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关局,道:“关局,我想你自己的声音不会听不出来吧?”

    关局狗急跳墙,从腰间直接拔出了配枪,对准了李双喜的脑袋。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小子,局势也不会闹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关局当即决定就算乌纱帽不保也要亲手了结了这小子。

    “双喜!”

    鹏局、陈香玉等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再次面对那黑色的枪口,李双喜的速度比刚才快了很多,不等关局有所动手,一脚直接将他手中的枪给踢飞。

    关局看着那高高飞起的武器,万万没想到李双喜居然有这样的本事,这次自己是真的栽了。

    李双喜将掉落下来的枪接在了手中,鹏局带来的手下已经将关局给控制了下来,关局的手下也全都慌了神,一一被特警控制。

    鹏建国厉声道:“关局,作为警务人员,没想到你做出这样的事,真是给我们警局摸黑,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权利将被立即停止,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

    关局还能说什么,低着脑袋,算是彻底的完了。

    关局直接被特警压了出去,鹏局看着王大飞冷哼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没有珍惜的,押走!”

    王大飞面无血色,根本没有想到连关局都被一锅端了,李双喜还真的找来了更强的势力。

    最终,关局及其手下和王大飞和治安队的人都被押上了警车。

    看着村里的恶霸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牛支书和众村民纷纷拍手鼓掌,陈香玉也激动得留下了泪水。

    “鹏局,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这盘踞了多年的村霸根本没有办法铲除。”李双喜感谢道。

    鹏建国连忙回道:“双喜兄弟,我只不过是顺手推舟捡了一个功劳罢了,不是你的话,我们根本没有想到,青云村有恶霸,而且还和警局的人有勾结。你可真是我鹏某人的福星,不仅仅是生活上给了我希望,就连事业也帮了我一大把,改天我必须请你喝酒。”

    李双喜听后抓了抓脑袋,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牛支书也走了过来,紧紧拉着鹏建国的手,道:“你就是电话里的鹏局长吧?你可真是我们青云村的福将啊,终于将祸害我们青云村的老鼠屎给抓走了。我能问一句,他们还会被放出来吗?”

    鹏建国笑着回道:“牛支书,你就放心吧,他们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以后青云村,就是一个民主、自主的村子。”

    鹏建国一番话听得青云村开荒大队的村民一阵的热血沸腾,有些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好了,双喜兄弟,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也该回去了。”鹏建国看向李双喜道。

    “恩恩,鹏局,丹药稍等几天,我正在大量的种植药材。”

    “好,我很看好你。”

    李双喜送别了鹏局,牛支书和村民们全都齐刷刷看向了李双喜。

    “双喜,这海宁地方上的局长你都认识,你可真是太了不起了,简直就是我们青云村的骄傲啊。”

    “你这说的也太不对了,这岂止是认识,人家都和双喜称兄道弟。”

    “香玉,你们家双喜也真是太有出息了。”

    众人见识到了李双喜的力量,纷纷夸赞道。

    李双喜和母亲、妹妹拥抱到了一起,随后所有人回到了村子之中。

    当晚,王大飞和治安队被海宁警方带走的消息传遍了全村,李双喜更是被传得和神一样,一下成为了整个青云村人们聊得最多的话题。

    王秀琴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一下坐在了沙发上,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原本以为能够报了白天的仇找回面子,可谁想到,这意外来的那么的快,而且李双喜的能耐也深深惊呆了王秀琴。

    如今没有了王大飞这个亲戚靠山,她不知道以后在青云村里怎么活下去。

    赵山柱回到了家中,这一整天的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全都听说了,进门后摔门大骂道:“你这个娘们,当初要是不听你的鬼话,现在我老赵家的名声也不会如此的臭。”

    王秀琴理亏,无奈解释道:“谁能想到那个叫李双喜的小子那么的有本事,哎,这次算是我瞎了眼咯。”

    沙发上坐着的赵水仙也是低着脑袋,现在村里的人都认为她是破鞋,回城里也没有了男朋友,这该可如何是好。

    赵山柱气愤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王秀琴,我要和你离婚!”

