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琴的咆哮此时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几百号村民的目光也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她和赵水仙。

    李双喜叹了口气,手中锣鼓再次一敲,为自己证明道:“各位叔叔婶婶,你们现在也该清楚了吧,我说的破鞋是不是假的?我李双喜再次郑重的说一句,我们李家是绝对不会娶这破鞋的。”

    村民听后点头认同,同时也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王秀琴和赵水仙母女。

    “秀琴,你家女儿还真是把我们青云村的名声都给全毁了。”

    “哼,也不知道山柱知道后会怎么样?”

    “哎,人都不会做,看来这书也是白白读了。”

    “大家还是赶紧上山赚钱吧,在这里我觉得好恶心。”

    “没错,真是一双破鞋。”

    “还好双喜聪明,知道了这其中的一切,不然要是真娶了这破鞋,老李家的名声也得跟着被糟蹋了。”

    “走吧走吧,以后大家还是不要和她家有来往了。”

    一时间王秀琴母亲被几百号村民纷纷责骂,也难怪,人在做天在看,这恐怕就是所说的报应到了吧。

    赵水仙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根本没有想到今天会落到这样的一个场面,现在好了,两头都没戏了。

    “妈,现在怎么办?”

    王秀琴虽然一心护着自己的女儿,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有了办法,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别在被外人看笑话了。

    王秀琴拉着赵水仙,一句话也不说,从众多村民中间穿了过去,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两人走了之后,村民的骂声更是扩大了数倍。

    李双喜看了看凳子上坐着的母亲,淡淡笑道:“妈,现在你可以安心了,这就是所谓的报应,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陈香玉终于露出了笑容,点头回道:“双喜,快带着大家伙上山吧。”

    “恩恩,妈,你就安心的在家吧。”

    李双喜安顿好了自己的老妈,正准备出发青云山,远处一阵卡车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双喜踮起脚尖一看,几辆卡车已经来到了村口,李双喜知道一定是张大哥找来的施工队。

    “牛支书,看来今天我们就可以大兴宗祠了。”李双喜笑道。

    牛支书一听,整个人兴奋了起来,大兴宗祠可是他余生最大的心愿,道:“真,真的吗?”

    “走吧,大家都一起去村口看看。”

    李双喜大手一挥,带着几百号开荒大队走向了村口。

    李双喜带着村民来到了村口,几辆土黄色的卡车排成了一条小长龙,施工队的程队长从卡车上跳了下来,上前客气道:“双喜兄弟,我是海宁城施工队的程队长,张总叫我们一早来这青云村,听说你要修建宗祠?”

    李双喜点点头,十分满意道:“对,青云山的宗祠已经破旧不堪,我们这次打算好好的兴建修复。程队长,这次恐怕要辛苦你们施工队的兄弟了。”

    程队长一听连忙摆手道:“双喜兄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张总可是交待了,你是他过命的兄弟,一定要把你需要的给办好,修建个宗祠,这点小工程谈不上辛苦。”

    李双喜听后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抓了抓脑袋后道:“程队长,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你。”

    李双喜转身看了看几百号的村民,道:“各位,这是城里来的施工队,这次是来青云村帮我们大兴宗祠。”

    村民们听后全都一脸喜悦,牛支书更是激动得迈步上前,走到了程队长的身边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握向了程队长,感谢道:“程队长,我是青云村的牛支书,你们能来帮我们修建宗祠,真是太好了。”

    程队长和牛支书握着双手,笑道:“牛支书,别客气,走吧,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工吧。”

    “好好好!”

    施工队的卡车开向了青云山,李双喜带着村民们也都迈步前往了青云山。

    “双喜呀,你可真是太有本事了,这样的施工队都能请来。”牛支书一边走一边夸赞李双喜,竖起的大拇指就没有放下过。

    村民们也是一路夸赞了起来:“双喜,真没想到你如今这么的能耐,早知道就让我那女儿等着你,现在嫁给你好了。”

    “老马,你快拉倒吧,你家那女儿可比双喜大不少吧,再说现在连娃娃都生了。”

    “谁说的,女大三抱金砖,要不是她刚生了孩子,我还非得让她改嫁,哼。”

    “双喜才不会要改嫁的呢,我觉得我女儿还可以,虽然现在才读小学,但是只要双喜愿意,这门亲事我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你们快别胡说八道了,双喜现在这么有本事,会看上你们的女儿?”

