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叔今天也是换上了当年他结婚穿的一身装扮,站在家门口等待着小宝将儿媳妇接回来。

    “他叔,你今天还真是年轻了十多岁呀。”路过耿叔家门前的村民夸赞道。

    耿叔听后更是好好的整理了下衣服,满脸笑容回道:“今儿高兴。”

    一阵鞭炮声从青云村的村口炸响而起,接亲车队回到了青云村。

    周思敏闻声也赶了出来,看着耿小宝和婷婷鼓掌祝福、羡慕。

    周永胜和陈香玉以及村民们都围观了出来,今天由于是耿小宝的大喜日子,所以种植大队也都没有上山,有种全国人民大放假的味道。

    很快,耿小宝和婷婷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回到了家中,村里的民俗风气按部就班的进行了一番,白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夕阳西下,数辆黑色轿车带着一阵漫天而起的尘土停到了青云村的村口。

    灰尘散去,王强和数个兄弟从车上走了下来,“呸呸呸,这是什么狗屁地方,表妹居然脑子傻了要嫁到这穷山沟里来。”

    “强哥,你表妹不选择我们海宁十三少,嫁到这样的破地方,我还真是想不通了。”

    “就是呀,我们兄弟几个哪一个不比这村里的穷小子强百倍。”

    “不行,越想越来气,等会我倒要好好看看那小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王强带来的兄弟一个个挖着鼻孔,不停的发起了牢骚。

    “兄弟们走吧,今晚都给我把你们平日里那股凶狠的劲拿出来,让这里的村民也好,新郎也罢,知道我们一群兄弟的厉害。”王强眉头一皱,带着兄弟们走进了青云村。

    婚宴大厅之中,村民们都一一就坐了下来,婷婷妈道:“这强子也真是不靠谱,都几个点钟了还不来,这不是给我们家里丢人吗?”

    婷婷妈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见王强带着数个兄弟一脸不屑的神色走了进来,张口便大声道:“果然和想象之中的一样,没有一样入流,失败呀。”

    “我靠,这大喜的日子让我们海宁十三少吃这个?”

    “我看还不如城里随便的一桌子饭菜来的实在。”

    “哎,也是强哥的表妹婷婷结婚咯,不然这地方我可一辈子都不会来。”

    王强带来的兄弟目光扫视着全场,全都一脸不满之色。

    对于这样的不速之客,青云村的村民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李双喜看到王强等人的到来,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看来今晚又是得搞出点事情来。

    婷婷见王强到来,相迎道:“表哥,快里面坐,已经留好了位置。”

    耿小宝也看出了这些家伙的来者不善,但毕竟是自己大喜的日子,也只好客气道:“表哥,里面请。”

    “哎,我可不是你的表哥,我只是婷婷的表哥。”王强看着耿小宝挑衅道。

    见耿小宝脸色大变,王强十分得意,婷婷缓解尴尬道:“表哥,你别闹了。”

    “还是表妹懂我,妹夫,和你开个玩笑呢,怎么看你好像开不起玩笑似的。”王强皮笑肉不笑道。

    耿小宝忍气吞声,淡淡道:“不会。”

    王强走向了空缺的座位,数个兄弟也是一脸挑衅的神色看向了耿小宝,其中几个话多的也都纷纷出言不逊。

    “这就是新郎官?婷婷你的品味也太低了你吧?”

    “哎,本来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呢,现在看来根本就不如我们哥几个。”

    “真是一颗白菜被猪给拱了。”

    婷婷听后并没有理会那些个家伙,玩着耿小宝的手臂道:“小宝,别听他们废话。”

    耿小宝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表哥王强搞出来的,点点头道:“嗯。”

    王强和数个兄弟落座下来之后目光不断扫视着周围,当看到伴娘周思敏之后,王强眼神一亮,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有如此一个美人。

    “兄弟们,今晚有彩头了,看到那个伴娘了吗?”王强眉飞色舞的看着周思敏道。

    身边的兄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周思敏之后全都是一脸淫邪之色。

    “那伴娘也太靓了吧,这村里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喜欢,你看那大白腿,真是足以玩年。”

    “不止是腿,你看看她胸前那白白的的一片,简直够玩到我死。”

    王强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道:“兄弟几个,今晚我们找机会把那个伴娘给拿下,到时候大家一起爽爽!”

