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和牛支书带着开荒大军重新扛起了锄头,大展拳脚的开辟起了青云山。

    村霸王大飞带着治安队回到了青云村,村长的办公室里,王大飞愤怒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顿时木屑横飞。

    “他妈的这群刁民,还真是要造反!石头,你马上让兄弟几个把那叫什么李双喜的查清楚,我要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王大飞交代道。

    王大飞脑海之中此时全都是李双喜和牛支书的影子,牛支书家里上无老人下无妻儿,就只剩一把老骨头,谁都知道,而对于李双喜王大飞则是一无所知。

    熊大石交待给了手下之后问道:“大飞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王大飞在房屋之中来回走动,脸色不停变换,许久之后才开口道:“那小子以为拿下了青云山的开发权就没事了?从现在开始,我要治安队无时无刻去他家骚扰。”

    “大飞哥,可那个小子身手不错,我怕兄弟们有些不是对手。”熊大石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怕尼玛,治安队三四十人,别告诉我说连这么一个小子都对付不了,那我养你们有什么用?”王大飞立马怒斥道:“这个小子家里一定有亲人,趁其不备,对他的亲人下手也不失为一条好计策!”

    熊大石马上明白了过来,道:“好的,大飞哥。”

    熊大石离开了房屋,王大飞一个人坐了下来,拉开了身前办公桌的抽屉,一把黑色的手枪出现在了他的双眼之中。

    “臭小子,敢和老子作对,如果到了必要的时刻,我一定用这把枪毙了你!”王大飞心中暗道。

    抽屉里的手枪是海宁市公安局派发给王大飞的,因为海宁市到青云村的道路崎岖坎坷,附近又没有警方的力量,遇到紧急的情况警方根本就赶不过来,所以警方同意王大飞私自成立一个治安队,以此同时还批了三枚子弹给他。

    王大飞之所以敢这么的肆无忌惮,正是因为手中有着这秘密武器,谁要是敢和他作对,手枪就是他的王牌。

    没过多久,熊大石又回到了房屋之中,手中拿着关于李双喜的一些资料。

    “大飞哥,这是那个小子的资料,你看下。”熊大石将资料递给了王大飞。

    村霸王大飞看后又是虎躯一震,一个巴掌直接拍打在了桌子上,道:“他妈的还是一个得了脑瘤的二五仔!没有任何的背景也敢跳出来和老子作对,看来还真是活腻了!”

    熊大石也简单的看了李双喜的资料,试探性的问道:“大飞哥,要不要从他的妹妹下手?”

    王大飞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阴狠,邪笑道:“石头,你他妈的还真是残忍,这么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不过我喜欢!”

    “这样,我们这次给那小子来一个连环计,一边设计陷害他,一边从她的老妈和妹妹下手,逼那个小子交出青云山的承包开发权,到时候看那个小子还不跪在我的面前给我磕头认罪,哈哈!”

    “是!”

    熊大石同样一脸的阴狠,挡人财路,只有死一个下场。

    ……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夕阳西下,李双喜带着开荒大军回到了村子里。

    经过了一天的忙活,青云山一半的杂草都已经被除去,相信用不几天,重新规整一番,就可以开始药材的种植了。

    “叔叔婶婶们,大家都先到我家去,我给大家算今天的工钱。”李双喜扛着锄头高兴道。

    开荒大队的村民们一听发工钱,一个个满脸笑容,一天的疲倦也都全然消失。

    “双喜呀,你这开完了山还用我们吗?会不会过两天我们这开荒大军就解散了?”

    “对呀双喜,这一天三百的活还能干多久?”

    村民们可不想就这么好的事这么几天就没有了,都想一直的干下去。

    李双喜想了想,回道:“叔叔婶婶,你们都别急,这青云山开发了出来,我还得种植药材,大家是不会没有钱赚的,只要大家都卖力的干活,我保证你们都能致富!”

    “种植药材?双喜呀,你承包了青云山就是为了种植药材?”

    “怎么听上去好像不赚钱呀,而且要是遇上干旱、洪涝老天不帮忙的情况,那岂不是会亏损的很惨?”

