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胜这边联络完之后李双喜给快递站的好友朱二狗打了一个电话,想请他明天帮忙将种植的药材苗运送到青云村,毕竟周永胜一个人肯定是没有办法带过来的。

    “二狗,还记得你双喜哥吗?”李双喜拨通了电话之后问道。

    一听声音朱二狗便认出了是李双喜,欣喜道:“双喜哥,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我忘记谁都不会忘记你呀。”

    “我的乖乖,少和你双喜哥来这套,我有事想要你帮忙。”李双喜直入主题道。

    “双喜哥你有事直说,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一定帮你。”朱二狗无厘头回道。

    李双喜听后满头的黑线,这都什么和什么,道:“二狗,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明天我想让你帮我送点东西到我的村里。”

    “可能需要你向老板请一天的假,有没有什么困难?”

    朱二狗回道:“没事双喜哥,自从你走了之后,我也不想在快递站继续工作了,老板娘将所有的累活全都交给了我,我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你当初的感受了。”

    “要是不给我请假我也辞职不干了,到时候来找你混。”

    李双喜点头道:“好呀,不过我在村里也才刚刚的准备起步,还是先有了一点基础我在叫让你来。”

    “行,有双喜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是要送什么东西?”

    “我打算在我们村里种植药材,明天你帮我将药材苗送过来,不过药材苗可能有点多。”

    “那可能要快递站的货车了,电动车根本跑不到。”朱二狗担心道。

    李双喜一想,确实,刚才已经和周永胜确认过了,新的药材苗很多,不用车根本拉不完。

    “二狗,那能不能找唐叔借用下车?”

    “恩恩,只要老板娘不在绝对没有问题,这两天快递并不是很多。”

    “太好了,那明天我可就等你咯。”

    “双喜哥,我二狗办事你还不放心啊,答应你一定做到。”

    “好咧,双喜哥准备好饭菜,明天好好的招待你。”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并没有睡觉,而是将从青云山上摘采下来的药材全都炼制光,为明天做好了准备。

    李思怡留在外屋安慰着陈香玉,一夜最终平静如水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永胜来到了青云村,周思敏也跟了来,嘴上说是不放心自己的老爸一个人来,其实也是想要看看这几天没有见的李双喜。

    李双喜和妹妹一大早就起了床,原本今天李思怡就要先回县城高中去办转学手续的,可她非要想看看李双喜开荒青云山,李双喜也没有拒绝,就让她多留一两天。

    李双喜和妹妹两人来到了村口迎接,看到周永胜手拿蒲扇一身轻松的到来,李双喜客气笑道:“伯父,你还真是轻装上阵,这就带着一把扇子来?”

    周永胜听后哈哈一笑,回道:“双喜呀,永胜堂没有了,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全装在脑子里了。”

    周思敏连忙道:“李双喜,我爸就是来指导的,难道你要他扛着锄头来吗?”

    李双喜看向了周思敏,一身运动装,扎着马尾,活力满满,几天不见周思敏好像比之前更加的清纯动人了。

    李双喜摆手笑道:“伯父可是我们青云村的贵客,思敏呀,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伯父的。”

    周思敏嘟着嘴巴道:“我才不信,好了好了,你不会才来就让我们手站在村口喝西北风吧?”

    “思敏,这大清晨的哪里有西北风?”李双喜笑道:“走吧,我们先上家里休息下,喝完粥然后上山。”

    周永胜点点头,准备迈步进村,周思敏美眸看向了李思怡,她可从来都不知道李双喜有妹妹,于是没好气的道:“李双喜,你还真是可以,这才回村没几天,怎么就多了一个小跟班?”

    李双喜看了看周思敏的眼神,知道这妞一定是想歪了,不过也不能怪她,自己和妹妹确实长得一点都不像。

    “思敏呀,你说你怎么几天不见怎么疑心重重的,你不会想我想的发疯了吧?真没想到我在你心中的地位那么重要,看来我的魅力还挺大。”李双喜笑道。

    “你!”周思敏紧握粉拳,像一只发怒的小狮子,怒道:“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

    见周思敏还真要冲了过来,李双喜连忙道:“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和你正式介绍一下我妹妹。”

    要是周永胜不在场的话,李双喜还打算好好的捉弄下周思敏,可毕竟伯父在场,还是立马收场较好。

    “妹妹?”

