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俊的带领下,李双喜开着敞篷版五菱宏光来到了4S店的车间,里面的工人看到之后全都目瞪口呆,能把车开成这个样子,几十年的老司机恐怕也做不到。

    李俊直接下了命令:“这是我们昨天才卖出的产品,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恢复成原型。”

    工人们立马开始干活,李俊看着面前一脸从容的李双喜道:“双喜,昨天晚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直给你打电话,可是根本打不通。”

    李俊昨天晚上追到了KTV的一层,李双喜已经不见了影子。

    “范磊和丁超两人想要对余霜和郭小蕊实施不轨,被我及时制止了。路上发生了一些追逐,所以车也变成了这个样子。”李双喜简单道。

    李双喜刚刚说完,包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双喜一看是张达康打来的,立马接听了起来。

    “张哥,这么大清早打电话给我,怎么了?”李双喜客气问道。

    电话那头却是传来了张达康紧张的声音,道:“双喜,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张哥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李双喜还从来都没有见张达康这么紧张过,脸色凝重问道:“张哥,别急,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的,我人就在海宁。”

    “嗯嗯。”张达康快速道:“双喜,你会不会医术救人,有一个病人情况危急,需要救治。”

    医术救人?这李双喜从来都没有试过,但是自己有奇异空间和灵气,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李双喜犹豫了一会,实话实说道:“张哥,我也没有试过,但我想应该可以。”

    “太好了,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来接你,见面在详细告诉你情况。”张达康快速道。

    随后李双喜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张达康,在4S店内等待。

    见李双喜脸色和刚才不太一样,身边的李俊问道:“双喜,出什么事了吗?”

    “出了些情况,具体我也不知道。李俊,我这五菱宏光就交给你了,要是修好你给我打电话。”李双喜道。

    李俊点点头答应道:“好。”

    几分钟之后,一辆路虎来到了五菱宏光4S店,张达康一脸着急神色道:“双喜,上车。”

    李双喜告别李俊,上了张达康的车子,两人一路疾驰而去。

    看着路虎远去的背影,李俊忍不禁又是一番感慨。

    路虎车上,李双喜问道:“张哥,怎么回事?”

    “市长今天凌晨回海宁途中遇到了一辆从天而降的悍马车,然后发生了惨烈的车祸。司机当场死亡,市长算是命大,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现在却是全身瘫痪,在医院接受着治疗,整个海宁的名医全都在医院,可看了之后都纷纷摇头。我想你懂得炼制丹药,是不是对这方面懂那么一些,所以想带你去试试。”

    从天而降的悍马!!!李双喜听后惊呆了,还真有那么巧的事,那应该就是郑帅手下的车队,在山谷之中飞跃下去的两辆。

    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有想到居然落下去砸中了返回海宁的市长……

    “双喜?双喜?”

    见李双喜呆滞的表情,张达康呼喊道。

    李双喜晃了晃脑袋回过神来,现在这么说来事情大部分因素还是因为自己引起的,要是自己不走那条路,恐怕海宁市长也会平安的。

    “张哥,我从来没有试过,所以无法确定行不行,我必须先得去看了市长的情况才能下定论。”李双喜实话实说道。

    张达康点点头,看着李双喜慎重道:“双喜,张哥实话跟你说,我能在海宁有今天的成就,全都靠着这市长的关照,要是他因为这车祸下了台,那张哥的财路也就断了。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张哥尽全力试一试。”

    看着张康如此着急的神色,李双喜也体会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李双喜答应道:“张哥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

    张达康专心开车,李双喜在副驾驶座闭上了眼睛,整个人进入了奇异空间之中,想要寻找一些有帮助的东西。

    李双喜翻阅着《万灵决》,里面好像记载着关于灵气医治身体的方法。

    二十分钟后,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张达康带着李双喜来到了其中一层的重症监护室。

    因为病人是市长的关系,这一层受到了重点照顾,其余病房都被清空,周围站着一些便衣保镖,守卫着市长。

    “嫂子,现在马市长的情况怎么样了?”张达康来到了一个中年女子的身前问道。

    她是市长的老婆淑芬,此时手中拿着一块手帕,整个都哭成了泪人。

    “醒是醒了,不过这里的所有医生看后都没有办法,说是全身瘫痪,下半辈子都得在床上渡过了。”市长老婆淑芬拉着张达康激动道:“达康呀,你说这可怎么办?”

