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妈的心也是肉长的,见到耿小宝跪在了自己的面前,顿时眼睛一怔,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她也并非讨厌耿小宝,这个小伙子也没有任何一点让她见面就直接否定的,只不过实在是因为耿小宝家里条件太差,所以才不想女儿嫁到青云村受苦。

    周围的村民更是一片的哗然,都觉得眼前的两人就好像是一对苦命的鸳鸯。

    婷婷妈身边的媒婆再次站了出来,鼻孔对着耿小宝,趾高气昂冷哼道:“成全你?人家婷婷家那么好的条件凭什么委屈成全你?”

    听了这体型和冬瓜一样,面相尖酸刻薄的媒婆再次开口,李双喜皱着眉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刚才几人的一番对话他全都看在了眼中,这媒婆极力的阻止绝对有她的目的。

    “我说你这媒婆管的还真是宽,人家婷婷妈都还没有开口说话,你就上来说个不停,你算个什么东西。”李双喜看着媒婆反怼道。

    “嘿,你小子又是个什么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媒婆气势汹汹,目光看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的到来让耿小宝立马有了主心骨一般,昨天可是答应了耿小宝会帮他的。

    坐在门槛前一脸无奈的耿叔也连忙起身,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道:“双喜呀,你看这事闹的,耿叔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了。”

    “耿叔,我会尽力帮小宝的。”李双喜拉着耿叔的手安慰道。

    李双喜上前两步,看着婷婷妈道:“婷婷妈,我是小宝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刚才我听你们讲了那么多,我只能说你们站的立场不同都没有错。我现在站出来,其实就是想要帮耿小宝争取一下,他真的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你将婷婷交到他的手上,我敢保证他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真的吗?”婷婷妈心已经软了,从眼前这个叫耿小宝的男人跪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动摇了。

    “阿珍,你可千万别听这个小子的鬼话,他们就是想要将你家的婷婷骗到这村里,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媒婆阻止道。

    婷婷妈将跪在地上的耿小宝搀扶了起来,又看向了婷婷,摇了摇脑袋,还是很不情愿松口。

    媒婆嘲讽的目光看着耿小宝道:“小伙子,有句话的说的好,你真的爱一个人就应该给她最好的,要是给不起的话那就应该放手。”

    见耿小宝没有任何的反应,媒婆继续道:“小子,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

    媒婆双手叉腰,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村民道:“看看你们这村里的村民,一个个都是一副穷酸样,还敢大口马牙的说大话。”

    对付这样的恶人,李双喜自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道:“穷山恶水出刁民,既然你都这样说我们了,难道你就不怕今天出不了这青云村?”

    李双喜的一句话马上得到了周围村民的响应,一个个扛着锄头的村民都恶狠狠的看向了媒婆。

    媒婆被吓了一跳,嚣张的气焰一下子降下了很多,咳嗽了两声之后道:“小子,老娘可不是被吓大的。还是来好好说说婷婷的事吧,人家何老板看上了婷婷,一心想要将他娶回家,彩礼高达三十万,你觉得你这兄弟能比得上?”

    何老板?看来眼前这死媒婆一定就是何老板请来的,不然为何敢这样如此放肆。

    媒婆见李双喜和耿小宝都有些发愣,朝着远处方向高声呼喊道:“何老板,快来将你老婆带回家了。”

    刚才还在捂着脸蛋哭泣的婷婷,一听何老板马上哭丧道:“妈,我是不会嫁给那个何老板的,他满身的铜臭味,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

    何老板之前就追求过婷婷,不过婷婷对这个所谓的老板一点都不感兴趣。

    只见媒婆一声高呼之后,远处停放着的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了一个体型和媒婆十分相似的男人,此时正一路小跑着过来,远远看就是一个翻滚的矮冬瓜,不知道的还以为和媒婆是一对呢。

    何老板手中抱着一捧玫瑰花,年纪约摸三十来岁,脑袋上的头发已经十分的稀疏,挺着一个油肚,虽然一身名牌包裹,但是土鳖的味道还是根本掩盖不住。

    “婷婷,跟我回家吧,只有我才能让你立马过上奢华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何老板那小小的眼睛闪烁着精光,不断扫视着婷婷道。

