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拍了拍耿小宝的肩膀,道:“先干活吧,放心,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是不会被分开的。”

    耿小宝点点头,卖力的干起活来。

    周思敏见到李双喜凑了过来,问候道:“李双喜,看你这个样子是满载而归呀?”

    李双喜笑了笑,道:“什么满载而归,我总不能让村民白白在这山上忙活一天吧?”

    李双喜眼光瞟了瞟周思敏大腿,笑道:“思敏,你今天还穿这裤子,就不怕再来一条蛇?”

    “来你个头啊。”周思敏气呼呼的跺脚回道。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现在青云村里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加入了李双喜的种植大军。

    吴婶因为和李双喜闹了一些矛盾,所以自从第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加入,如今看到耿小宝成为了李双喜的得力干将,更是咬牙切齿碎碎念道:“臭小子,我看你到底有多少钱可以照,你迟早会完蛋的。”

    李双喜带着种植大队路过了吴婶家,修为提升很远就听到了吴婶嘀咕的话语,于是悄然走了过去,道:“吴婶,我劝你还是口中积点德,不然老天再来给你家的麦田像上次那样弄一遭。”

    吴婶双手环抱,嘲讽道:“来呀来呀,我还巴不得再来一次,那样我还有钱赚。”

    看着吴婶的那副贱样,李双喜冷冷一笑,心中暗道:“今晚我就给你来一次,到时候我想城里的专家应该不会第二次来了。”

    回到了家中,陈香玉早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自从周思敏父女两人来了家里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是大鱼大肉。

    饭桌上陈香玉根本停不下来,问的全都是今天李思怡到学校里的事,李双喜耐心的全都将海宁一中的情况告诉了母亲,让她不用担心。

    最终,在李双喜详细的描述下,陈香玉才放心了下来。

    饭后,李双喜打算趁着夜黑风高,去吴婶家的麦田搞一波事情,刚走到院子里就见周思敏端着洗漱盆,前往自家的浴室。

    李双喜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前几个月自己无意间看到周思敏洗澡的那副香浴画面,脚步不自觉的跟向了周思敏。

    “不行不行,李双喜你这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等会又要被误认为色狼了。”李双喜定了定神,冷静下来之后看了看周思敏的背影,离开了家中。

    来到吴婶家的麦田,李双喜站在中央位置,感受着整片的灵气波动,双手高举而起开始吸收灵气。

    麦田全都像歪了脑袋一样,纷纷偏向了李双喜,很快的功夫,吴婶家的麦田再次成为了“麦田怪圈。”

    李双喜从麦田之后一跃而出,直接走向了青云山,此时体内的灵气感觉都要溢了出来,正好可以再次催生一批药材。

    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李双喜最终带着一大批成熟的药材回了家中。

    又是炼制丹药到了大半夜,李双喜这才缓缓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李双喜起床洗漱完毕,就听到外面纷纷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听说了吗?耿小宝的丈母娘找上门来,说他拐走了他的女儿,正在他家门前闹呢。”

    “我就是听说了,这不现在才过去看看嘛。”

    李双喜和院子内正在刷牙的周思敏对视了一眼,没想到那丈母娘来的那么早。

    “思敏,走吧,我昨天可是答应小宝帮他一把的。”李双喜催促道。

    对于耿小宝,昨天周思敏也接触了一下,知道了他的情况,迅速道:“恩恩,马上。”

    李双喜和周思敏来到耿叔家门前的时候,周围已经围起了不少的村民。

    只见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性正拉着耿小宝的女朋友婷婷,对着耿小宝一阵的斥责。

    “耿小宝,我告诉你,我女儿是不会嫁给你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被斥责的耿小宝低着脑袋,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模样,李双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个中年女子应该就是婷婷的母亲,耿小宝的丈母娘。

    “妈,我不想回去,我和小宝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了我们吧。”婷婷摇着中年女子的臂膀,不断的祈求道。

    “婷婷,你现在怎么一点廉耻心都没有了,你那么多年的书都是白读的?你现在才二十出头,就跟着这么一个小子住到了他们的家里,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家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