    王秀琴一愣,这赵山柱简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反击道:“离就离,赵山柱你还给我瞪鼻子上脸了?要是没有我王秀琴,你他妈就是一个穷光蛋,什么都没有。”

    “哼,有你这不知羞耻的臭娘们我老赵家的名声全都给坏了,明天就离婚。”

    “好!房子和孩子都是老娘的,你给我滚!”

    王秀琴一样都不留给赵山柱,最终,两人为此大吵了一夜。

    ……

    李双喜的家中,陈香玉看着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坐在一起,心中五味陈杂。

    李思怡则是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哥哥,今天晚上他一个人打翻了几十号人,真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

    “双喜哥,今天晚上你是怎么做到的?”李思怡杵着下巴问道。

    李双喜笑了笑,回道:“我想应该是一个人在面对死亡时候爆发出来的本能反应吧。”

    李思怡小脑袋点了点,道:“双喜哥,那子弹你是真的躲开了吗?”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是没有受伤。”

    一听子弹,陈香玉连忙问道:“啥?什么子弹?”

    李双喜和妹妹对视了一眼,为了不让陈香玉担心,道:“是对面那些家伙的拳头像子弹一样全都打了过来……”

    李双喜迅速转移话题道:“思怡,我想让你转学到海宁一中就读,那里的教学肯定比县城的学校好,而且以你的分数,肯定能够进去。”

    李思怡一听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回道:“双喜哥,我也知道那所学校,可是听说很贵的,还是算了吧。”

    “没事,你还不知道吧,哥现在有一些钱了,送你去那里读书完全没问题。”

    李双喜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道。

    “真的?”

    其实李思怡一直都想去海宁一中读书,听说那里面的学校气氛特别的好,可自己家的情况摆在那里,怎么可能允许她去城里读书。现在一听有戏,李思怡多少还是有些激动。

    “双喜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只要你的成绩能够进入海宁一中,我一定让你去。”李双喜肯定回道。

    “太好了。”李思怡一下从板凳上站立起身,笑嘻嘻道:“双喜哥,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我们学校的第一名,肯定能够进入海宁一中。”

    听到李思怡是全校第一名,李双喜和陈香玉对视了一眼,总算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李双喜爽快道:“好,我这就帮你联系,这次直接就去海宁一中上学。”

    李双喜打通了张达康的电话,道:“张哥,我有个事情想麻烦你帮下忙……”

    张达康听后马上道:“双喜兄弟,你放心,这点小事张哥我来帮你搞定。”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看着妹妹笑道:“搞定了,思怡,你就等着直接去海宁一中吧。”

    “双喜哥,我真是爱死你了。”

    李思怡十分激动,直接飞扑过来,双手捧着李双喜的脸一个亲吻落了上去。

    李双喜不禁脸红道:“思怡快放开我。”

    好一段时间没有见,正是青春期的李思怡比之前又有了显著的变化,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李双喜都能感觉到了妹妹的身材越来越好。

    “双喜哥,我都不害羞,你害羞什么?”李思怡手松了开来道。

    你这在这样近距离的触碰我,我会把持不住的,当然李双喜也就是心里面想想。

    陈香玉开口缓解了尴尬,道:“双喜,没想到你如今在城里混得这么好,老天总算是开眼了,要是你爸能看到你出息的样子,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陈香玉的一句话立马将屋子里的气氛降了下来,李双喜和妹妹都知道,父亲李清扬已经离开了十多年,这一去就没有任何的音讯,至今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

    “妈,你提他干什么?要不是他不了了之的走了,我们家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李双喜对自己父亲心中始终怀着一股怨气,总觉得他亏欠了老妈、妹妹和自己。

    “我相信清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不得以离开。”陈香玉声音有些抽泣道。

    李双喜抨击道:“什么事能一离开就十多年没有踪影?我更加的相信,他是抛弃了我们。”

    李思怡见双喜哥又和老妈因为这件事起了争执,迅速劝说道:“妈、双喜哥,你们都别争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都会知道真相的。”

    李双喜还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母亲总是挂念着父亲,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天开荒基本上就完成了,李双喜还得联络周永胜,可不能耽搁一点时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