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超看了看范磊着急的模样,笑道:“磊哥,你可得给力点,别等会三分钟就结束战斗,那就太没意思了。”

    范磊听后脸色不悦道:“你磊哥我怎么可能那么快,告诉你,磊哥的最高纪录是两个小时。”

    丁超扣了扣鼻,两个小时,你这牛逼吹的也是没谁了。

    见丁超一脸不相信的神色,范磊道:“你小子还别不信,今晚我就给你亲自做一个教科书式的模范。”

    就在范磊动作都已经摆好,就差起跳的一瞬间,‘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踢了开来。

    那一道实木的房门,整扇砸倒在了地上,可把才拿出手机的丁超吓了一跳。

    范磊一个哆嗦,怒骂道:“妈的是谁,老子这才刚想办事就来搞事情?”

    范磊扭头看向了房间入口,李双喜一个人迈步走了进来,双拳紧握,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原来范磊和丁超二人采取了第二套的计划,打算先将李双喜放倒,然后再把两个小妞放倒,可是准备好药了的两人回到包间,发现李双喜和李俊都不在,并且余霜和郭小蕊还在互相喝着酒,两人就抓住了时间机会,下药将两个妞放倒带上了车,本以为一切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李双喜却是跟着来到了酒店。

    “李双喜!”

    范磊和丁超两人都是一脸的震惊,范磊连忙拿起了一块浴巾,将自己身体包裹住。

    李双喜目光扫视着整个房间,当看到了余霜和郭小蕊两人三点式的昏睡在大床上,手臂上青筋顿时暴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龌蹉的小人,居然用下药的无耻的手段。”李双喜愤怒道。

    “你放什么狗屁,是她们两人喝多了非要来和我们开房的。”范磊狡辩道。

    丁超脸色阴狠道:“妈的你这个死农民,还真是阴魂不散,居然找到了这里,给老子滚出去!”

    “你们两个废物在我面前装装逼我也就忍了,没想到居然把魔爪伸向了无辜的余霜和郭小蕊,这可是你们自寻死路,别怪我心狠手辣。”李双喜一边迈步上前一边开口道。

    “你想要干什么?”

    范磊被李双喜暴揍过,知道他的厉害,此时吓得连连后退慌张道。

    可是虽然房间面积大,范磊也没有看到什么可以给自己利用的武器。

    丁超一脸阴狠之色,道:“磊哥,这个小子就一个人来,我们两个人,根本不用怕。先把他搞定了,我们再办正事,到时候让他亲眼看着这两个小妞是如何被我们玩弄的。”

    范磊一想也是,自己好歹也是比李双喜强壮一整圈的男人,现在二打一要是还怕的话,那以后还混什么混。而且李双喜在KTV的时候喝了很多的酒,估计现在整个人最好也是半醉状态,更是不应该怕。

    “李双喜,你他妈的真是多管闲事,今晚我们兄弟二人就让你留下来看直播。”范磊握起了拳头,打算一条路走到黑。

    李双喜见两人不知悔改,还在幻想,决定不再废话,一个闪身上前,那刚猛的拳头就像一座大山砸向了范磊。

    范磊感受着李双喜拳头上的罡风,立马就吓得半死了,可是躲闪已经是不可能的事,眼睁睁看着那拳头落在了自己的面部。

    肥胖的范磊被李双喜一拳击打中,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了三四圈才停了下来,酒店房间的地面一道血痕划出,范磊满地爪牙血流不止,整个人面部肿成了猪头。

    丁超看后彻底惊呆了,李双喜有那么强的力量?

    惊讶之余的丁超刚扭头就见李双喜的一只大手已经抓向了他的脖子。

    丁超在李双喜的面前,不过就是一只蝼蚁,后退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掐着脖子活生生提了起来。

    丁超感觉到了自己脚尖已经离开地面,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拼命挣扎起来,手臂胡乱挥舞着,想要将李双喜打倒。

    可他连李双喜的衣角都摸不到,李双喜死死控制着丁超,不屑道:“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今天我就废了你们两人,让你们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在想那事。”

    李双喜说到做到,只听房间之中丁超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范磊看着丁超像一只狗瘫软在地,惊慌失措,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求饶下场也一定是和丁超一样,于是狼狈的跪在地上,牙齿露风哭丧道:“双喜,双喜哥,双喜爷,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都是我一时被邪念烧坏了脑子,求求你放过我这次吧。”

