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将脑袋之中那些画面全都停止播放,专心开车。

    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李双喜突然发现后视镜之中出现了几道黑影。

    李双喜一下子警觉了起来,这个点钟,道路上基本上没有车辆行驶,而自己后方不远处的那几辆,好像是冲着自己而来。

    李双喜此时在城市之中的道路行驶,为了确定那数辆车是不是跟着自己,李双喜选择了几次变道,几次变道下来,后方的车影依旧跟随着自己。

    李双喜定了定神,开始猜想后面车里的人会是谁,难道是范磊和丁超?

    不过李双喜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丁超和范磊已经被废,是绝对不可能再送上门来找死。

    李双喜故意放慢了车速,想要通过倒车镜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家伙。

    随着车速的减慢,李双喜瞳孔猛缩了起来,原来后方有八九辆悍马车一直跟随着,而且他们好像暂时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就这样静静的跟着。

    “既然这样,我就好好的和你们斗一斗。”

    李双喜一脚油门轰下,驾驶着五菱宏光向海宁的郊外驶去。

    李双喜这才刚刚加速,后方的几辆悍马也同时加起了速度,一阵轰鸣声之后迅速跟了上来。

    “哼,憋不住了?”李双喜看了看两侧并驾齐驱的悍马,冷笑道。

    顺着那车窗看去,李双喜并没有看清楚悍马车里到底有多少人,那玻璃漆黑一片而且估摸着还是防弹的。

    左右两侧的悍马开始对李双喜发动了攻势,不宽的道路开始双面夹击,就和那三明治似的。

    李双喜知道自己驾驶的是什么样的车,面对那如战车一般的悍马,必须要避其锋芒。

    面对两侧发起的猛攻,李双喜一脚刹车踩下,五菱宏光的车轮立即停止了飞速的转动,悍马车队第一次发动的攻击也就以落空失败告终。

    李双喜嘴角才刚刚露出了一丝笑容,后方一阵轰鸣而来,‘砰!’的一声一辆悍马撞击在了五菱宏光的屁股上。

    白色的微型面包车一下子往前冲出了一段距离,李双喜整个身体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面部和方向盘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李双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怒骂道:“可恶,现在我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彻底惹怒我了。”

    李双喜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抬头一看,在后方强大的撞击之后,两侧的悍马也准备发动第二次的攻击。

    李双喜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五菱宏光的百公里性能提速还真是不够快,眼看着两侧的悍马就要将自己夹击成了三明治,它依旧只是缓慢移动。

    “砰!”

    又是几声巨大的撞击声响了起来,在驾驶室内的李双喜不得不用自己的脚控制着方向盘,整个身体蜷缩在了最中央。

    悍马第二次的进攻成功撞击到了五菱宏光两侧,车门立马凹陷了进来,李双喜看着两侧距离自己仅有几厘米的车门,知道要是对方再来一次的话,自己小命可真就不保了。

    车轮此时闪烁着火花,没有人能知道这五菱宏光还能承受住悍马几次攻击。

    现在已经出了海宁城,道路也变得比之前在城里宽敞了许多,李双喜双臂一阵,体力的灵气释放了出来,两拳头砸在了两侧车门上。

    凹陷进来的车门被强行的打回了原型,李双喜重新坐了下来,拉上了安全带,脸色比刚才平静了许多。虽然李双喜知道自己驾驶的不过是一辆十万块的五菱宏光,但是现在不得不拼一波了,对方是一点活路都不打算给自己留,狗急了还要跳墙,更何况李双喜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李双喜将筑基期的修为释放了出来,灵气覆盖在了五菱宏光的表层,道:“希望可行,不然我今夜还真是要丧生这荒郊野外了。”

    李双喜聚精会神一脚油门踩下,五菱宏光的轮胎飞速旋转起来,和地面摩擦出了一阵浓烟,随着浓烟的扩散而出,五菱宏光百公里提速仅仅用了三秒不到。

    看着那仪表盘的指针疯狂的转动,五菱宏光顿时化身成为一只白箭,飞了出去。

    李双喜双手更加的握紧了方向盘,暗道:“没想到灵气还真能帮到自己,看来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悍马车队一下懵逼了,刚才还和老牛拉破车一样行驶着的五菱宏光,怎么在被攻击之后还爆发了出了潜力,就好像车上安装了氮气喷发器。

