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香玉心地慈祥,想着吴婶一个人将王浩拉扯大也不容易,她的身上多少也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于是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道:“双喜,要不让王浩从城里回来跟着你干?我可听新闻上说了,现在大学生毕业找工作十分不容易,好多大学生毕业相当于失业。”

    吴婶虽然听不惯这样的话语,此时也只能忍耐着,笑道:“对对对,双喜,只要你同意,我马上让王浩从城里回来,保证明天一早就能跟你赚钱,”

    李双喜根本不为所动,直接历声拒绝道:“吴婶,找我妈是没有用的,我是不会同意的。”

    “王浩人品有问题,谁来说都是一回事。”

    李双喜坚决的态度让吴婶忍无可忍,脸色一变怒骂道:“你这小兔崽子,你人品才有问题呢,我家小浩那么优秀,根本就是你没有办法比的!别以为有了几个臭钱就能胡乱的放屁。”

    吴婶不依不饶,一边转身离开一边骂道:“还真是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儿子,你们等着吧,我家小浩总有一天会超过这小兔崽的。”

    原本想要帮吴婶的陈香玉听后十分无语,道:“他吴婶,你这怎么骂人呢?”

    李双喜连忙安慰自己的母亲道:“妈,她就是属狗的,你别和她一般见识,现在算是看清楚她的面目了吧?走了,吃饭吃饭,没必要和一只狗生气。”

    李双喜才没功夫和吴婶扯淡,自己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今天得罪了村霸王大飞,对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吃完晚饭,李双喜给张达康打了一个电话,道:“张哥,我想修建一下我们村里的宗祠,过两天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个施工队过来?”

    张达康是地产界的大佬,关系和人脉自然遍布整个海宁,听后马上回道:“没问题。双喜,你这回村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双喜将这两天的情况和自己近期的打算通通告诉了张达康,张达康听后兴奋道:“双喜,张哥支持你,只要你的药材能够达到量产,青云村致富那绝对没有问题。”

    “恩恩,张哥,我还遇到了一个事,我们村里有一个村霸和治安队,恐怕会遇到一点麻烦。”

    张达康一听,马上道:“双喜,你放开手脚的干,什么村霸治安队,他们要是敢动你,我和鹏局两人直接剿灭了他们!”

    张达康一点都不含糊,谁要是动了李双喜一根汗毛,他绝对是睚眦必报。

    李双喜一脸欣慰,道:“好咧张哥,我一定会尽快种植出药材,让大批量的丹药进入海宁市场。”

    挂断了电话,李双喜打算继续炼制催长液,只要青云山一开发好,这东西到时候得大批量的用上,必须先要准备充足。

    这一夜,治安队的家伙纷纷盯上了李双喜家和牛支书,等待着命令,只要王大飞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开始搞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不知道是谁家的鸡才刚刚打完了鸣,李双喜便翻身下了床,洗漱完毕之后准备大干一天。

    陈香玉看着自己儿子如此勤奋,欣慰道:“清扬,我们的儿子可算是长大了,你看到一定也会高兴的。”

    早晨八点还不到,昨天开荒大队的村民纷纷来到了李双喜家门口,相比昨天,今天来的村民更多了一些,想必开荒大队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

    李双喜看了看家门前的村民,初步估算了一下,自己这一天的开支怕是已经达到了十万块。

    陈香玉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也事担忧道:“双喜,你这一天就那么多的钱花出去,到时候能赚回来吗?”

    “妈,有舍才有得,你就在家帮我准备好钱吧。”

    李双喜刚迈出了院子门,村民们纷纷凑了上来,李双喜眼前一亮,王秀琴带着赵水仙也出现在了人群之中。

    “她们来干什么?”李双喜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道。

    开荒大队的事昨天已经传遍了整个青云村,王秀琴算是知道了,李双喜根本就不是一个穷小子,能承包了三年的青云山,每天花出十万块的工钱,绝对就是她一直等待的金龟婿。

    所以,经过了一晚上的考虑,决定今天带着女儿赵水仙来把之前定的亲事给重新确定,她相信,在那么多村民的面前,李双喜绝对不会不给她面子,到时候自己女儿一定会嫁进李双喜家。

    只要女儿嫁进了李双喜的家中,以后李双喜所有的财产一半都是她的。

    赵水仙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是十分意外,根本就没有想到李双喜那天故意隐藏着自己的身家,早知道那天直接答应下来,现在自己都已经过上了抱着钱睡觉的日子了。

    不过赵水仙一脸无所谓,她相信李双喜一定会臣服在她的肉体之下,只要她能够和李双喜发生点什么,凭借这几年在城里和男生有过的丰富实战经验,足以让李双喜为自己倾倒。

    “香玉嫂!”

