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喜,我说你也真是够低调的,身装五百万的支票还买一张十万块的五菱宏光,这份气定神闲我就佩服你一人。”李俊发自内心夸赞道。

    五百万的支票?余霜和郭小蕊同时一惊,要是没有经历了白天李双喜和董事长称兄道弟的那一幕,两人绝不会相信,现在想想,也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范磊和丁超两人受到了众星追月一般的待遇,两人嘚瑟的同时将目光看向了余霜和郭小蕊两人。

    范磊知道丁超心里的一些想法,几杯酒过后拍了拍丁超的肩膀道:“丁超,做为兄弟,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丁超笑道:“磊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们都是兄弟。”

    范磊点了点头,低声道:“丁超,我知道你一直都对郭小蕊有意思。不过磊哥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她就是被我玩过了的一双破鞋,你看上她哪一点了?”

    丁超脸上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解释道:“磊哥,实话说了吧,可能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我他妈就是想上她一次!”

    “有魄力!”范磊听后鼓励道:“丁超,不如趁着今晚将她拿下?然后爽完之后就提起裤子闪。”

    “正好磊哥今晚也想上一个人,我们通力合作一把?”

    丁超受到了蛊惑,顺着磊哥的目光看到了郭小蕊身边的余霜,若有所思道:“磊哥,还是你老辣,早就选定好了目标。”

    “哈哈,低调低调,被同学们听到就不好了。”范磊低声邪笑道。

    丁超此时心里躁动的小火苗已经升腾而起,犹豫了一会后低声道:“磊哥,我有一个妙计。我去想办法搞点药来,然后下在酒里,余霜和郭小蕊喝下去之后就能任我们随意摆布,那样的话,今天真是不虚此行了,你觉得怎么样?”

    范磊听后眼前一亮,邪笑道:“丁超,没有想到你才是深藏不露的老司机呀。没问题,到时候再将她们的艳照拍下来,以后说不定还能威胁她们,哈哈哈哈,想想就刺激呀!”

    范磊和于超两人还真是够卑鄙无耻肮脏龌蹉的,说着说着都聊到了下药这样的手段。

    范磊一番歪歪之后皱了皱眉,目光落向了李双喜,上次在餐厅他已经在李双喜的手上吃过了亏,知道李双喜身手不错,现在余霜和郭小蕊可就在他的身边,要想得手,恐怕还得过了他的一关才行。

    “丁超,可是那李双喜怎么办?我知道那个农民有点身手,或许我们两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范磊担忧的问向了丁超。

    丁超琢磨了一下,道:“磊哥,你脑子怎么转不过来了,他身手强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我弄药的时候再给他特别准备点蒙汗药什么的东西,保证让他一杯酒之后睡到明天早上。”

    “而且我觉得对付一个臭小子,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就算他身边还有个李俊,我们等会带着这帮傻比同学过去跟他们两人喝,我们这边二三十人,绝对喝趴他们。”

    范磊吃惊的看着丁超,这个小子还真是够毒辣有城府的,之前自己一直都没看出来呀。

    “丁超,今晚你可真是让磊哥刮目相看,好,就这么决定了,今晚你我兄弟同心,一起爽翻天!”范磊干了一杯酒霸气道。

    “好!”丁超也丝毫不逊色,道:“磊哥,我这就出去给我兄弟打电话,让他把最好的药送过来。”

    制定了计划之后,丁超联系了外面的兄弟,随后回到了包间之中。

    丁超使了一个眼色,范磊起声端着酒杯道:“各位同学,各位同学!这是我们毕业这么几年以来第一次聚会,大家相聚在一起真是不容易,今晚我们必须得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范磊开口之后,丁超立马接着道:“没事,不醉不归!”

    李双喜四人听后对视一眼,同时都是一脸沮丧,本来还想着和一帮老同学好好的叙叙旧、聊聊往事,谁想到同学们都变得那么陌生、世俗。

    “李双喜,不如我们先走吧,反正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余霜提议道。

    “我赞成。”

    “我也赞成。”

    李双喜看了看都想离开聚会的三人,道:“那好吧,我们就先走了。”

    眼见的范磊见李双喜四人有想走的意思,立马开口道:“各位同学,我们先去敬当年的学霸一杯吧,当年要不是有他的帮助和指导,鼓励和压力,我们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你们说对不对?”

    “对!”

