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儿子李双喜要将整个的青云山包下来?陈香玉听到这话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一会,重新捡起了地上的蔬菜,开口道:“双喜,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怎么这大中午的就开始说起了胡话?”

    李双喜见母亲不相信自己,于是走进了房间,将十万的现金取了出来,道:“妈,我没有说胡话,我真的打算将青云山给承包下来。”

    陈香玉扭头,当看到了眼前那粉嫩的钞票目光彻底的呆滞了。

    “这,这,双喜,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陈香玉声音微微颤抖,语音都组织不通畅道。

    不过陈香玉回过神来,脸色立马紧张了起来,道:“双喜,你不会是去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了吧?妈可从小就告诉你,这不干不净的钱是不能赚的!你快,快把这些钱送回去!”

    陈香玉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钱,儿子李双喜虽然在城里打工,但也不可能短短的时间内就赚到这么多的钱呀,所以她认为这钱来历不清、不干不净。

    李双喜平静的解释道:“妈!这是我靠双手赚来的钱,你让我还去哪里?我这一段时间在城里一边送快递一边将自己摸索着用药材制作丹药,没想到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赚到了很多钱。”

    “药材做丹药?真的吗?”陈香玉半信半疑道。

    “当然是真的。”李双喜继续解释道:“妈,我这次完全是因祸得福,不知不觉脑袋不疼了,还自己制作丹药卖了钱,可以说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其实我这次回到青云村,就是想要将我的丹药生意做大,咱们青云山不是一直都荒废着吗?要是我承包下来种植药材的话,我想一定会改变我们家的家庭状况。”

    陈香玉脑子根本不够转,已经听得云里雾里,承包青云山,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呀。

    “双喜,真的行吗?”陈香玉道:“双喜,你有这么多的钱今天早上为什么不拿出提亲?”

    “妈,那娃娃亲都过了十多年,还能算数吗?你今天早上也看到了吧,山柱叔家的那女儿是什么货色你还不知道?我是不会去找一只破鞋的。”李双喜道:“放心吧,我说过了,一定会给您找一个孝顺的媳妇回来,只是现在我需要先赚钱,所以暂时不考虑这些。”

    李双喜的一番解释陈香玉多少总算听进了一些,将话题转移到了承包青云山上,道:“双喜啊,你说你要承包整个青云山,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些年你也知道,村长王大飞简直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要从他的手中得到青云山的开发权,眼前这些钱怕是太少了。”

    青云村的村长王大飞这些年借助着村长这个职位,胃口一点一点变大,不仅仅将一些上面拨下来的钱收入到了自己的囊中,而且还在青云村中组建了一支治安队,开始为非作歹,渐渐的已经成乐青云村的村霸。

    村民法律意识淡薄,面对这样的一个恶人,纷纷只能避而远之,根本不知道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据说王大飞有一次看上了哪家的闺女,硬是不择手段的将那贫苦人家的闺女给糟蹋了,最后用了点钱将这事活生生的压了下去。

    李双喜自然也知道王大飞的恶行,可自己之前一直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就能听听就过去了,毕竟王大飞没有将魔爪伸到自己的家中。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李双喜成为了修炼者,自然不惧怕王大飞。

    李双喜笑了笑,道:“妈,我知道没那么简单,但是什么事情都要尝试一下,如果不尝试,这点钱依旧是这点钱,不会变多。妹妹和家里都需要钱,所以我必须要开发青云山。”

    “我现在先去找牛支书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直接就和牛支书签订承包协议。”

    “妈,中午饭你就自己吃吧,我现在就去了。”

    陈香玉一愣,连忙道:“双喜,你这饭都不吃了?”

    李双喜已经一溜烟的前往了牛支书的家里,途径了吴婶家的麦田,李双喜看了看,已经恢复到和之前一样了。

    身材显得消瘦的牛支书吃完了午饭,一个人在院子门前坐着,一身朴素的装扮手中拿着水烟筒正在吸。他有个习惯,饭后来两口,赛过活神仙。

    “牛支书,我找你有些事。”看着牛支书那一脸享受的模样,李双喜一脸笑容上前道。

    “咦,这不是双喜吗?”