    王秀琴一脸笑容,扭着身子不安好心的走向了陈香玉。

    陈香玉并没有多想,回道:“秀琴,怎么一大早就带着水仙过来了?”

    赵水仙看着陈香玉,心中冷哼道:“还不是为了钱,不然谁愿意来你家。”

    李双喜目光直视着赵水仙,赵水仙注意到之后故作娇媚,柔声道:“双喜哥,你今天怎么那么帅?”

    不止是李双喜,周围村民听后纷纷鸡皮疙瘩都布满了全身。

    赵水仙今天出门特地打扮了一番,穿着露脐装和运动短裤,身上喷了喷香水,满身骚香。

    赵水仙走到了李双喜的身前,故意凑近了一些,眼神对着李双喜狠狠地放了一波电。

    王秀琴捂着嘴巴哈哈一笑,道:“香玉嫂,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这一大早的上门来,还不是为了我们两家孩子的终身大事吗?”

    “你看你家双喜有钱又能干,我家水仙美若天仙,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之前山柱和你家老李也都为他们订下了婚事,你不会是忘了吧?”

    李双喜听后冷冷一笑,比吴婶还要厚颜无耻的人算是找到了,就是这王秀琴。

    那天都已经在她家退了婚,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好意思带着女儿找上门来。

    陈香玉一听,有些发懵道:“秀琴,那,那天不是……”

    王秀琴口齿伶俐,抢先一步道:“那天不是我们家里有事嘛,所以今天我特地带着女儿水仙过来,就是想要当着大家伙的面,把两人的事给敲定了。”

    王秀琴不给陈香玉和李双喜考虑的时间,看了看身后的众多村民,高呼道:“父老乡亲们,双喜和水仙两人从小就被定下了娃娃亲,如今两人也都长大,你们说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好日子把这婚事给办了呀?”

    “呦,这两人还定过娃娃亲啊?那可得抓紧把婚事办了,这可是青云传下来的规矩。”

    最前面的村民朱嫂马上响应道。

    王秀琴听后心里一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了看陈香玉道:“香玉嫂,我们老赵家没有问题了,现在就看你们老李家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陈香玉不知道此时自己到底应该同意呢还是拒绝,不过看眼前这个阵势,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香玉嫂,这两人年纪都差不多了,女方家也主动上门来了,你还犹豫什么,快点同意了吧。”

    “对呀,大家伙可都是见证人,双喜现在又那么的有钱,可得发我们红包哦。”

    有些村民已经开始忍不住的抢先发言道。

    赵水仙看着身前的李双喜,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得意,似乎在说:“你那天不是说不要我这双破鞋吗?现在怎么样,你不要也得要,我就看着你被打脸,哼哼。”

    陈香玉看了看李双喜,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双喜,这……”

    李双喜微微一笑,道:“妈,我的婚姻大事交给我来吧。”

    李双喜看了看王秀琴和赵水仙,又看了看自家门前的村民,手中的锣鼓一敲,提高了声音道:“我拒绝,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王秀琴脸色大变,这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居然敢当着所有的人说这样的话,简直一点都不给她面子。

    陈香玉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儿子会如此的决绝。

    开荒大队的村民们更是大眼瞪小眼,纷纷议论了起来。

    赵水仙被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给拒绝了,气愤不已咬牙道:“你说什么?”

    李双喜面不改色,直视着眼前的赵水仙大声道:“我说我不同意,我李双喜不穿破鞋。”

    “破鞋?”

    李双喜一句话说了出来,更像是一枚重磅的炸弹,在村民之中爆炸了开。

    王秀琴护女心切,上前争辩道:“你这臭小子,你说谁是破鞋,老娘把含辛茹苦的女儿嫁给你,你居然这样骂她?”

    王秀琴脸色一翻,故作委屈的看向了几百号村民,道:“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来评评理,我家的女儿到底是哪里不好,这臭小子居然如此的侮辱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