    “郑少,那小子驾驶的五菱宏光好奇怪,明明已经快要报废,居然还有爆发的空间。”后方一辆悍马车的驾驶员道。

    郑少在副驾驶整理着发型,一脸得意道:“别紧张,不过就是最后的挣扎了,我就不相信那个叫李双喜的小子能用一张几万块钱的破车战胜我们郑家的悍马车队。”

    原来悍马车队都是海宁郑帅派来的,前两天他就已经让人盯紧了李双喜,只是一直迟迟没有出手,今夜,终于是按耐不住主动出手报仇了。

    “给我追上去撞死那个废物!”郑帅拿起了悍马车上的对讲机,亲自指挥道。

    “是,郑少!”几辆车上的手下马上回应道。

    悍马车队全体加速,追击向了前方不远处的白色五菱宏光。

    李双喜看了看倒车镜,悍马果然性能优越,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要是李双喜此时驾驶的不是五菱宏光,是张哥那样的路虎,身后的悍马说不定已经被自己给甩了。

    不过李双喜已经被惹怒,根本就没有想逃走的意思,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查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悍马车队已经是采用了刚才的攻击模式,四面封死住了三面,只给李双喜留下正前方,因为她们有自信,五菱宏光是绝对没有和悍马所抗衡的。

    “还来这一招?”李双喜不屑道:“让你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左、右、后三个方位三辆悍马一时间撞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脚下的油门并没有踩死,面对攻击,他右脚轻轻压下了油门。

    五菱宏光仪表盘的指针已经到了最右端,根本不会动,说明现在的车速已经超过了仪表盘上最快的车速。

    只见五菱宏光轻松加速冲向前方躲开了三辆悍马的攻击。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之后的郑帅张开了嘴巴,那小子是在变魔术吗?居然躲开了攻击,要知道那不过就是一张面包车,而自己这边可是号称陆地坦克的悍马。

    李双喜加速之后并没有着急逃离,而是将车屁股对准了最前方的一张悍马,似乎是在挑衅。

    郑帅看到后指挥道:“给我将那个小子的屁股撞个稀巴烂,我要让他知道,在老子面前嘚瑟就是个死字!”

    “是!”

    最前方的悍马收到了指令,驾驶员将油门踩到了底,很快追向了五菱宏光的屁股。

    李双喜看着后视镜中越来越靠近的车子,道:“自己送上门来找死,那我就先杀鸡儆猴。”

    李双喜猛然一脚刹车踩定,接下来不到一秒的时间内五菱宏光和悍马来了一个亲密的接吻。

    “砰!”

    巨大的声响之后,悍马车队之中最前方的那一张悍马就像撞击上了一面巨墙上,车头迅速变形凹陷,发动机冒起了一阵滚滚的浓烟,车速也向着静止靠去。

    反观李双喜的五菱宏光,定了一秒之后,马上提速继续向前狂飙,好像刚才的碰撞对它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郑少,我们发动机受损,没有办法在继续追击了。”发起攻势的悍马传来了快讯。

    “我尼玛!废物!”郑帅听后怒斥道:“给老子换脚追!”

    一辆悍马居然被五菱宏光给干废了,这要是传出去,那绝对是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事。

    李双喜并没有掉以轻心,继续告诉行驶,随时观察着后方车队的动向。

    李双喜的举动彻底激怒了郑帅,悍马车队受到指令开始发起了强大的反攻。

    一阵轰鸣来到了后方,郑帅这次的命令变成了直接将五菱宏光给碾压成铁饼。

    看着后方丝毫不减的车速,李双喜猜到了对手想要干什么,不仅没有降低车速,反而更是将车子的速度提升了一些。

    一辆黑色的悍马追了上来,车速提升到了极致,压向了五菱宏光。

    “呲啦!”

    驾驶室的李双喜感觉到了后方传来一阵的清凉,将头快速埋低。

    悍马顺着五菱宏光的车顶飞越而出,这一刻好像是慢动作回放一般,后方车队指挥的郑帅瞳孔放大到了极致,悍马车上的家伙同样也发出了一阵的惊呼声,整个人双手离开方向盘捂住了面部,前方正好事一处转弯处,一座不大不小的山石正等待着飞起的悍马落下。

    李双喜右手握着挂挡器,方向盘打死,面对突然起来的弯道,一个完美的漂移划出。

    白箭一般的五菱宏光这个时候化成了一道白色闪电,漂移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

    “轰隆隆!”后方一团火焰腾空而起,悍马撞击在了石头上彻底爆炸,滚滚的浓烟让车里的人没有一个能逃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