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怡一身校服,扎着马尾,两只眼睛犹如清泉一般透彻,高挺的鼻梁加上两片薄薄的嘴唇,十分的清纯动人。

    熊大石一看到李思怡,心中的邪念已经开始扩散开来,没想到李双喜还有这么一个妹妹,摇下了车窗道:“思怡,上车,你妈妈让我来接你回趟家。”

    李思怡一看既不是自己的妈妈也不是自己的哥哥,是一个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问道:“你是谁?”

    熊大石脑子一转,回道:“我是你双喜哥的朋友,你妈妈生病了,你哥哥在医院照顾着她,所以派来我接你去医院。”

    单纯的李思怡听后紧张了起来,道:“啊!我妈她怎么了?”

    熊大石做出了一脸难过和担忧的神色,道:“现在她还在医院接受诊治,我也不太清楚,你快上来吧,我带你去医院。”

    李思怡担心自己的母亲,想都没有想直接上了熊大石的车子,熊大石脸色阴狠,一脚油门驾车驶离了学校。

    到了校门口,熊大石停了下来,面包车的车门被拉了开来,治安队的家伙一个接一个跳了上来。

    李思怡看到这些人之后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连忙想要拉开面包车的副驾驶车门。

    熊大石自然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一把抓住了李思怡的手臂,道:“小妹妹,哥哥这车上来容易,下去可就难咯。”

    “你们想要干什么?”李思怡一脸害怕的神色看向了熊大石。

    “队长,没想到还是个小美人呀,是不是给今晚给我们几个乐呵乐呵?”

    “别说还真是,看得我现在都有些忍不住了。”

    “这个年纪,一定还是含苞待放,队长,我们是不是先来尝尝鲜?”

    上了车治安队的几个家伙看到李思怡之后全都满眼的淫光,并且口无遮拦的将想法都说了出来。

    熊大石听后同时也是一脸猥琐的笑容,道:“小妹妹,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吧?”

    李思怡身体已经颤抖了起来,奋力的抽着自己的手臂,可根本毫无作用,纤细嫩白的手臂被熊大石死死的扣着。

    “不要反抗了,要怪就怪你那找死的哥哥吧。”

    熊大石一脚油门轰出,驾车返回了青云村。

    治安队的手下纷纷在后排催促道:“队长,我们是不是先在这车上爽一爽?”

    “就是,我可从来都没有在这里弄过,想想就一定很爽很刺激。”

    熊大石扭头怒斥道:“爽你妈的个头,大飞哥没有开口你们敢先动?给老子全都闭嘴,叽叽歪歪的。”

    熊大石一声怒喝,面包车后排的治安队家伙全都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废话一句。

    ……

    夕阳照射着青云山上所有的人,几百号村民在李双喜的带领之下,青云山的开荒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明天应该就可以开始种植药材。

    而宗祠的修建,也在专业施工队的努力之下,进入了收尾的部分。

    牛支书看着钢筋混凝土建筑起来的新宗祠,激动着拉着李双喜的手,道:“双喜呀,看到宗祠的完工,我的心愿已经了啦,可以安心的闭眼了。”

    李双喜笑道:“牛叔,你这说点吉利的话,宗祠才刚刚新建完成,你这怎么说扫兴的话。”

    开荒大队的村民也都齐聚了过来,看向了宗祠最后的收尾工程。

    最终,在施工队将最后的屋檐修建后,宗祠彻底修建完工。

    “双喜兄弟,怎么样,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你只管开口,我叫兄弟几个重新帮你改良。”程队长笑道。

    李双喜看着这宗祠频频点头,道:“程队长这么专业的施工队帮忙,我已经很感谢了,没有任何的问题。”

    程队长笑了笑,当着村民们道:“各位父老乡亲,这宗祠能抵挡特大的地震、山洪等灾害,你们就放心吧。”

    村民顿时一片鼓掌欢呼,非要拉着程队长以及施工队的兄弟回村吃饭。

    施工队的大伙受宠若惊,而且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于是便跟着村民浩浩荡荡的回往村里。

    到了村口,李双喜道:“牛叔,程队长,我先回趟家里,你们先聚着,我马上过来。”

    随后李双喜肚子一人前往了家中,当进了院子,李双喜看着凌乱的地面和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的四周,意识到出事了。

    “妈!”

