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既然你都听见了,你说吧,我实在是讲不出口。”赵山柱此时又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其实赵山柱从心里讲,也希望把女儿嫁给李双喜,报了当年的恩情。

    现在这赵水仙的意见,就代表着赵山柱他们一家的意见,陈香玉也是紧张的看着赵水仙,看看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赵水仙双眸之中泛着精光,打量着李双喜母女二人。

    这两人身上一身旧衣服,一看就是穿了多少年的,这加起来估计还不如自己一双打勾勾的鞋子贵,就凭他们也想娶自己,真是白日做梦。

    “我说,就是他要娶我?”赵水仙抬手指着李双喜,锋芒逼人的说道。

    陈香玉连忙点头,道:“水仙,他就是你双喜哥啊,你们小时候一起玩的,你忘记了?”

    赵水仙鼻子一抽,冷嘲热讽的说道:“还双喜哥,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实话告诉你们,要娶我,没门。”

    “为……为什么?”听到这个结果,陈香玉彻底慌了,赵水仙不同意,岂不是代表这门婚事就要这么吹了。

    “他一个穷小子,连大学都没有读过,一个月才赚多少钱,估计连我这身衣服都买不起,凭什么能娶我,而且,就你们送的这些东西,加起来不超过五百块吧,我一双鞋子就比这些东西还贵。”

    说着,赵水仙翘起了二郎腿,一脸不屑。

    李双喜眉头紧皱,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俩都是一毛一样的,幸好自己还没有被拖下水啊。

    听说这赵水仙在城里,也不过是读了个二流的大专,变化可真大。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他爸是城里的大官,就只有他那样的身份,才配得上我,对了,你不过是个吊丝而已。”赵水仙高傲的向一只孔雀,觉得自己全身都是富贵华美的羽毛。

    李双喜只觉得可笑,这赵水仙也太不知羞耻了吧,即便是已经有了男朋友也没有必要这么的嘚瑟吧,毕竟那只是男朋友又不是老公。

    “能不能再考虑考虑,山柱兄弟,毕竟咱们……”现在农村里结婚多难不用说了,姑娘颜值高点的,全都往城里跑了,陈香玉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李双喜给打断了。

    “听了半天,我才听明白,原来我妈是要来提亲的啊。”李双喜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淡淡的说道。

    陈香玉一愣,来提亲不是早就告诉过他了吗?难道这孩子是怎么了!

    “装傻是吧?哼,拿着东西走吧,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赵水仙双眼瞪着李双喜,凌厉道。

    李双喜笑道:“可我还没说呢,其实买这些东西不用用来提亲的,而是我用来退婚的!”

    他这话一出,客厅之中的众人大惊失色,他是来退婚的?!

    此时,连陈香玉都觉得好像有点晕晕的。

    “你退婚,还居然敢来退婚?!”王秀琴脸上带着怒意,这穷小子来自己家里退婚,要是传出去,岂不是代表着自己女儿没人要,天大的笑话。

    “没错没错,秀琴婶,真是不好意思了。”

    “哼,你个小杂碎,你倒是说说,怎么就成你来退婚了!”王秀琴嘴里一点也不积德,怒气冲冲的骂道。

    李双喜眉毛一挑,嘴角上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语重心长的道:“秀琴婶子啊,你看看你女儿,眼角都开了,坐姿也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早就是不是什么好人了,谁知道在城里都干了些什么勾当,我可不想捡别人的破鞋,说不定还很多人穿过呢。”

    “你……”赵水仙听到这话,怒不可遏,一脸怒红的颜色,怒斥道:“李双喜!我做什么要你管,你嘴巴放干净点!”

    李双喜道:“我并不打算管啊,所以才来退婚的。”

    赵水仙羞愤的跺了跺脚,指着李双喜,怒道:“本姑娘就算是已经跟人上床了又怎么样,也不会嫁给你,死心吧!”

    “那可就谢谢了。”李双喜一脸笑意,抱着手拱拳道。

    赵水仙说完之后,立刻捂住了嘴,脸色一变,没想到自己被激怒了以后,居然说出这种话来,这不等于间接承认了吗?

    赵山柱却是脸色一变,叫道:“水仙,这、这是真的吗?”

