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挣扎得到了解救的周思敏哭泣了起来,就差那么一点,她二十多年的干净身子就被眼前的混蛋给夺走了。

    李双喜和周永胜两人从厕所来到了耿小宝的家中,看到李双喜父亲,周思敏奔跑向了李双喜,将李双喜死死抱住,哭泣道:“李双喜,他们欺负我,呜呜呜呜。”

    “双喜哥,这群畜生刚才想要非礼思敏。”耿小宝道。

    李双喜感受着周思敏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声,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凑近了她的耳边道:“没人有可以欺负你的。”

    “伯父,你照顾一下思敏,这事交给我。”

    李双喜随后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包裹住了周思敏暴露在外的黑色蕾丝内裤,将她交给了身边的周永胜。

    周永胜双目喷火,恨不得冲过去亲手宰了那些个畜生,可自己女儿需要自己,只能将她抱住,将一切交给李双喜处理。

    李双喜亮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肉,迈步走向了王强等人,此时他的眼神之中杀机四射,王强等人的做法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原本李双喜不想在耿小宝大喜的日子里惹事,可没有想到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如今更是将魔爪伸向了周思敏,这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村民们全都激愤了起来,呼喊道:“打死这个畜生!”

    王强死不认错,依旧解释道:“兄弟,我们这是和伴娘闹着玩,你误会了。”

    看着李双喜带着杀人一般的眼神走向了自己,王强也开始慌张了起来。

    李双喜毫不客气,一个健步跨出之后猛然一拳打向了王强的面部,王强退到了墙角没有地方躲闪,拳头还是落在了他的脸上。

    一瞬之间,王强鼻梁骨断裂鼻子塌陷,鲜血迸发而出沾染了全身。

    “啊啊啊!”王强惶恐的看着李双喜,道:“我们可是海宁十三少,你一个农民敢打我们?”

    李双喜没有废话,一脚踹在了王强的腹部,王强倒在了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刚才李双喜的一脚,让他腹部周围的肋骨起码断了三根。

    婷婷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办法阻止,要怪只能怪自己这个表哥作死。

    李双喜看着如狗一般的王强倒在自己的面前,高高抬起了脚掌,对着王强的宝贝玩意一脚踩了下去。

    “嗷!”王强一身惨叫之后晕死了过去。

    王强带来的兄弟此时全都吓呆了,一个个站在原地,不敢移动半步,刚才李双喜那一脚下去,他们的强哥下半辈子基本上是废了。

    李双喜转身看向了那数个兄弟,数个兄弟顿时双腿一软,‘啪塌’一下全都跪在了李双喜的面前。

    “兄弟饶命啊,我们错了。我们只是一时冲动,对不起,对不起。而且我们也都没有成功,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激愤的村民听后纷纷道:“双喜,不能放,这些畜生就该落得那样的下场。”

    “对,双喜,废了这几个畜生。”

    李双喜目光看着眼前跪下的数个家伙,冰冷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数个家伙大眼看着小眼,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人类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为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你们几个根本就不配做人!”

    李双喜说完之后眼神之中杀气爆射而出,将数个家伙踢翻在地,一脚一脚踹下,数声惨叫之后,王强和带来的数个兄弟都已经不能再算真正的男人。

    李双喜收起了自己的愤怒,看向了婷婷,道:“婷婷,你表哥和这些人是自作孽,我只是替天行道。”

    婷婷点点脑袋,他们还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

    村民们也都安静了下来,李双喜的做法并没有任何错。

    “伯父,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思敏。”李双喜走到了周永胜的身前,认错道。

    周永胜长长的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双喜,这不是你的错,犯错的人已经受到了惩罚。只希望这件事不要给思敏留下什么阴影就好。”

    村民们听后也都纷纷感到自责,这周老先生和周护士是来青云村帮助大家的,没想到如今却是出了这么一桩事。

    牛支书上前两步,道:“刚才的事我没有看见,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

    说完,牛支书双手后背,离开了耿小宝的家。

    牛支书这么一带头,村民们也都纷纷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离开了耿小宝的家中。

    众人纷纷散去,周思敏这才缓缓从父亲的怀抱之中扬起了脑袋,看着地上那一个个已经被毁了下半辈子的男人,心中的阴霾才散去了些许。

    “思敏,没事了,他们都受到了应该有的惩罚。”李双喜安慰道。

    “我不想见到这些家伙,爸,我们先回去睡觉吧。”