    李双喜站在范磊的面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语气冰冷道:“刚才你也听到了,人总是要为自己的犯错付出代价,没有血的教训,我相信你是不会知道厉害的。”

    见自己跪地求饶了李双喜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范磊不肯放弃苦苦哀求道:“双喜爷,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求求你不要废了我,我想做一个男人,求求你了。”

    “钱?我不需要你的钱。”

    李双喜直接拒绝道。

    范磊心念俱灰,此时好像已经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救自己,范磊‘啪’的一下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看着那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双喜并没有脚下留情,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了起来,范磊也和丁超一样晕死了过去。

    看着被自己正法了的两人,李双喜将目光转移到了床上的余霜和郭小蕊两人。

    此时两人的身体都已经微微泛红,好像药效到了最厉害的时刻,两人嘴巴微微张着,双手不自觉的……

    “痒,我好痒。”

    李双喜定睛一看,这样下去不行,要是不制止的话,两人的肌肤都会被她们自己给抓烂。

    “余霜、小蕊,对不起了,我实在是逼不得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受到伤害。”李双喜看着眼前床上的两人道。

    李双喜迅速将踢倒的整扇门扶了起来,然后走上前去。

    两人感受到了李双喜的存在,终于是松了口气……

    面对这样的情况,李双喜实在是太意外。

    李双喜也有些不耐,几个时辰之后,他看着药效彻底过了的两人,这才放心了下来。

    余霜率先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一声破天荒的尖叫发了出来。

    房间内的昏死过去的范磊和丁超也被这叫声给惊醒,当然还有郭小蕊。

    “啊!”郭小蕊同样也是扯破了嗓子尖叫道。

    李双喜无力的捂着双耳,解释道:“姑奶奶,你们别叫了。”

    范磊和丁超看着床上的情形,再低头看了看自己鲜血染红了的裤管,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了。

    谁能想到到头来会是这样的结局,两人起身站在了窗子边,丁超道:“磊哥,你我兄弟二人一起携手跳下去吧。”

    范磊点了点头,道:“不过这里才是三楼,要是跳下去死不了的话,那更是痛不欲生。”

    余霜用被褥遮挡着自己的身体,整个脸红得像个苹果,看着李双喜问道:“李双喜,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你们两人被范磊和丁超下了迷药,他们两人企图不轨,我追了过来及时救了你们。可是发现那药效太强,要是不及时救你们的话,你们都会性命不保,所以就是眼前你看到的情况了。”李双喜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现在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无力的趴着道。

    “什么!这两个家伙居然这样的无耻、下流!”

    “我要过去废了这两个王八蛋!”

    余霜和郭小蕊两人听后一点都没有怪罪李双喜的意思,反而将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范磊和丁超的身上。

    此时站在窗边的两人都已经生无可恋,看着漆黑的街道,就差一把助力将他们推下去。

    李双喜制止道:“他们两个都已经被我彻底的废了,你们不用报仇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余霜和郭小蕊两人看了看范磊、丁超血红的裤管,明白了怎么回事。

    最终,半夜两三点,李双喜将范磊、丁超两人手机中的那些照片全都彻底删除,载着余霜和郭小蕊两人离开了大酒店,而范磊和丁超依旧呆滞的站在窗边,始终没有跳下去的勇气。

    黑夜的道路上,余霜和郭小蕊两人坐在后排,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这一夜两人都莫名的成了李双喜的女人,真是世事难料。

    李双喜觉得这件事自己还是多少有些对不住两人,开口道:“余霜、小蕊,我……”

    余霜知道李双喜想要说点什么,道:“李双喜,不要说了,今天晚上要不是你的话,我们两个就彻底的完了。”

    余霜低着脑袋,今天晚上这场高中聚会阴差阳错的让她失去了宝贵的一切,不过好在是李双喜救了她,不然她刚才真的就要往酒店三楼纵身跳下了。

    李双喜也没有说什么,将两人都送回了住所,随后打算驾驶着五菱宏光直接回青云村。

    这一趟海宁之行,实在是太过于刺激,回想着这几天经历的一切,李双喜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有时候,这人生不就是活在梦里吗?

    他迎着风不断前行,车窗里吹进来的风,打在脸上,有些凉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