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帅等人路过呆滞的看着插在山石上的悍马,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过眼球之中的火焰却不会骗人。

    谁能想到,李双喜的五菱宏光能接连干废两张悍马。不过悍马的作战能力还是太强,虽然李双喜已经利用了灵气,但刚才的一击还是让五菱宏光的整个顶棚都被卸去,此时李双喜驾驶的是一张敞篷的面包车。

    悍马车队并没有就此作罢,继续狂追李双喜打算一雪前耻。

    来到了山谷之中,弯道也变得非常多而急,但双方的车速却没有因此而降低。

    又是两辆不要命的悍马追击了上来,准备利用山谷道路的狭窄将李双喜逼到上头和刚才的悍马一样撞废。

    面对双面夹击,驾驶座椅上的李双喜镇定自若,眼前马上就要过弯了,李双喜依旧是用出了漂移过弯,悍马则是故意放低了车速,打算将李双喜撞下山谷。

    双方距离拉出了一个车位的时候,两辆悍马不要命的将油门踩到了底。

    李双喜看了看侧边飞驰而来的家伙,冷冷一笑之后油门踩下。山谷里的风吹袭着李双喜的面颊,地面又是摩擦起了一阵白烟,白烟之中悍马的影子已经到了眼前。

    不过李双喜的车速更是快了一些,双方就这样擦肩而过,生死不过就是那么一瞬之间的事,等待着两辆悍马的是来自山谷的洗礼。

    两辆悍马扑了空,顺着没有任何防护栏的边缘冲了出去,两条完美的抛物线之后,爆炸声也随之响了起来。

    郑帅彻底崩溃了,这尼玛今天晚上是不是闯鬼了,悍马车队居然玩不过一张五菱宏光。

    郑帅身边的家伙努力咽了咽口水,胆颤的问道:“郑少,我看那车上的小子绝对不是一般的货色,我们现在还要追吗?”

    “废话,老子这边那么多人,难道你怕了?”郑帅一巴掌拍在了身边驾驶员的脑袋上,怒骂道:“今晚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毁了那个小子,还有那张破车!”

    一张敞篷面包车一直刺着郑帅的眼睛,这让他根本就无法忍受。

    李双喜见自己又干废了两张悍马,在前方道路上摆起了车尾,是在庆祝也是在挑衅。

    不过失去了顶棚遮挡的李双喜决定在山谷底部的时候停车和后面的家伙正面对决,李双喜不杀无名之徒,在这样玩下去,都不知道对手到底是谁悍马车队就会全毁了。

    李双喜无心恋战,一路疾驰而去,真就是一道白色的闪电,后面的悍马在半分钟内彻底跟丢了李双喜。

    “郑少,那个小子太邪乎了,居然不见了。”最前方的悍马车报告道。

    “什么?”郑帅听后无比愤怒,道:“你们这群废物,眼睁睁看着一张敞篷面包车消失在你们的眼前?”

    “给老子追,追不到的话你们这群人也别回郑家了,郑家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废物!”

    “是!”

    郑帅带来的手下也都是一脸懵逼,明明看着就在眼前,可就是追不上,以至于最后连车尾都跟丢。

    李双喜来到了山谷的底部,此时天都已经朦朦亮了起来,将五菱宏光停在了路边,静静的走向了不远处的小溪。

    李双喜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开到了哪里,反正是第一次来这,到溪边看着那清澈的溪水洗了一把脸,一夜的疲累也散去大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盘腿落座等待。

    只见仅剩的几辆悍马呼啸而至,看着停在路边的敞篷面包,手下立马报告:“郑少,找到了。”

    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彻山谷,郑帅从悍马车上跳了下来,来到了五菱宏光的面前,看着这辆和正常车一模一样的五菱宏光,郑帅真是想不通李双喜是怎么做到刚才的一切。

    “郑少,那个小子在那里。”一个手下指着李双喜的身影道。

    “看来他是不打算跑,想和我们正面交锋了。”郑帅捏起了拳头,道:“走。”

    很快,郑帅带着十几号手下来到了李双喜的面前,李双喜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郑帅,这才想了起来,原来是健身馆里的那个修炼者,海宁郑家的人。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李双喜淡淡开口,疑惑道:“不过郑帅你这心眼是不是也太小了点,我不过就是在擂台上赢了你,你至于这么半夜来追杀我?”