    农村里面,对这方面还是比较看重的,没结婚之前就发生那种事,传出去会被很多人看不起的。

    不过这赵水仙在城里那么多年,在那灯红酒绿的都市之中,早就不在乎这些了。

    “那又怎么了,他是真心喜欢我的,而且我不和他上床,怎么成为他女朋友。”

    赵水仙抱着手,索性无所谓的说道:“爸,这些事情你别管我。”

    啪!

    暴怒的赵山柱,直接一巴掌打到了赵水仙的脸上,手不停的颤抖着,指着赵水仙大骂道:“你你你,你气死我了,怪不得一直让我推掉婚事,原来你……你……”

    说着,赵山柱看了看左右,顺手就抄起了桌上的水杯,就准备砸过去。

    “你疯啦,她是你女儿,怎么帮着一个外人。”王秀琴眼见情况不对,闪身挡在了赵水仙身前,骂道。

    “她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一个女孩子,说出这种话来,你给我让开,我不能由着你们母女两个,败坏了老赵家的名声。”赵山柱紧紧的握着水杯,大叫道。

    “哟,你敢就来呀,你老赵家,能有什么名声?”王秀琴阴阳怪气毫不退让的叫喊道:“赵山柱,老娘今天还就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敢打我的女儿?”

    李双喜这时候,拿着那香烟和茶叶,走了过去,那留给儿媳妇的玉镯却是被他收了起来。

    “山柱叔,你别生气,这城里人比较开放,我也是知道的,放心,这事情我不会向外说的,这些东西你们收下,就当是我退婚赔礼道歉了。”李双喜装出一脸真诚的样子,道。

    “妈,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吧,这别人家的家事,咱们还是不要参与。”

    陈香玉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况之中回过神来,就被李双喜拉着浑浑噩噩的走出了房门。

    “你这婆娘给我让开,我今天就要打死她。”

    “爸,这又怎么了,人家是局长的儿子,能看上我已经是祖坟烧高香了,你居然为了一个臭小子打我,我告诉你,这局长儿子之前,我还跟人好过!”

    “闭嘴,祖宗要知道不被你气的跳出来。”

    …………

    出门之后,赵山柱家里还传来这一家三口的吵闹之声,李双喜却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挺好的。

    回到家中,陈香玉却是闷闷不乐,整个人一句话都不说。

    李双喜上前安慰道:“妈,这事情你就别再想了。”

    “可是以后你怎么办,现在彩礼钱越来越贵,我真担心。”陈香玉听着那天价的彩礼钱,一阵无力感由心而生,而且之前为了给李双喜治病,家里都还欠着外面好大一笔钱。

    这婚事是李清扬在的时候就安排好的,现在居然是这么个结果,让她感觉心力交瘁,无比失落。

    “放心吧,妈,以后我一定娶个漂亮的媳妇回来伺候你,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

    “这孩子,瞎说什么,你能娶到一个就不错了。”陈香玉责怪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忧愁显然还没散去。

    “妈,大丈夫何患无妻,结婚的事情你不用再考虑了,时候到了,我自然会解决好。”李双喜道。

    “那只好先这样了。”

    陈香玉好像觉得有些疲累,回到房间之中去休息了,李双喜见母亲心情不好,也并没有将自己已经在外面大赚了一笔的事情说出来。

    李双喜离开了家门,打算到青云山去查看一番,周围的田地昨天回来的时候他仔细看过了,虽然也可以种植药材,但毕竟那是农田都种植着庄稼,想要一下变成药田恐怕村里的人都不会答应。

    而青云山不同,本身就没有得到开发,只要找到村长或者村支书签订合约,就可以全都包下来,到时候想怎么种植,那都是李双喜的事了。

    青云山中还有一个青云村的宗祠,那是青云村落座在这片土地的时候就修建而成的,李双喜很快已经来到了半山腰的宗祠前,不过这宗祠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破旧不堪。

    李双喜看着眼前的宗祠摇了摇头,叹息道:“现在有些村民致富了,可没有一个记得这里,宗祠如今这个样子,怎么能够给青云村带来更大的财富。”

    李双喜在青云山上待了几个小时,将整个山体的土质、地形都研究了一番,随后回到了家中。

    中午十分,陈香玉也从房间中出来开始忙活午饭,不过显然还对早晨退婚的事耿耿于怀,脸色不是很好。

    李双喜看后,安慰道:“妈,你别难过了,告诉你一个消息,我打算将青云山给承包下来,然后种植药材!”

    陈香玉正在捡菜,一听到李双喜说这样的话,手中的蔬菜一下落到了地上,惊讶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儿子,道:“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