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紧张跳动的心脏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平静了下来,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家门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双喜轻声道:“思敏,我们该进屋休息了。”

    周思敏美眸缓缓的看向了李双喜,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触碰在了一起。

    就在李双喜等待着周思敏回答的时刻,周思敏有了进一步的动作,那两片柔唇向着李双喜靠近。

    李双喜呆滞的看着周思敏,不知道这个小妞此时是怎么了,但是好像看这个势头自己的初吻怕是要被夺走了。

    周思敏小脑袋越来越靠近李双喜,李双喜闻到了那淡淡的秀发香味,周思敏两只大大的眼睛渐渐闭合了起来,最终,一吻就这么落在了李双喜的嘴唇上。

    两人的鼻尖也触碰在了一起,李双喜顿时觉得自己一阵的燥热,这种感觉真是难以描述。

    周思敏并没有蜻蜓点水一般的离开,而是将范围扩大。

    那感觉让李双喜瞳孔放大了起来,这尼玛什么情况,是不是搞反了,自己在周思敏面前居然这么的被动,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吧!

    两个人的世界,就这么慢慢的,好像被蚕茧包裹起来一样,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点点空隙,似乎连呼吸,都要停下来了。

    李双喜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思敏的一些情绪,几番被动之后李双喜想要找回主动的优势,周思敏突然撤离,李双喜眼睛猛地睁开,彻底的呆滞了。

    这时候李双喜就感觉自己被戏弄了,周思敏也睁着大眼睛看着李双喜,嘴角微微上扬道:“你想要干什么?”

    你想要干什么?李双喜内心无比的委屈,刚才是我想要干什么吗?分明是你那么的主动,我刚想要干点什么的时候你就突然离开,哪有这样玩的。

    周思敏起身,今晚的乌云全都消散,道:“今晚真是谢谢你,对了,可是我被你吓到了。”

    说完之后周思敏转身一脸娇羞的进了房间,李双喜呆滞的坐在门前,周思敏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被自己吓到了?

    李双喜低头抓了抓脑袋,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在刚才的亲吻之中不自觉自己感觉到了一些……

    原来周思敏是被自己……李双喜恍然大悟,叹了口气,就不能让我好好的感受么,真是造孽啊,人生如此艰难,实在是好难过。

    李双喜回味着刚才那舒服的感觉,也回到了房间之中。

    第二天,李双喜要去一趟海宁,经过了这么些天的努力,种植基地已经基本上稳定了下来,而且一大批的药材成熟后李双喜全都炼制成了丹药,今天就是要将丹药送到海宁去。

    李双喜起床,将自己要去海宁的消息告诉了陈香玉、周永胜和周思敏。

    “李双喜,你给我快点回来。”周思敏直接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吻的关系,周思敏今天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好像已经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全都忘记了,陈香玉和周永胜起初还特别的担心周思敏,现在看来好像是想多了。

    李双喜笑了笑,随后一人前往了海宁。

    李双喜先前往了青春印象小区,出了电梯来到了家门口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站在了自己所租小公寓的门口。

    李双喜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见少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李双喜便转身问道:“你找谁吗?”

    二十多岁的女人见李双喜回来,喜悦之色立马挂在了脸上,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偶像一样,脸色泛红回道:“我找你。”

    我找你?李双喜一下就懵了,自己可以肯定绝对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但对方显然不是。

    “你是?”

    少妇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唐突,解释道:“我是这间小公寓的房东,我叫阿钦,你也可以叫我钦姐。”

    “房东?”

    “恩恩,快递站的老板就是从我手中将这房子给租出去的。”叫钦姐的女人道。

    原来是这公寓的房东,不会是刘翠兰见自己辞职,又来坑自己一道了吧。不对呀,上次自己已经和刘翠兰说好这房子自己要住到租金到期为止,李双喜暗道。

    “钦姐,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李双喜问道。

    这个时候李双喜才将目光集中在了眼前钦姐的身上,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保养的却是非常好,皮肤白皙透红,而且穿着十分的清凉。