    婷婷不以为然,辩解道:“妈,我和小宝两人是真心相爱的,我来他家怎么了?我们以后都是要结婚的人。”

    “你!”婷婷妈听后气得身体一颤,道:“都说女大不中留,我原本还不相信这句话,现在我可是深有体会到了。”

    “婷婷,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是成年人,你要会思考你做的每一件事。妈妈不需要你给我找一个多么有钱的男人回来,但是好歹也要门当户对。门当户对你知道吧,我们家虽然在城里算不上是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过得衣食无忧,从小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你看看这个小子家,什么都没有,借用你们年轻人的一句话来说,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沙,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婷婷不认同,倔强道:“妈,我和小宝两个人都还年轻,我相信靠着我们的双手,一定什么都会有的。”

    “幼稚!”婷婷妈冷哼道:“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得想想你们的孩子,现在什么奶粉钱、尿裤钱到学费,你们有钱让下一代过的好吗?老祖宗说的话到现在都还流传着,就是因为那是真理。”

    “婷婷,你平常里胡打小闹一下也就算了,谈个恋爱妈也不想管你,可是结婚不是儿戏,这关系到了两个家庭,妈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胡来的。”

    “妈,你这都不让我们开始,怎么知道我和小宝没有未来!小宝为了让我过上好日子,每天起早贪黑,他的努力你根本就没有看到,你为什么要否定他?从来没有谁对我这么好,我不愿意错过他,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婷婷激动道。

    耿小宝得到了婷婷的肯定,也开口道:“阿姨,虽然我家里是穷了一点,但是我一定会努力,让婷婷过上想要的生活,你就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不等婷婷妈开口,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个头十分矮,体型十分肥胖,脸上有着一大颗媒婆痣的妇女就开口道:“阿珍呀,你可千万不要心软,你看看这个村子,什么都没有,婷婷要是嫁到了这种地方,还不就是给人家当牛做马吗?”

    “你想想,你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就这么白白的送了出去,又是给人家洗衣做饭,又是生孩子,那简直就是沦为一个工具了呀。”

    婷婷妈听后点点头,拉着婷婷的手腕往村外拽,严厉道:“婷婷,跟我回去,这小子就是一个农民,什么文化都没有,除了靠体力能靠什么赚钱?”

    耿小宝听后紧咬牙齿,真恨自己被丈母娘这么的瞧不起。

    耿叔也是蹲在家门前,不停的摇着脑袋,婷婷这个女娃子通过了两天的认识,他也非常看重和喜欢,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可人家母亲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的家庭条件确实太差,要想给下一代好的生活,真不是一件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事情。

    自己儿子被婷婷妈这么说耿叔也很难过,可是他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人能说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周遭围观的村民也纷纷摇头,大家都觉得耿小宝是没戏了,人家说的都在理。

    婷婷依旧不肯放弃,费尽了全力解释道:“妈,我求求你了,你就成全了我和小宝吧,我们有了爱情再去努力追求面包,也是可以的。”

    “不可能,妈已经决定了,这婚事绝对不可能!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绝对不会让你来这村子里面吃苦受累一辈子的。”婷婷妈毫不退让道。

    见自己妈一点都不肯松口,婷婷只能走极端道:“妈,要是你不同意,我也不活了。”

    “你再说一遍?”婷婷妈听到之后气愤不已,道:“我一把屎一把尿将你养大,你和我说这个?”

    “妈,你被逼我,我是真的爱小宝,没有他我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意义。既然你不同意我们两个人的结婚,那我也只能等下辈子再和他相遇!”婷婷眼眶红润道。

    “你!!!”婷婷妈气愤不已,扬起了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婷婷小脸蛋上。

    “啪!”

    这一耳光响彻了全场,所以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婷婷眼眶之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了起来。

    自婷婷有认知以来,妈妈从来都没有动手打过自己,没想到,今天却是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耿小宝见婷婷委屈不已,‘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膝盖当脚,走到了婷婷妈面前哀求道:“阿姨,我虽然没有多大的本事,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求求你,成全了我和婷婷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