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顿时就将两个亡命徒给终结在了溪水之中,出手的凶狠程度惊呆了溪水之中的其余人。

    他们可都是多年的亡命徒,被海宁郑家利用强大的势力给罩住,可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年轻的小子这般手狠。

    李双喜此时像个杀神一般,迈步走向了溪水之中其余的人,冷冷道:“今天这溪水会因为你们而彻底染红。”

    “给我杀了他,谁要是将他杀了,我给他一百万!”岸边的郑帅突然开口,重金悬赏道。

    一百万?听到这个数字溪水之中的数人立马重新打起了精神势头,之前的气势也都重新找了回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眼前都是亡命之徒,一百万虽然听上去不多,但也足够让他们为之疯狂卖命了。

    李双喜听后则是冷冷一笑,一百万就想终结自己的性命,未免也太少了吧?

    面对重振旗鼓的亡命徒,李双喜手臂一挥,一条水花横扫而出。

    水花已经带着李双喜的灵气,亡命徒连忙用手臂遮挡,也就是这么一瞬之间的功夫,李双喜动了,踏水而行,速度极其之快。

    数个亡命徒的手臂才刚刚放下,李双喜那刚猛的拳头就来到了他们眼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脸蛋上。

    只见那人脑袋砸在了溪水中,溪水底的石头和脑袋碰撞在一起,顿时脑浆崩裂而出,周围一圈的溪水立马浑浊不堪。

    李双喜这拳轰下,只见数把匕首已经飞刺而来,直扎心脏。

    李双喜从溪水之中跃起,一个膝击落在了其中一人的下巴上,那人五官猛缩在一起,歪歪倒倒。

    李双喜将此人作为了自己的武器,拿他来当肉盾,一把拉过来之后,两只手臂狂甩而出。

    亡命徒变成肉盾,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将他的身上划出了数道伤口,血肉横飞的同时,他也将一个个同伙撞倒在了溪水之中。

    甚至有好几把匕首,扎在了他身上,没一会就变成了血人。

    “兄弟,对不起了,恐怕你是死得最惨的一个。”李双喜看了看肉盾血人道。

    浑身留着血的汉子看着李双喜想要说些什么,看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嘴巴里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往外冒着,突然眼前一闭,瘫软倒了下去。

    “这么快就挂了……”

    李双喜看着脚下的汉子,摇了摇脑袋。

    “给我死!”一声怒喝传来,李双喜正面冲来了一个面目凶狠的家伙,他的速度很快,手中的匕首也在半路瞄准李双喜之后脱手而出。

    李双喜两只瞳孔倒映出了匕首由远至近的影子,面对突然来的匕首袭击,李双喜奋力转身,那一把匕首顺着他的眼前飞驰而过,要是再慢上那么半秒钟,估计李双喜的脑袋都会被直接刺穿。

    紧接着那家伙整个的抱住李双喜的腰部,倒拔杨柳的攻势,李双喜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脚都从溪水之中脱离了出来,这一招要是下去,怎么也得半残废了。

    情急之下李双喜双手合十,形成一个锤状,对着身前家伙的背部砸了下去。

    那家伙背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塌陷了下去,整个人也一下扑倒在了溪水之中,李双喜后退了几步才将自己的身板给控制住。

    一拳之后,溪水之中趴着的家伙再也没有能站起来,周围的溪水也渐渐染红开来。

    李双喜一击直接致命,让剩余的亡命徒纷纷站定了身板,眼前这哪里是一个普通的小伙子,简直就是一尊杀神。

    死在他们手上的人也不少,但他们此刻都知道,今天算是彻底的栽了。没一会的功夫,已经六七个兄弟被李双喜给屠杀,而且李双喜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一百万?可不是那么好赚的。”李双喜继续迈步上前,冷冷道。

    气势上已经被击溃了的亡命徒顿时溃不成军,一个接着一个被李双喜打倒在了溪水之中,五分钟之后,十几号人全都躺倒,无一例外,原本清澈见底的溪水也被染红。

    岸边的郑帅彻底的傻眼了,这个李双喜到底是什么人,自己明明仔细调查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可一个农民一下杀了自己十几号手下,这说给谁都不信。

    李双喜从溪水之中迈步而出,看着郑帅道:“郑帅,下一个该轮到你了。”

    “看来是我太低估了你的能力,你的修为好像比之前更强了。”

    郑帅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自己好歹也是海宁郑家的人,怎么会惧怕一个农民。

    “你郑少这样的公子哥都知道努力提升修为,我当然比你更加的勤奋。”李双喜笑了笑,道:“不过有句话说的挺对,比你更强的人都在努力,你努力又有什么用。”