    上身是一件比较薄的白色衬衫,明显能看到里面那一件紫色的衣服,下身一条牛仔扣裙,裙摆到了膝盖上方三寸左右的位置,将她那细白的腿衬托得十分之完美。

    烈焰红唇加上淡淡的香水,长长睫毛加上摄人心魄的美瞳,精致的妆容将那标准的瓜子脸装饰得恰到好处,活脱脱的一个极品的美女。

    钦姐那如雨刷一样的睫毛上下眨巴了两下,直视着李双喜道:“钦姐来看看房子,难道小帅哥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李双喜实在搞不懂这钦姐到来的目的,不过也不能拒绝了人家,回道:“钦姐要是不嫌里面脏乱那就请进吧,我这差不多快一个月没回来住了。”

    “恩恩,我知道。”钦姐淡淡回了一句之后踩着高跟鞋进了小公寓。

    李双喜跟随着走了进来,关上了门客气道:“钦姐你坐,这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也没有茶水招待你。”

    钦姐落座在了两人的沙发上,拍了怕旁边空着的位置,道:“没关系,小帅哥你过来坐。”

    李双喜一愣,这房东似乎热情过头了吧,穿得那么性感还要自己坐在她的身边,到底是有何用意?

    李双喜犹豫了一下回道:“钦姐我还是站着就好了,不知钦姐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那么高壮,站着和钦姐说话钦姐会有压力的,过来坐下聊吧,难道你怕钦姐吃了你不成?”钦姐一脸坏笑的神色,每说一句话都好像对着李双喜放电似的。

    这女人真是完全和一般的女生不一样,就算是冰冷的林芯瑶,也根本没办法和眼前这叫钦姐的女人相比,自己的内心,好像被摄魂了一般,不由自主的……

    李双喜想了想也是,难不成自己一个修炼者会被吃了,于是只好落座到了两人小沙发上。

    小沙发明显就小,两个人坐在上面完全可以算是零距离,不同程度都是互相触碰着,一丝丝奇妙感觉,荡漾在空气中。

    李双喜不知道这房东到底要干什么,还是有意的保持着距离,尽量不让自己的肌肤碰到钦姐。

    钦姐笑了笑,道:“小帅哥你别紧张,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和你谈谈这房子的事。”

    “房子怎么了吗?”李双喜问道。

    “这房子我打算卖了,所以来找你是想将房租退给你,让你好重新去找住处。”

    钦姐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的靠向了李双喜,整个身体也转向了过去,媚眼如丝。

    她看着李双喜的目光变得火热了起来,身体更加的凑近了一点点。

    两人本就距离十分近,钦姐这么一套动作,两人更是几乎贴在了一起。

    李双喜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立刻做了个侧脸的动作,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回道:“钦姐,这好好的房子你为什么要卖了呢?真是让人不理解啊。”

    钦姐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整个身体前倾,那玲珑的身姿笑得花枝乱颤。

    李双喜瞬间感觉到不对劲,自己好歹也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汉,自己好端端一个热血男儿,这样子下去,可不是个事情啊。

    “房子卖不卖这不是重点,关键的是小帅哥你,钦姐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找你。”钦姐将自己的脑袋凑在了李双喜的耳边,慢慢的轻声道。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么?你尽管说就好了。”

    “没什么事情,就是来看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租客,毕竟这房子现在还是我的嘛,对了对了,你住在这里,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解决掉。”

    李双喜前面的话,可是一句没听进去,最后那小半句,听完之后,身子立刻的哆嗦了一下,整个人满头黑线,就这么掉了下来,什么叫我帮你解决掉,简直是……

    李双喜此时算是明白了,这美女房东绝对是想要想和自己发生点什么,不过这两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上来就搞这么大的动作,不会是有病的吧,或者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他想着,心道自己还是多多提防一下比较好。

    “钦姐,我们这都是才是第一次见面,你这样不太好吧?”李双喜感觉到自己有些不自然起来。

    “小帅哥,你虽然嘴上说不太好,但是你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你,我没看错吧?”钦姐一脸都是写满内涵的笑意,道。

    钦姐一边说一边做出娇羞而又期待的神色,李双喜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样的魅力,整个人已经被邪念充斥,但他还保持着意思清醒。

    钦姐看着李双喜的眼神,好像是故意花枝招展一般……

    李双喜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咳嗽两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但是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啊,他心里叹了口气,这长得帅,也是罪,毕竟树大招风。

    “小帅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挺正直的嘛,钦姐真是爱死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