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琴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今天来这里就是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李双喜,赵水仙也是故作出一副委屈的神色。

    “双喜,人家秀琴的女儿怎么是破鞋了?从小在村里都规规矩矩的,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

    “双喜,这我就得说你不是了,你都没和人家交往过,就说她是破鞋,恐怕多少有些不合道理吧。”

    开荒队的村民有些开口指责李双喜,有些小声的议论着,但大多村民都觉得李双喜的做法有些过分了。

    王秀琴和赵水仙母女两人对视了一眼,现在眼前村民完全就是站在她们一边,李双喜所说的只要她们顶死不认账,根本不用怕。

    李双喜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王秀琴母女两人故意的,可现在无奈于自己知道真相却没有证据。转念一想,自己单方面不同意,就不信王秀琴母女还能真把这退了的婚事给强行定了。

    不过李双喜还是想让大家都知道真相,费力解释道:“各位叔叔婶婶,这赵水仙在城里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已经和男朋友上了床,所以我才说她是破鞋。其次,我和我妈陈香玉前些天已经到山柱叔家把娃娃亲给退了,所以这门亲事根本就不存在。”

    “你血口喷人!”赵水仙厉声反驳道:“我在城里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根本就没有时间谈恋爱,你说我交男朋友我也就不说了,你居然过分到诬,诬陷我的清白。”

    李双喜的母亲陈香玉听后胸口一阵堵闷,这赵水仙可真是巧舌如簧,这黑白都完全被颠倒了。

    王秀琴紧接着道:“李双喜,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都说男人有了钱就会变,果然是真的。你就是想故意不认这门亲事,还在大家伙的面前诬陷了我女儿的清白,你这让她以后怎么在村里生活?”

    “我不管,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娶了我的女儿,你玷污了她的清白,你要是不娶的话她以后在村里都会抬不起头,我们老赵家的名声也都被你毁了。”

    王秀琴咄咄逼人,想尽了一切办法都要让自己女儿进了老李家的门,然后无厘头的得到一大笔丰厚的资产。

    这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开荒大队的村民也在不断的议论着,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不仅如此,整个青云村的村民也都凑向了李双喜家看热闹。

    “秀琴!”陈香玉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一只手捂着胸口,为自己的儿子感到不公道:“你们这,这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香玉嫂,瞧你这话说的。”王秀琴眼神阴狠的看向陈香玉,道:“你家的双喜悔婚在先,而且还当众诬陷我家水仙的清白之身,我这一肚子的委屈都没有地方去诉。”

    陈香玉听后气得不清,李双喜连忙搀扶住了自己的母亲,安抚道:“妈,你别生气,先喝点水,我是绝对不会娶这个破鞋的。”

    李双喜扶陈香玉坐到了院子前的凳子上,给她喝了一口井水,陈香玉胸闷堵塞这才缓解了一些。

    见李双喜默不作声,王秀琴更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不停的向周围的村民诉说‘委屈’,就是要借助着大伙的力量将这门亲事给敲定,赵水仙也是一脸委屈的模样在一旁配合着。

    李双喜起身,手中锣鼓一敲道:“你们这不要脸的母女二人,结婚可不是你硬逼就能成的,总之这门亲事我是不会认同的,破鞋终究是破鞋。各位村民,大家还是收拾一下准备前往青云山,一天三百还等着你们亲手赚取。”

    开荒大队和整个村的村民一听到钱,哪里还顾得上扯淡闲聊,全将摆放在地上的锄头等工具重新扛了起来,昨天开荒那气势又展现了出来。

    还有一些今天特地来加入开荒大军的村民听后迅速道:“双喜,今天还招人吗?我们也想要加入。”

    “当然,只要身体条件符合,都可以加入,先过来登记。”

    果然人都是现实的,谁都知道赚钱才是最重要的,王秀琴逼婚的议论一下被终止,大家都纷纷忙碌了起来。

    李双喜也不磨叽,登记完毕之后道:“叔叔婶婶,准备出发。”

    王秀琴没想到几百号村民突然就要走了,着急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难道就不替我们母女二人做主了吗?”

    “她婶子,你是村里的长辈,你倒是说句话呀?”