    李双喜在路上的时候还想到会不会是那个被自己弄了好几次的李奥,因为他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反而从正当的途径出来,也只有他的财力能组建悍马车队。可眼前来的是郑帅,还真是有些意外。

    不过不管是谁,李双喜都会让他知道追杀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

    郑帅一脸阴沉之色,看着眼前这个张狂的小子,擂台上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之中。

    后来回想郑帅也才反应过来,这个李双喜同样是一个修炼者,所以这一段时间郑帅几乎没有出门,每天都在不断的加强自己的训练,为的就是能够打败李双喜。

    现在他站在这里,同样证明着自己的修为比之前得到了提高。

    郑帅轻蔑的眼神看着李双喜,道:“你抢了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要废了你。”

    “陈梓珊?”

    李双喜笑道:“我和她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郑帅你还真是想多了吧?而且你这理由未免太过牵强。”

    “哼,废话少说,今天这山谷将会是你这家伙的丧生之地。”郑帅双拳紧握,修炼者的气息散发了出来。

    “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以为自己修为得到了提高就能来找我报仇?在我面前,你还太嫩了。”李双喜无情打击道。

    刚才的那一瞬间,李双喜感觉到了郑帅修炼者的气息,好像比之前更加的强大了一些,可和自己筑基初期的相比起来,还是有那么一定的差距。

    “你果然也是修炼者,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郑帅仿佛来了兴趣,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双喜。

    李双喜笑了笑回击道:“那还真是要恭喜郑少,遇到第一个修炼者就是一顿惨败。”

    “口出狂言!”郑帅被李双喜激怒,大手一挥,身后带来的家伙迈步走向了李双喜。

    这些家伙一个个眉宇之间透露着凶戾之气,想必手上都是沾满鲜血的人。

    李双喜也从地上站立而起,缓缓握起了双拳。

    “今天就让你小子见识见识我们海宁郑家的实力,上!”郑帅下令道。

    李双喜听后哈哈一笑,道:“我还真是见识到了,悍马都敌不过五菱宏光,一张张撞山头,海宁郑家的人确实够脑残的。”

    李双喜一句话将郑帅手下全都惹怒,一个个面目凶光,手腕一翻十多把闪着寒光的匕首跃然而出。

    “小子,杀了我们的兄弟,这笔账现在得好好算算了。”

    其中一个家伙恶狠狠的吐出了一句话,十几号人顿时对李双喜发起了猛攻。

    面对那十多把锋利的匕首,李双喜开始向后撤着,只能先摸清楚这些家伙的套路。

    连续的后退一下让李双喜已经来到了小溪边,郑帅带来的手下还真是让李双喜有些惊讶,他们并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也不是像李奥身边的那些保镖,而完全就是亡命之徒。

    李双喜被迫退到了小溪之中,郑帅看后笑道:“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

    “哼哼,十多号亡命徒欺负我一个手无寸铁的,郑帅你也就这么点出息了。”李双喜一边躲闪一边反驳道。

    “妈的,还有时间扯淡,兄弟们,杀!”

    见李双喜居然还能和郑帅对话,十几号家伙发动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锋利的匕首擦着李双喜的身体而过,李双喜决定不再浪费时间,是时候吹起反攻的号角了。

    李双喜将体力的灵气集中在了手臂上,对着身前的溪水猛然两掌推出。

    溪水顿时炸起了一道水浪,浇在了十几号家伙的身上。

    原本看似十分普通的溪水,在李双喜灵气的操控下,变得一点都不普通,十几号人一下被拍打倒在了溪水之中。

    “怎么回事?”岸边的郑帅看后大惊失色,难道那个小子真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自己同样是修炼者,掌控这溪水,那根本做不到。

    亡命徒一个个如落汤鸡一般从溪水之中重新爬了起来,捡起了匕首,准备再次杀向李双喜。

    “老子不信这个邪,一盆水都能将老子击倒?”

    李双喜冷哼一声,身前的溪水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控在了手掌中。

    十几把锋利的匕首再次刺了过来,李双喜并没有躲闪,怒喝一声双臂一阵,四周的溪水爆炸而起,将十几个人顿时再次击倒在水中。

    “不信邪?马上就让你去见阎王吧!”

    李双喜面对这些亡命徒,杀意已决,踏着溪水前行,一脚踩在了一个家伙的胸膛,脚下猛然发力,‘咔擦’声之后那人口中吐出鲜血,暴毙而亡。

    李双喜身形一闪,又是来到了一个家伙的面前,拳头猛然轰下,那人的肋骨粉碎性断裂,同样当场死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