    “强哥这个主意不错,今晚大家不能白来一趟,得好好的开个荤。”数个兄弟纷纷同意道。这些家伙在海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依靠着家里有点钱,祸害过不少的女人。

    婚礼一切正常的进行,很快就到了新郎新娘回酒,王强眼色阴狠道:“兄弟们,都给我凶猛的干。”

    回酒来到了王强这一桌,王强率先起身,笑道:“妹夫,今天可是我表妹嫁给你的大好日子,不管怎么说,你都得好好的喝两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呀。”

    李双喜一愣,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居然还会古诗。

    王强都这样说了,耿小宝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手中的酒杯一倒,酒水下肚。

    “妹夫果然是好酒量,你这不会是假酒吧?”王强狐疑的看着耿小宝手中的酒杯,道:“妹夫呀,那些假酒应付一下普通人就行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表哥,你对你表哥不能玩虚的吧。”

    你这他妈不是摆明了搞事情么,这些酒里要是吧掺水的话,这一圈下来新郎早就倒地了,还入什么洞房。

    “兄弟几个,把我们给妹夫准备好了的上马酒拿出来,俗话说的话,喝最烈的酒,干最烈的马。”

    “呸呸呸,表妹,表哥可不是说你是烈马。总之,妹夫必须得陪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王强一边从桌下将自己带来的上马酒搬上桌,一边胡言乱语道。

    婷婷一看那上马酒,高档的酒壶包装,来自大草原热情的问候,67度两个大大的数字刻在上面,立马制止道:“表哥,这酒度数也太高了,小宝可不能喝这个。”

    “婷婷,这就是你的不懂了,男人要是不喝这酒怎么叫男人,你说是吧妹夫?”

    王强根本不等耿小宝有所回应,已经打开了酒壶的盖子,倒满了一个玻璃杯。

    “妹夫来,要娶婷婷可必须得过了大表哥我这一关。”王强将满满一杯的高度上马酒递到了耿小宝的眼前。

    站在耿小宝和婷婷身后的李双喜、张思敏两人隔着一些距离都能够闻到那上马酒弄弄的味道,王强摆明了就是要搞事情,这一玻璃杯下去,正常人基本走路都成问题了。

    见耿小宝没有动作,王强继续道:“妹夫,你不会是不行吧?男人最不能说的就是不行两个字,快,干了这杯酒。”

    耿小宝接过杯子,李双喜低声道:“小宝,要是不行就别硬来。”

    耿小宝也不想喝,但是没有办法,这王强说的也都有些道理,自己也找不出不喝的理由,于是心一横道:“好,表哥,这杯上马酒,我干了!”

    耿小宝嘴巴一张扬起了脑袋,一杯六十七度的上马酒咕咚咕咚喝到了肚子中,上马酒下肚之后,耿小宝感觉自己的整条肠胃都燃烧起了火焰,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让整个胃部一下剧痛不已。

    耿小宝艰难的咽下了最后一口,面部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完全可以想象上马酒的劲道有多猛。身体很快发烫,面部红润了起来,周思敏连忙递上了一杯白水,婷婷也是不断的抚着他的后背让他舒服一些。

    王强看到之后则是一脸阴笑,拍手鼓掌道:“妹夫果然是条汉子,一口闷,感情深,干的漂亮。”

    耿小宝整个额头上不停冒着虚汗,这一杯上马酒喝下去之后,周围吵杂的声音不断刺激着他的耳膜,眼前的众人也都出现了几个虚影,自己身体也变得沉重了起来,随时都有要倒下去的势头。

    背后的李双喜一把拽住了耿小宝,手掌上的灵气缓缓从后背注入到了他的体内,防止他身体受不了那烈酒的洗礼。

    “小宝,小宝,你没事吧?”婷婷从来没有见耿小宝喝下过这么一大杯的烈酒,着急问道。

    随着李双喜灵气在耿小宝体内的扩散,耿小宝酒劲被压下去了大半,缓过气来摇了摇脑袋回道:“没,没事。”

    婷婷听后擦了擦耿小宝额头上的汗珠,这才松了口气。

    王强看后给了身边兄弟一个眼色,兄弟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道:“新郎官,你这酒量还真是不赖,我们来走一个。”

    说话间,耿小宝那刚刚放在桌子上的酒杯又被倒上了满满一杯上马酒,这时候傻子都看出来,眼前这些家伙摆明了是玩车轮战,就是要放倒耿小宝。

    婷婷不会看着自己男人不管,制止道:“可以了,小宝已经喝了整整一杯,不能在喝了。”

    王强道:“表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妹夫酒量这么好,今天又是大喜的日子,你应该让他好好喝一点,喝完了晚上他也好办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