    村民们才没时间去理会王秀琴,大部分人直接不搭理她,可见平日里王秀琴在村里的人缘关系有多么的差。

    有些实在见不下去的开口道:“秀琴呀,你这婚事还是改天再说吧,我们可都要忙着去赚钱呢。”

    “秀琴,你快让开吧,别挡着我们上山赚钱。”

    王秀琴气得牙痒痒,见村民们已经都被金钱迷惑了双眼,一巴掌拍在了李双喜身前的桌子上,咆哮道:“李双喜!别以为诬陷完了我们母女就可以一走了之,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是不会走的。”

    李双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王秀琴,真想一巴掌直接呼在她的脸上,可还是强行忍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辆豪华轿车呼啸而来,村里那泥土路被带起了一道漫天尘烟,吸引了所有村民的目光。

    很快,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众人身前,不过车身已经厚厚的覆盖上了一层尘埃,看来不清洗一遍是不行的了。

    在村民们的瞩目之下,一个打扮帅气的男生从宝马上走了下来,看年龄和装扮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典型的富二代。

    “水仙!你还真的在这里,为什么这两天不接我电话?”

    白净男生犀利的目光直接看到了赵水仙,惊奇之后马上历声质问道。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水仙在城里交的男朋友,据说是某大官的儿子。

    赵水仙一下慌了神,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会找到村子里来。

    情急下的赵水仙直接否认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白净男生听后嘴角微微上扬,冷哼道:“你他妈的跟我装傻?前几天你在我胯下跪舔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认识?以为跟老子睡一晚就能轻松的拿几千块钱?你他妈的还没有那个姿色!”

    白净男生的脾气暴躁,见赵水仙装不认识自己,当即迈步上前指着赵水仙破口臭骂了起来。

    赵水仙满脸气愤,可她深知自己根本就不能得罪眼前的这个男生,只能继续装傻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侮辱我?”

    “不识好歹的臭女人!”

    白净男生被惹怒,根本不讲任何道理,反手一巴掌直接呼在了赵水仙的脸上,赵水仙一声惨叫在人群中发了出来,脸上五个指头印清晰可见,泪水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起了转。

    王秀琴彻底懵了,这男生是谁,居然敢当着她的面打她的宝贝女儿?

    回过神来的王秀琴狂奔上前,一把拽起了男生的衣领,咆哮道:“你这小兔崽子是谁,敢打我的女儿?老娘今天让你出不了青云村!”

    面对王秀琴的咆哮怒吼,白净男生一副狂妄的模样继续道:“你女儿拿了老子八千块钱,现在装不认识我,你说该不该打?还有麻烦你放开你的脏手,在这吓唬谁呢?我老爸可是城里的大官,出不了这村子?我一个电话分分钟灭了你!”

    俗话说的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王秀琴在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生面前,气势一下怂了许多,手臂也缓缓松了开来。

    白净男生一扯,摆脱了王秀琴,看向了赵水仙,怒骂道:“赵水仙你这个贱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玩过的一件东西,老子不要了。”

    被打了一巴掌的赵水仙听后立马快步上前,拉着男生的手臂道:“阿华,我错了,你不要抛弃我,再给我一个机会,求求你了!”

    此话一出,一阵哗然,村民们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纷纷议论起来。

    叫阿华的男生并不领情,一把甩开了赵水仙,道:“给我滚,八千块算老子赏你这贱人的,以后别让我看见你,真是恶心。”

    赵水仙还不肯放弃,从口袋里面将用了还剩下的几千块钱拿了出来,哭泣道:“阿华,钱还你,我不是想要你的钱,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求求你不要抛弃我,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双喜看着此时已经卑贱到了极点的赵水仙,庆幸道:“还真是老天开眼,要不是上天派来了这阿华,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摆脱这婊子。”

    已经下定了决心的阿华不为所动,冷眼看了看赵水仙,不屑道:“真心?像你这样的骚浪贱,老子玩的够多了,还和我谈什么真心,拜拜!”

    阿华转身上了宝马,一脚油门轰出,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看着那下去没有多久的尘土再次飞扬而起,王秀琴怒骂道:“王八蛋!老娘的女儿也是你能玩弄的,有钱了不起啊!别让老娘再见到你,不然我非活剥了你的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