    周思敏转身,迈步走向了李双喜的家,周永胜和陈香玉对视了一眼,也只能跟随周思敏的步伐先回了家。

    看着大家都已经走了,李双喜也开口道:“耿叔,小宝、婷婷,你们好好休息吧,这些家伙交给我来处理。”

    随后李双喜将王强等海宁十三少带到了村口,村口那黑夜的狂风不断吹袭着王强等人,此时王强已经苏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李双喜,眼神之中只剩下了恐惧。

    他万万没有想到,今晚不但兄弟们的荤没有开到,还一生的幸福都已经被毁了。

    “我说过,叫你们不要在这里搞事,既然你们不听还更加的肆无忌惮,那今晚将会是什么狗屁十三少的毁灭之日。”李双喜面无表情道。

    王强等人此时都知道,要是在不跪地求饶的话,哪里还有活路,这个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兄弟简直就是一个杀神,说得出做得到。

    “兄弟,我们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兄弟,是我有眼无珠,实在对不起,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兄弟,我还有女朋友,我不想让她一个人守寡呀。”

    ……

    王强等人一边求饶一边给李双喜跪地磕头认错,没几分钟每个家伙的脑袋都肿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

    李双喜上前一步,踩着王强的手掌道:“今晚我大开慈悲放你一条生路,以后你要是再敢来青云村一步,有来无回的下场你应该知道,给我滚吧!”

    谁他妈还敢来这青云村,王强就像中了五百万一般,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要跑向不远处的轿车。

    “站住!”李双喜突然开口,王强刚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不敢再动半步。

    “我说了,叫你滚。”

    王强身边的兄弟全都秒懂领会,翻滚着向那轿车而去,他们此时只恨当时为什么不把轿车停的在近一些。

    为了生,王强一屁股落向灰尘的地面,身体开始翻滚了起来。

    最终,在李双喜的注目下,海宁十三少狼狈的滚到了车子面前,爬上车子之后用最快的速度驶离了青云村。

    李双喜并没有着急回往家中,上了一趟青云山利用自己体内的灵气催生了一些药材。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十一二点,看着自家漆黑的一片,李双喜以为几人都已经睡去,可刚迈进院子里没有几步,李双喜就看到了周思敏一个人独自坐在家门口。

    李双喜知道周思敏一定还在回想着今天晚上的事,这对于她来说或许会是一个严重的心里创伤。

    李双喜缓缓坐在了周思敏的身边,陪她一起静静的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思敏终于开口道:“李双喜,为什么要让我经历两次这样的事,我真的害怕,现在我闭上眼睛,全都是那些坏人的影子。”

    第一次的张医生,第二次的王强等人,两次还都是在青云村,如果在加上前两天毒蛇的话,那可就是三次了,周思敏都已经开始怀疑,这青云山是不是她生命之中一大克星的地方。

    李双喜也只能尽力的安慰道:“思敏,这都不是你的错,你不应该把责任都揽在自己的头上,那些人也都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惩罚。”

    李双喜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的话语对周思敏来说或许没用,见周思敏一言不发的看向了天空,李双喜缓缓将手臂从后面搂向了周思敏的柳腰。

    当李双喜手臂放上去的那一刻,周思敏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样,猛然一缩。

    不过周思敏一缩之后,身体却是缓缓的靠近了李双喜,这一刻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有身体上的动作。

    周围安静得让李双喜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声,面对周思敏的悄然靠近,李双喜心脏跳动开始加速。

    很快,周思敏整个身体已经依靠在了李双喜的怀中,李双喜渐渐的将自己臂膀展开,勾向了周思敏另一边的肩膀。

    李双喜此时变得像一个偷东西的贼,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

    周思敏此刻十分的柔软,任由着李双喜搂着她,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天空之中的繁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