    站在婷婷面前的何老板,身高完全差了婷婷一大截,看得众人都想笑。

    婷婷直接拒绝道:“何老板,我早就告诉你我们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只爱耿小宝一个,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

    何老板听后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阴狠,这个小妞居然这么的不识好歹,不过丈母娘在这,也不能直接开口破骂,于是将火气发到耿小宝的身上,道:“耿小宝,我说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连最基本的都给不了婷婷,还好意思说什么爱她,我劝你还是早些放手吧。”

    耿小宝死死握着拳头,恨不得一拳呼在何老板的脸上,只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

    何老板依旧不死心,目光看向了李双喜,道:“还有你这个小子,我和婷婷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瞎操心了,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李双喜冷哼一声,道:“也不知道是谁的裤裆没有栓紧,我兄弟和他丈母娘在说事居然把你给放出来了。”

    哈哈哈哈!周围的村民听后一阵笑声,都觉得李双喜说的一点都没错。

    何老板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眼前这几个穷酸小子也真就是依仗着人多,不然哪里敢说这样的话。

    何老板不肯放弃,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之后一枚璀璨的钻石闪烁着光芒。

    “婷婷,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戒指。”何老板一脸自豪的看向了婷婷。

    媒婆看到之后马上跟着惊呼了起来,声情并茂道:“这可是何老板花了十多万买的钻戒呀,你看看那钻石,真是忒大了!”

    十多万的钻戒?村民们可还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此时一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何老板手中的那个盒子,不过就算是十多万的钻石,也就那么指甲盖大,村民们几乎都看不清。

    何老板自认为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住钻石的诱惑,自己拿出了杀手锏后,婷婷一定会投入到自己怀抱之中。

    可是,打脸来的就是那么的快,婷婷不为所动,手臂更是直接缠住了耿小宝的手臂,依旧拒绝道:“何老板,我刚才已经明确的说过了,我和你没有一点可能。就算你今天拿着一座金山摆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跟你走。”

    何老板听后手臂颤抖了起来,这个小妞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他,让他一点面子都没有。

    李双喜火上浇油道:“看来在爱情面前有钱也是没用的,何老板,你说是吧?”

    “是你妈个头!你这个小赤佬,你也配在老子面前装逼?告诉你,老子用钱都能将你砸死!”何老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对着李双喜破口大骂道。

    原本以为今天能够大功告成,可没有想到,屡屡受挫,何老板的心态已经爆炸。

    在青云村的地盘上,李双喜绝对不会让谁欺负到自己头上,古铜色的手臂高高扬起,对着面前冬瓜一般的何老板直接拍了上去。

    “啪!”

    又是一个响彻了全场的巴掌声,何老板整个人在原地旋转了一圈才停了下来,脸上五个红通通的手指印,怎一个惨字了得。

    李双喜这一巴掌打下去,在场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耿叔、耿小宝、周思敏等人的眼睛全都瞪了起来,那媒婆更是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你这个乡巴佬,你居然敢打老子?”何老板被打了一巴掌之后,整个人咆哮了起来,更可气的是刚才手中那十多万的钻戒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何老板从来都没有被一个农民打过,这样极度的心里落差让他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

    “打的就是你,告诉你,这是青云村,你算个什么东西,来我们村里耀武扬威,不知道你脑子里面装的是粪草还是粪草。”李双喜笑道。

    何老板双目喷火,挥拳直接打向了李双喜,他要将眼前这个臭小子打的满地找牙,打的跪地求饶。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何老板的拳头就和小猫挠痒痒似的,李双喜轻轻的就用自己的大手将他拳头包了下来,李双喜随后猛然一捏,骨头碎裂的声音发了出来。

    “啊!”

    何老板发出了惨叫声,整个人一下就跪在了地上,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起了转,求饶道:“错了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刚才那副气势哪里去了?”李双喜冷冷笑道。

    收了何老板钱的媒婆惊声尖叫了起来,呼喊道:“农民打人了!农民打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