    李双喜真是无语,这些村民就不能期盼风调雨顺吗,要是真遇上了那些天灾,他们也会没有钱赚的。

    面对众人的纷纷疑问,李双喜也只能耐心的回道:“各位你们请放心,我这次从城里回来,其实就是想要带动青云村的经济发展,对你们来说,种植药材可能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在我的手中,药材就是宝贝就是钱,过两天我还会请到一个有多年经验的老中医来村里做指导,各位只要好好干活,都能赚到不少钱。”

    李双喜说了一大堆,有的人听懂了,有的人听懂一些,但是大家明白一点,赚钱的道路还很漫长。

    回到了李双喜的家,开荒大军自觉的排成了长队,李双喜拿出了包,开始发放每个村民的酬劳。

    当那一张一张的百元钞票到手,村民一个个乐开了花,这绝对是真的华夏币。

    就连最后加入了到了开荒大军的吴婶,也从李双喜的手中拿到三百块。看着那崭新的几百块钱,吴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怀中,身怕它褶皱一点。

    李双喜发完了当日的工资,道:“各位叔叔婶婶,明天八点,我们还是在这里集合,要赚钱的记得准时来。”

    “当然准时来,放着大钱不赚,我们可不傻!”

    “明早八点,我们一定准时到你家门口。”

    村民们喜悦的回了各自的家中,李双喜将三百块递给牛支书,道:“牛叔,这是你今天的酬劳。”

    牛支书摆了摆手,拒绝道:“双喜呀,这钱我不要。只要你能大兴宗祠,我所做的一切就都值了。我孤身一个人,要这钱也没有什么用,你还是留着好好的开发青云山吧,让祖先们都看见,我们青云村的后代都没有背弃他们。”

    “可是牛叔,你这都一把年纪了,辛苦这么一天,你要是不收下这钱,我心里会不安的。”

    “双喜,牛叔能看到你这么的有出息已经知足了,我一把老骨头了,要这钱也没有花的地方,你还是好好留着吧。”

    牛支书硬是不要李双喜的工钱,无奈之下李双喜只能收起来,等到了一定的时候再给牛支书。

    送走了牛支书,陈香玉从屋子里出了来,满脸笑容道:“双喜,快准备准备吃饭了。”

    李双喜这才刚转身,吴婶挡在了李双喜的身前,可把李双喜吓了一跳。

    吴婶一改之前说话刻薄的语气,脸上挂着之前没有见过的笑容,道:“双喜呀,没想到你还真是在城里混出本事来了,你看你一天这么的累,要负责开荒青云山不说,还要负责给村民们发放工钱,可真是太辛苦了。”

    李双喜和陈香玉对视了一眼,第一感觉就是吴婶是不是吃错药了。

    不过李双喜知道事出无常必有妖,吴连英这人一向的尖酸刻薄,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

    李双喜也不会忘记,上一次吴连英是怎么诬陷和语言上损毁自己的,虽然自己制造出了‘麦田怪圈’报复她,但好像最后适得其反还让她赚了一笔钱。

    “吴婶,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用和我套近乎。”李双喜直接开口道。

    吴婶呵呵笑了起来,道:“双喜呀,那我可就直说了,其,其实我是想让小浩来跟着你干。你看你现在那么有出息,一天开出的工钱都将近十万块了,可小浩现在还一天只会伸手向家里面要钱,真是急死我了。你两以前不都是同学,关系又不错,都是自家兄弟嘛,所以能不能让小浩来跟着你喝口汤?每天帮你发发工钱,打打下手?”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吴连英,这个中年妇女还真是厚颜无耻到了一定的地步,自己没有钱的时候就会各种打击和嘲讽,处处刁难;现在看自己有钱了,立马巴结了上来,还想让自己的儿子王浩来掌控自己的财政大权,真是痴心妄想。

    李双喜直接拒绝道:“吴婶,王浩还在城里读着大学,我想他现在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而且,我一个人很轻松,不用谁来帮我打下手,如果实在需要的话,我还有我妈,把钱交在她手上我更放心。”

    吴婶听了李双喜的回答之后脸色差到了极点,就差直接破口大骂了,可是为了儿子王浩,吴婶强行将火气压了下来,尖锐的目光看向了陈香玉。

    “香玉,你看双喜这话说的,摆明说对我家小浩不放心嘛,他们两人都那么多年的同学,兄弟感情也深,小浩怎么会私自动他的钱呢?香玉呀,要不你和双喜说说,让小浩跟着他干喝点汤吧,小浩这城里读大学用了不少钱,要是不赚回来,我们家这日子可就没有办法过了。”吴婶将陈香玉做出了突破口,死脸厚皮都想要搭上这一条赚钱的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