    李双喜狂奔进了房屋之中,找了一个遍,都没有见到母亲陈香玉的身影。

    就在李双喜心急如焚的时刻,突然发现屋中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村后废弃工厂见,一个人来!”

    李双喜将纸条捏成了一团紧紧握在手中,眼神变得凶狠了起来,咬牙道:“敢动我老妈,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李双喜大跨步出了家门,向着村后的废弃工厂走去,此时也没有心情去理会什么施工队和村民。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青云村的村后,一个废弃工厂静静的伫立着,这个工厂从李双喜有认知的时候就存在了,小时候李双喜还常常去工厂里面玩耍,因为那里面有一辆只剩下了钢架的报废汽车。

    没过多久,李双喜独自一人来到了废弃工厂前,此时废弃工厂已经一片的漆黑,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没有一个人。

    李双喜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依旧是大跨步走了进去,工厂的面积十分的大,有一个很宽广的车间,也不知道当年这里是不是生产什么的。

    李双喜直接迈步走进了车间,因为他知道这里一定是对方绑架母亲的地方。

    果然,李双喜刚迈入了车间,车间内四周的灯泡亮了起来,光线照亮了整个车间。

    “好小子,果然有胆量,真的一个人来到了。”

    王大飞一脸得意的从车间内走了出来,身穿黑色背心,手臂上的青龙刺青无比的显眼,一身的强壮的肌肉更是李双喜无法比拟的。

    “果然是你!”

    李双喜看到字条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是王大飞搞的鬼,看来果然没错,一切都是他弄的。

    “不是我是谁?”王大飞根本无所谓,道:“李双喜,你断了我的财路,你以为我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你?今天我要让你知道,在青云村,我王大飞就是天,敢和天作对,那就得死。”

    王大飞打了一个响指,治安队几十号兄弟从车间的四面八方冒出来,将李双喜一人包围在了中央。

    治安队的家伙一个个凶神恶煞,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挑衅的眼神看着李双喜。

    李双喜凌厉的目光在车间之中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自己母亲陈香玉的身影,于是问道:“你们把我妈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王大飞嘴角一抹冷笑,道:“别急呀,你不是很嚣张很张狂吗?你那老妈都一大把年纪了,我手下的兄弟自然不会对她怎么样。”

    王大飞再次打了一个响指,治安队的队长熊大石将上半身绑着厚实绳子的陈香玉推了出来,陈香玉的头发有些凌乱,手臂上绳子的勒痕已经清晰可见。

    “妈!”

    李双喜看到年迈的母亲受到了这般的待遇,紧握着自己的双拳,心中的怒火已经被点燃。

    陈香玉嘴巴被封上了一层胶带,想说的话根本就说不出来,两个腮帮都已经鼓红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在叫李双喜快些离开,不要管她。

    “放了我妈!”李双喜充满怒气的双眼直视着王大飞道。

    王大飞和熊大石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这样语气和我说话的资本吗?”

    熊大石手腕一翻,手掌之中一道寒光闪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慢的靠近了陈香玉。

    李双喜死死盯着熊大石,他要是敢动自己母亲一根毛发的话,自己一定立马让他死在这车间。

    王大飞摩拳擦掌,继续道:“小子,我可是青云村的村长,和我说话得注意你的语气,不然一个不小心的话,我这兄弟手一抖,伤了你的老母亲那可就不好了。哈哈,我们还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要我放了她可以,你也知道我想要的东西。只要你将青云山的承包开发权给我,再当场给我磕三个响头认罪,说以后见了我就主动绕道避而远之,我就放了这老东西。”

    王大飞一脸得意之色看着李双喜,他相信,现在李双喜完全就是他手中的一个傀儡木偶,想要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

    听了王大飞的要求,李双喜自然不会接受,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可能给别人下跪,可现在王大飞拿陈香玉来做文章,李双喜也一时间没有了办法。

    见李双喜默不作声,王大飞脸色阴狠道:“小子,这么看来你是不答应咯?”

    熊大石见李双喜这副模样,手中的匕首也缓缓的贴近了陈香玉的脖颈。

    李双喜见了马上道:“青云山的开发权我可以给你,但是要我磕头认罪,我可不会答应!”

    “不答应?”王大飞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李双喜还敢说出不答应三个字,凶狠道:“石头,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