    范磊一句话得到了众多同学的认同,大家纷纷端着酒杯走向了李双喜。

    “看来暂时是走不了咯。”李双喜直视着范磊,这个家伙看来并没有变,说话还是永远带着刺。

    看着纷纷涌向李双喜的一群同学,后方丁超阴笑道:“这帮傻比同学还真是我们给力的工具,今晚得好好利用他们一下。”

    范磊同样阴狠道:“想走?今天晚上你们是逃不了的。”

    “学霸,来我敬你一个,当初要不是你不借我钱,我也不会走上搬砖致富的道路,真是太谢谢你了。”尹欣高呼道。

    李双喜真是毙了个狗,这尼玛还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

    陈子涛更是过分道:“学霸,我也得敬你一个,当初要不是我和你闹了点矛盾距离疏远了一些,估计就是将书读到死,现在连种田的份都没有。”

    身边的李俊听不下去了,开口道:“我怎么听着你们两这完全就是骂人呀?”

    “俊哥,不是我说你,学霸都这个样子,你怎么还帮着他讲话。”陈子涛不屑道:“我刚才可是听超哥说了,学霸在你那里买了一张五菱宏光,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捧着他吧?”

    李俊听后十分愤怒,这家伙真是越说越过分了,开口道:“你知道个屁,双喜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他可是有……”

    见李俊要将自己有五百万支票的事说了出来,李双喜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打断。

    李俊看了看李双喜的眼色,顿时明白了自己多话,闭上了嘴巴。

    “有什么?不就是一张五菱宏光嘛。”范磊从后面走了上来,接过话题道:“那样的垃圾也能叫车?我的奥迪可是能买那玩意多少台都不知道。”

    丁超也凑了上来,一脸不可一世的讥讽道:“他就是在乡下有土地嘛,每天种些白菜土豆的去卖,这个你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看着范磊和丁超两人丑陋的嘴脸,郭小蕊和余霜两人真想一酒瓶砸上去。

    不过李双喜却是拍了拍两人,笑道:“今天大家同学聚会,不要扫兴,该喝酒就喝酒,既然大家都敬我,那我也不能冷落了各位,来,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李俊决定护李双喜到底,道:“来,不醉不归。”

    范磊和丁超对视一眼,一切都在按照两人的计划进行着。

    众同学受到了范磊和丁超两人唆使,喝酒完全形成了两个对立场面,李双喜、李俊两人成为一派,其余的几十号人成为另一派。

    李双喜暗暗笑道:“以为人多就能放倒我?真正的酒神现在才刚刚上线。”

    李双喜有求必应,面对众多同学的轮番轰炸,一杯一杯的啤酒下肚。

    身边的郭小蕊和余霜两人看后都是一脸惊讶,李双喜这是在喝酒吗?完全就是在喝水吧。

    “李双喜,你悠着点,这样你身体受不了的。”余霜担心李双喜,劝阻道。

    范磊一边不乐意了,开口道:“我说余霜,我们大老爷们喝酒你叽叽歪歪什么,你要是心疼李双喜,就替他喝呀?”

    余霜中了范磊的激将法,直接端起了酒杯,不虚道:“喝就喝,不就是一点啤酒吗?”

    李双喜见状将余霜的手按了下来,道:“余霜,不用你替我喝,我是男人,顶得住!我没有倒下之前,你就不能替我喝。”

    这一句话让余霜顿时红了脸,两只大眼睛饱含秋水的盯着李双喜,这一刻,她真想奋不顾身的给李双喜一个吻。

    范磊看着余霜脸颊泛红、满脸绯红的样子就来气,怒刚道:“好,我就喜欢我们学霸这样的气魄,大家一个一个来,都敬学霸一杯。”

    李俊想要开口制止,李双喜抢先一步,道:“来吧,要喝酒是吧,今天我们就放开了喝,哪家的儿子怕哪家的姑娘!”

    包间内的气氛被点燃,李双喜和李俊两人面对二三十号同学的拼命,啤酒那是一打一打的在减少。丁超和范磊两人则是不断的离开包厢去叫酒。

    拼酒拼了一个小时左右,二三十号狗腿子同学已经在偌大的包间内横七竖八的躺着,能省人事的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四五个了,而看向李双喜,丝毫没有醉意,手中摇晃着啤酒瓶道:“怎么全都倒下了,一个能喝的都没有。”

    李双喜拥有修炼者的体质,就连那六十七度的上马酒都拿不下他,更何况这区区的啤酒。不过身边的李俊也算是遭殃,好在李俊可能平时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和客户一起吃饭喝酒,现在也就是个半醉的状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