    牛支书自然也知道李双喜,前一段时间他的事情在村子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

    “双喜,你不是回城里打工去了吗?怎么会有时间来找牛叔?”

    李双喜知道牛支书就好一口烟,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了一包城里买的烟,客气道:“我回来一段时间,牛叔,来抽一根这好烟!”

    说话间,李双喜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递给了牛支书。

    牛支书一看自然知道是城里的烟,连忙接了过来,将水烟筒中的那支旱烟换了,道:“呦,好烟呀!”

    牛支书一连吸了几口,感慨道:“城里的烟果然就是不一样,这味道,杠杠的!”

    “牛叔,这城里的烟还不是用村子里的烟草制造的,其实也都是咱们自己种出来的。”李双喜道。

    “没办法,我们村子里又不能自己卷烟,技术没有城里工厂的强。”牛支书随便扯了几句,问道:“双喜,你刚才说找我有事,怎么了?是不是你的病情严重了?”

    牛支书并不知道李双喜的病情已经好了,此时还以为李双喜来借钱了。

    “牛叔,我的病已经好了,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和牛叔你商量。”李双喜回道。

    “好了?我的乖乖,还真是老天有眼!”牛支书一脸惊讶,又是猛抽了几口后道:“什么重要的事?”

    “我想承包开发青云山。”李双喜直奔主题道。

    牛支书一听,手中的水烟筒差点没有拿稳,直接被一口烟呛到咳嗽了起来。

    牛支书咳嗽了一阵,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李双喜,道:“双喜呀,你这不会是大中午的就来拿你牛叔开玩笑吧,承包开发青云山,那没有几十万块大洋是搞不下的,你有那么多钱那?”

    很显然,李双喜在青云村里对着所有人说这话,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李双喜也不废话,将装着十万块现金的包打了开来,放到牛支书身前道:“牛叔,我和你说认真的。”

    牛支书看了看眼前的包,整个人一下就愣在了原地,手中的水烟筒落在了地上,不过牛支书也懒得理会水烟筒,双眼发直的盯着李双喜包里那粉色的一片,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莫过于此了。

    李双喜将包拉了起来,地上的水烟筒拾起,重新给牛支书点了一根烟,递过去道:“牛叔,抽两口缓缓,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要承包开发青云山。”

    牛支书此时也缓过神来,将李双喜拉了坐到自己身边,低声问道:“双喜,你这么多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在城里买彩票中了一等奖?”

    李双喜差点没晕死,这怎么和买彩票联系上了,于是解释道:“牛叔,我这可都是自己用双手赚来的血汗钱。”

    “牛叔,钱我是有的,我们还是来谈一谈这承包开发青云山的事吧。”

    牛支书淡淡吐出了一个烟圈,有些无奈的回道:“双喜呀,不瞒你说,这件事我恐怕还真是做不了主。”

    “为什么?”

    牛支书也不觉得丢人或者无能,将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双喜:“双喜,虽然你牛叔我名义上是青云村的村支书,可现在已经完全就是一个名义的虚壳子了。村长王大飞你也知道,他的野心和贪欲实在太强,这些年利用着村长的职务,一点一点将我的权利夺走,直到今日,我也不过是一个挂牌村支书而已。”

    “而且现在我能做的一些事,都需要经过村长王大飞的同意,所以,承包青云山的事,恐怕我无权做主啊。”

    李双喜来的时候已经多多少少的料想到了现在的情况,可没想到这牛支书如此的惨淡,而且好像连一点抗争的血性都没有了。

    真要让李双喜去找村长王大飞的话,恐怕承包开发青云山的事就彻底黄了。

    李双喜不放弃继续说服牛支书道:“牛叔,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的,青云山如果得到了开发,对整个青云村来说绝对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到时候王大飞的村长地位都会因此受到了动摇,大家都支持你的话,一定可以重新将权利掌控在自己手中。”

    牛支书吸着香烟,道:“不可不可,村霸王大飞现在已经在村长这个位置上盘踞了很多年,每次选举村长他都有众多的村民支持,我根本是斗不过他的。要是我擅自将青云山承包给你的话,我这一把老骨头恐怕都保不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