    周思敏和老爸周永胜对视了一眼,两人齐声道。

    “叔叔、姐姐你们好,我叫李思怡,是双喜哥的妹妹,之前一直在县城里读高中,所以你们都没有见过我。”李思怡一点都不怕生,露着洁白的贝齿自我介绍道。

    “思敏姐姐,你就是当初救了我哥哥的那个护士姐姐吧,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还不知道我双喜哥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李思尹那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对着周思敏感谢道。

    周思敏一愣,自己不认识这小妹妹,小妹妹却知道自己,尴尬笑道:“不客气不客气,救人是我们的天职。”

    周永胜看着李思怡频频点头,十分喜欢道:“双喜,真没有想到你有这么一个懂事的妹妹,不错不错,思敏呀,你可得学学人家小妹妹。”

    “爸。”

    周思敏一脸尴尬,刚才自己真实太唐突了一些。

    李双喜笑道:“好了,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

    一行四人顺着道路走进了村子里,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刚进村,李双喜就遇到了王秀琴母女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脸凄惨的从村里走了出来。

    李双喜看得清楚,王秀琴一边的脸蛋上,还有五个明显的巴掌印,应该是山柱叔打的吧。

    王秀琴刚一抬头便看到了李双喜,那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很快又转移到了周思敏的身上,这个情况很明显,李双喜已经找到了更漂亮的女人带回了村里。

    恶狠狠的瞪了李双喜一眼之后,王秀琴拉着女儿赵水仙从他身边走过,赵水仙此时哪里还有那天高傲的模样,看了看周思敏之后完全觉得自己是一个丑小鸭,灰溜溜的跟着王秀琴离开。

    后悔已经来不及,赵水仙真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看不起李双喜。

    “刚才那两人好奇怪,好像瞪着我们。”看了看已经走远的王秀琴母女,周思敏低声道。

    李双喜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原本以为受到牵连的会是山柱叔,可看来事实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一直很强硬很拽的王秀琴母女,反而是被赶出了家门。

    来到了李双喜的家中,陈香玉再次见到当初的周护士,惊喜万分,激动道:“周护士,真的是你,快里面坐。”

    周思敏也满脸笑容道:“阿姨,好久不见,这是我爸爸。”

    陈香玉听后更是忙活了起来,找出了几个凳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

    李双喜看后道:“妈,你先煮几碗粥,大家肚子都饿着呢。”

    “好好好,马上。”

    陈香玉十分高兴,一点都不觉得累。

    周思敏随后将当初在青云村实习的事简单的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周永胜满意的点点头,当然,色狼张医生那段就自动忽略了。

    喝完粥,周永胜问道:“双喜,这药材苗还没有到吗?”

    “嗯,不过我想应该在路上了。”李双喜对朱二狗办事还是比较放心的。

    陈香玉则是拉着周思敏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还各种问题一大堆,搞得像查户口似的。

    李双喜一脸尴尬道:“妈,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你再问下去,人家都得吓跑了。”

    陈香玉嘟囔道:“我这不是高兴吗?”

    “以后这周伯父会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在村里,就住我们家,到时候我怕你没话说,现在还是先留着一点吧。”

    李双喜把周永胜要来村里帮助自己的消息简单的和母亲说了一遍,听完之后,陈香玉放下了碗筷,道:“太好了,那我今天得好好收拾收拾,不能委屈了周师傅。”

    “双喜妈,你不用那么客气,我这个不挑的,只要有个炕能睡觉就好。”

    “那怎么行,我家双喜的命都是你女儿救的,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不能委屈你。”

    李双喜满头黑线,真想告诉老妈,自己是有了奇遇才活下来的,当然也只是想想,并没有说。

    喝完了粥,开荒队的村民来到了李双喜家门口,大家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就等着李双喜下令了。

    周永胜看后夸赞道:“好家伙,双喜你可真不错,将村民们都到发动起来了?”

    李双喜抓着脑袋道:“没办法,要是我一个人开辟荒山的话,牛年马月才能开始种植药材。”

    “干得漂亮,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才。”周永胜夸赞道,他现在可是越看李双喜越顺眼了。

    周思敏和李思怡对视了一眼,这规模,确实挺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