诚心打乱的吧?”

    “你看未必?你是什么人?你比秦主任还要权威和专业吗?”

    众人纷纷开口议论,秦主任也是迈步走向了李双喜,眉头紧锁道:“小伙子,我说马市长神仙难救,你有异议?刚才在病房之中,你可是靠都没有靠近马市长,现在出来还质疑我?你到底有何居心?”

    李双喜挺直了身板,看着眼前什么狗屁秦主任,道:“我敬你是老人,才对你客气说话,你可别当做你高傲的资本。有何居心?这样的高帽子可别想戴在我的头上,我来这里不过是想要帮助马市长而已,秦主任你觉得你救不了的病人,其他人甚至放大到神仙也救不了?你也太高看自己的本事了吧。”

    在场的所有人谁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伙子居然敢当面顶撞秦主任,这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事。秦主任听后更是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怒视着眼前的李双喜。

    “好狂妄的小伙子!”秦主任气怒道。

    见李双喜和秦老针锋相对了起来,张达康连忙上前道:“秦老息怒,双喜他是我的兄弟,平日里懂些医术,我这才带他过来看看。”

    “你的兄弟?你的兄弟是不是也太放肆了?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告诉你,就算是在国外,洋人都还要给我三分面子,更别说在华夏。”秦主任高傲道:“懂点医术你就敢带他过来?我敢说他连医术的皮毛都不懂,这样的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

    “秦老说的对,这小伙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医生。”

    “秦老可是整个海宁最有权力说话的医生,这个小伙子无缘无故就敢质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