    郑帅听后死死咬牙,这个李双喜实在是太嚣张了。

    郑帅脚掌猛然一蹬,身体之中的气息完全爆发,闪身对李双喜发起了攻击。

    “不错嘛,我以为你会逃跑,看来你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厉害那么一些。”看着冲向自己的郑帅,李双喜道。

    郑帅的拳头确实刚猛,周围的空气好像被撕裂开来一般,不过面对此时修为更高的李双喜,多少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意思。

    李双喜记得自己那次在健身馆是如何打败郑帅的,此时故伎重演,面对郑帅的拳头自己也一样用力出拳。

    两人的拳头再次碰撞在了一起,上一次郑帅还可以多抗几次李双喜的拳头,可这次截然不同。

    郑帅瞬间被李双喜强大的力量弹开,右臂也是一阵的生麻,连续的后退让他根本无法站定住身脚。

    李双喜闪身反攻,拉住了郑帅麻木的那只手臂,将他拉扯了回来,一拳落在了他的面部。

    郑帅整个人在空中翻滚了两圈之后砸在了地上,李双喜一招便拿下了郑帅。

    “郑少,失败的滋味怎么样?”李双喜看着脚下狼狈的郑帅问道。

    郑帅一脸的惊骇,自己苦练了那么多天,没有想到现在更是连这个小子的一招都接不住,这个农民怎么会如此的恐怖?

    李双喜一脚落在了郑帅的后背之上,冷冷道:“我管你什么海宁郑家,今天的事算一个警告,要是你以后再敢不知好歹的搞事情,我会让海宁郑家因你而毁!”

    说完之后,李双喜走向了路边自己的那张五菱宏光。

    郑帅一脸灰土,看着李双喜离开的背景,整个身体之中的怒火都燃烧了起来。

    堂堂海宁郑家的公子,被一个农民踩在脚下,这口气要是不出,他誓不为人。

    李双喜本打算驾驶着五菱宏光回乡下,这么一闹,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必须得改变策略了。

    李双喜直接驾驶着五菱宏光回往了4S店,因为太早的缘故,李双喜先到了青春印象附近光哥开的面馆,顺便谢谢他昨天帮自己出头的事。

    李双喜的敞篷五菱宏光实在是抢眼,停到路边引起了周遭路人的围观和拍照。

    “光哥,给我来一碗面。”李双喜落座下来道。

    这一夜,李双喜不仅仅是精疲力尽,就连灵气也消耗了差不多,这时已经饿得和狗一样了。

    光哥丝毫不敢怠慢李双喜,很快端上了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并落座了下来。

    “双喜兄弟,昨天光哥的表现怎么样?”光哥满脸期待的问道。

    李双喜狼吞虎咽的吃了一口面,竖着大拇指道:“嗯,真是不错。”

    “没想到你居然开了面馆,为什么?”

    光哥抓了抓明亮的脑袋,道:“上次的事件之后我就想通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得找一点正事做做,所以我就开了个面馆。”

    李双喜点点头,道:“不错,你现在回头,一点都不晚。”

    光哥笑了笑,看着门前停着的敞篷五菱宏光,道:“双喜兄弟,你这张车怎么那么有个性,在哪里买的,看得我都想买一辆去了。”

    “我这可是全球限量仅此一台的,哪里都买不到。”

    李双喜要是把夜里发生的事情说出来,恐怕光哥要被吓了个半死。

    吃完了面,李双喜又简单的和光哥聊了几句,随后前往了五菱宏光4S店。

    此时已经是早晨,道路上的车都多了起来,每当看到李双喜的敞篷版五菱宏光,人们都纷纷拿出手机一阵的乱拍。

    就连交警看了看也是纷纷大眼瞪着小眼,这样的车子道理合不合法上路,他们也分辨不出来。

    路上的时候李双喜给李俊打了一个电话,将自己等会要到店里的消息告诉了他。

    许久之后李双喜来到了昨天买车的4S店,李俊早已经等候多时了,当看到李双喜昨天刚买的五菱宏光变成了敞篷之后,李俊彻底惊呆了在了原地。

    “双,双喜,我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李俊问道。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道:“昨晚遇到了些麻烦,然后飙了飙车,就成了这个样子。”

    “现在可以帮我修复成原来的模样吗?”

    李俊看着彻底被卸去了的顶盖,和屁股后面被撞出的痕迹,回道:“没问题,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我现在就带你去维修车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