    “老马他本来就是老来得子,现在儿子才上小学,你说以后我们娘可怎么活?要是孩子心理留下阴影影响成长那怎么办?”

    市长老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马市长是整个家里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一倒下,感觉生活都没有了依靠。

    张达康连忙安慰起了市长老婆。

    李双喜看了看病房前一个接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这阵势还真是只有市长才能够做到。

    不过眼前这些个海宁的名医,一个个都焦头烂额、愁眉苦脸的在讨论着。

    “赵医生,马市长腿部的神经用那最先进的仪器会不会有用?”

    “老王,你们院那个仪器现在早就落伍了,马市长这是全身性的瘫痪,哪里还有救治办法?”

    “我看也是,就算是大罗金仙降临,恐怕也不行吧。”

    马市长老婆淑芬听后更是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李双喜摇了摇脑袋,这些个所谓的名医,市长还在里面躺着,他们却是在这里纸上谈兵。

    李双喜凑近了病房的窗口,看向了里面躺在病床上的马市长,全身包裹得和一个木乃伊差不多,只露着一个连,整个人生无可恋的躺在病床上。

    “喂,你是什么人?”

    一个名医看到了李双喜,完全的一副生面孔,还看向了病房里的马市长,立马问道。

    李双喜转身刚想要开口,马上遭到了周围所有人的包围,便衣保镖也快步跑了过来。

    “这个小子不会是来害马市长的吧?”一个名医看着李双喜后退了两步道。

    “……”

    李双喜还真是无语了,这都是一些什么人,自己只不过想要看一看马市长的情况而已,还成了杀手了?

    张达康见状立马起身道:“都闭嘴!他是我请来给马市长看病的医生。”

    便衣保镖刚跑了过来,市长老婆淑芬也站了起来,听后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众人虚惊一场,不过一个个中年名医,一听李双喜是医生,纷纷质疑了起来。

    “张总,你说这个小伙子是你请来的医生?”

    “张总,恕我冒昧,我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个医生。”

    “医生?整个海宁最权威的医生都聚集在了这里了呀。”

    李双喜看着眼前一双双质疑的眼神,真想大骂回去,你们都他妈的是什么玩意,你以为我稀罕来这晦气的地方,市长的死活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呀?

    张达康咳嗽了两声,整个病房前的走廊安静了下来,道:“现在马市长还在里面躺着,我们大家应该研究的是怎么样让马市长恢复健康的身体,而不是在这里瞎乱质疑,也不是争名夺利的时候。”

    “就算你们是整个华夏最有名的医生,那又怎样?马市长身体恢复才是最重要的。要是你们有办法治好马市长的话,我需要到处去找医生吗?”

    张达康话音落下,一个个医生低着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双喜心中一笑,看来还是张哥的话在理,这些所谓的名医,真不知道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

    走廊一片寂静,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质疑张达康的声音:“医生是可以找,但也不要病急乱投医。”

    众人闻声看去,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快步走了过来,相貌和身材都非常的一般,属于那种丢在人堆之中根本就找不出来的那一类。

    不过所谓的海宁名医见到他之后都十分的恭敬,齐声道:“秦主任。”

    张达康一看,也是笑脸相迎道:“秦老你总算来了。”

    秦主任,是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最有资质的一位老医生,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和丰富的理论知识让他在海宁甚至是整个华夏都非常有名气,还出版过好几本医生,素有妙手回春的称号,就连在搜索网站上也能找到他的相关资料。

    李双喜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过看张达康对他的客气态度,这个老者应该是不简单。

    秦主任带着一副眼镜,那镜片的厚度和啤酒瓶的瓶底没有什么差别。

    秦主任来到了众人身边,市长老婆淑芬也立马起身,擦拭这眼角的泪水道:“秦主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从国外飞回来了,我家老马可全都仰仗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