    “嘿,看我不上我们家的,难道看上你家的?”

    “这也不是没可能,我家的女儿好歹现在也是在城里上班。”

    “你们别瞎说了,双喜现在的条件,估计已经找了一个城里的女孩了吧?是吧双喜?”

    “对对对,双喜肯定喜欢城里的姑娘。”

    面对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李双喜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过多久大家伙就来到了青云山脚下。

    海宁施工队的卡车早已经将施工材料下在了青云山脚下,看着那优质的钢材和一副大动工的势头,牛支书老泪都流了出来。

    李双喜安慰道:“牛叔,别哭别哭,今天我们大兴宗祠,是大喜的日子。”

    “对对对。”牛支书擦了擦沟壑纵横的面部道。

    这一天,施工队在牛支书的意见下开始动工修建宗祠,李双喜则是带着开荒大队开辟向了青云山的山顶。

    与此同时的青云村里,村霸王大飞坐在赵山柱家的沙发上,对面的王秀琴低着脑袋,一来气愤和不甘心,赵水仙已经回到了房间之中。

    “阿飞,对不起,没想到最后功亏一篑了。”王秀琴心有不甘道。

    王大飞和王秀琴两人其实是亲戚,也正是因为这点关系,所以王秀琴才会在村里肆无忌惮,谁都不怕。

    王大飞原本准备用连环计对付李双喜,今天一早王秀琴母女上门一哭二闹的事件就是他安排的,本打算让李双喜交出开发权的同时变成一个穷光蛋,可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个意外。

    王大飞虎目圆睁,咬牙道:“都是你那不成气的女儿啊,关键时候男朋友来了,草!”

    “阿飞,我也没想到,都怪我,没考虑周全。”王秀琴把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头上。

    熊大石一脸阴狠的来到了王大飞身前禀报道:“大飞哥,李双喜已经带着村民上了青云山,现在整个村子几乎空了,我们可以动手了。”

    王大飞听后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张狂道:“好!现在先去把李双喜的家给砸了,抓了他那老母亲,然后再去学校把她的妹妹也一起给我抓来,我一定要让那个小子知道敢得罪我的下场!”

    熊大石点头离开,王大飞看着对面的王秀琴,开口道:“算了算了,既然你那边不行,只能靠我了。”

    王秀琴听后咬牙切齿道:“阿飞,一定要让那个小子付出代价,不然以后我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了。”

    “哼!那是必须的!”王大飞怒道:“在青云村敢和我王大飞作对的,没有一个下场会好过。”

    这些年王大飞越做胆子越大,就连搞出人命他都已经开始无所畏惧了,如今受到了李双喜和牛支书的双重挑衅,更是红了眼,誓要让所有青云村的村民知道他的权威是谁都无法撼动的。

    此时的陈香玉正在屋子里面缝补着李双喜的衣服,虽然李双喜现在有了些钱,但是该节俭的地方还是得节俭,得把钱花在该用的地方上。

    就听院子外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陈香玉以为是李双喜回来,放下了手中的针线迎了出去。

    可来的并不是自己的儿子李双喜,而是保安队的几个家伙,陈香玉马上警惕道:“你们来我家里干什么?”

    “老东西,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儿子不是很嚣张很神气,连大飞哥都敢得罪吗?今天我们就要让他知道错字怎么写!”

    治安队的一个家伙凶神恶煞道,手掌直接抓向了陈香玉。

    陈香玉吓得连连后退了数步,惊恐道:“你们想要怎么样?”

    陈香玉没有想到,青天白日的治安队敢公然来家里面搞事情,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可胳膊都拧不过大腿,更何况陈香玉这么一个妇女,在治安队几个家伙的面前,根本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很快,陈香玉被抓住,直接从家中被掳走。

    距离青云村十多公里的县里有一所高中,李双喜的妹妹李思怡寄宿在那里上学,治安队的队长熊大石亲自带着一伙人前往那所高中。

    因为是寄宿学校的关系,熊大石冒充是李思怡的堂哥来接她回家,学校的保安便放熊大石的车子开了进去。

    距离中午下课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老师通知李思怡她的家人来了,李思怡一听,以为是自己妈妈和哥哥来看她,飞奔的出了教室来到教学楼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