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怎么回事!”李双喜大惊,这是什么鬼,自己昨晚修炼完之后,便睡着了觉,什么也没有做啊。

    以前李双喜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那是服用了培元丹之后才会出现的,自己身体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绝对是第一次。

    “双喜,你怎么那么慢啊!”外面的陈香玉看到李双喜还没有出来,在那里拍门催促道。

    “来了来了。”李双喜随意的套上衣服,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陈香玉捂着鼻子,皱着眉头道:“双喜,你干什么了,那么臭。”

    “没啥,我去冲个澡,最近几天都没洗澡。”李双喜加快了脚步,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洗澡也不应该这么臭啊,你故意的吧!”

    陈香玉以为李双喜是不想去提亲,所以才故意把自己弄了这么的臭,有些不满道。

    李双喜拿着盆走了出去,到了井边,然后打了些水上来,直接向着自己的身上冲刷下来。

    哗啦啦!

    这下像是洗泥人一般,那黑漆漆的水流遍布在地上。

    就这样洗了半天,李双喜终于把身上那股恶臭之味冲刷干净,这才换上衣服,回到了家中。

    “你这孩子,冒冒失失的,赶紧来吃点东西,吃完我们就过去了。”陈香玉道。

    李双喜抬头看看天空,这月亮都还在天上明晃晃的挂着呢,这么早,别人家估计也没起床吧!

    “妈,这有点太早了吧。”李双喜吃着早餐道。

    陈香玉放下筷子,说道:“哪里早了,等下他们下地了,难道我们去地里提亲不成,难不成你现在还想打退堂鼓,这可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成了吧。”李双喜只好顺着母亲的心意,吃完早餐之后,跟随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前往了赵山柱的家中。

    很快,母子两人就来到了赵山柱家门口,作为青云村里面的小康家庭,赵山柱家里面已经盖起了两层小楼。

    自从上次差点死在青云山上,赵山柱回来以后发了疯般又是进城打工,又是在家种地,为的就是怕自己再有个什么意外,留下孤儿寡母的不好生活,这也一度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砰砰砰!

    陈香玉一边敲门,一边叫着:“山柱兄弟,秀琴妹子……”

    过了一会儿,红色的铁门打开,赵山柱从里面探出脑袋来,看到是陈香玉和李双喜之后,道:“香玉嫂子,这么早找我有事吗?快进来,快进来。”

    赵山柱看到李双喜之后,笑道:“双喜,这可是好一阵没见到了,个头长那么高。”

    李双喜谦虚的道:“还好,还好,山柱叔……”

    赵山柱把两人迎了进去,客厅之中,赵山柱的媳妇王秀琴也已经坐在沙发上,她眼中不善的目光盯着母子二人。

    “双喜,还不叫人。”陈香玉拉了一下李双喜,责怪的道。

    “秀琴婶好。”毕竟是来提亲,李双喜有点尴尬,笑了笑道。

    王秀琴一脸的黑气,叹了一声,道:“这大早上的找上门,不是啥好事吧?”

    “来来来,别干坐着,喝水。”赵山柱倒了两杯水过来,递给了他们。

    因为这些年劳累的缘故,这赵山柱老茧很多,脸色也像张旧报纸,可见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行了,香玉嫂,你们来是干什么的,不会就是来喝两杯水的吧,有话直说吧,要借多少?”王秀琴一脸不屑的说道。

    他们家现在也算是村里的小富人家,家里有田有地,还办了个养猪场,比起李双喜家来,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瞧不起李双喜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陈香玉放下水杯,双手摩擦着,有些谨慎的说道:“秀琴,你别误会,我们不是来借钱的,我就直说了,那个……清扬还在的时候,咱们订好的事情,事情你们还记得吧。”

    王秀琴听后骤然之间,眉头拧成了三条线,蛮横道:“这李清扬都走多久了,都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世上,我们哪里记得订过什么事情!”

    李双喜双目一紧,盯着这个王秀琴,眼中带着一丝寒芒,这女人太势力了,脑门小,下巴大,典型的贪财相,看来今天来这里是个错误,搞不好还要吃瘪。

    “那我就直说了。”陈香玉皱了皱眉,松开手,道:“双喜,把东西拿出来。”

    李双喜好不乐意的把礼物放在了桌上,要知道这些可都是母亲辛辛苦苦赚来的,哪能就这么送人,而且估计送了也没有多大用处。

    “山柱兄弟,当年清扬还在的时候,大家不是商量好了,等双喜和水仙长大了,就安排他们成亲,你看着水仙也毕业了,双喜也二十出头了,是不是……”陈香玉解释着这次的来意。

    这时候,赵山柱眉头一皱,从包里掏出了一包香烟抽了起来。

    在他猛抽几口之后,狠狠的吐出了烟圈,道:“香玉嫂,当初我的确是答应过清扬兄弟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时代也变了,那老一辈的观念,什么都行不通了……”

    看到赵山柱这样,陈香玉有些急了,紧张的说道:“山柱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秀琴坐在赵山柱身边,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身体,叫道:“话都说不清楚,要你有什么用。”

    “实话说了吧,这二十年前的老黄历了,也该翻篇了,当初的确是你们家清扬救了山柱,我们很感激,但是这成亲,怕是有点不可能。”王秀琴一脸高傲的说道。

    陈香玉彻底的蒙了,她还以为今天的事情很好解决,只要自己带着李双喜来,两家说一说就可以搞定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这样的结果。

    “秀琴,你看我东西都准备好了,还有这个……”

    陈香玉紧张的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那个准备给自己儿媳妇的手镯放在了桌上。

    王秀琴直接没有正眼瞧这些东西,不屑的说道:“就这点东西想娶我女儿,你们未免也太痴心妄想了吧,也不看看我家现在的情况和你家的情况。”

    王秀琴一脸嫌弃的模样,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可能嫁到这样穷苦人家去受罪,此时根本就看不上眼前的陈香玉和李双喜。

    而且现在王秀琴有二层小楼,还有着一辆二手车,在村里已经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了,有很多人都来她家提过亲,全都被她给回绝了。

    她的想法,女儿可是招财宝,是用来掉金龟婿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嫁了,就算要嫁人,也不能够嫁在农村之中,就这青云村里的村民要是嫁过去的话,算是扶贫吗?

    陈香玉听后一脸尴尬,不过还是咬牙开口道:“钱是少了点,不过双喜这孩子很勤奋,以后一定会补上。”

    “补上?就你们这副穷酸样,恐怕补个十年半载也就这个样子吧?”

    “现在的彩礼,万紫千红一片绿,一动一不动,你们家有的起吗?谁等得了以后,画饼充饥可吃不饱!”王秀琴冷哼一声,看着陈香玉又是一顿的冷嘲讥讽。

    万紫千红一片绿,就是一万张五块的,一千张一百的,六百张五十的,加上一动的汽车和一不动的房子,这些东西早已经成了新一代农村人结婚娶媳妇的几座大山,环境好一些的人,都是举全家之力东拼西凑,才能办成。

    陈香玉身子微微发抖,想不到这王秀琴要的条件居然如此之高。

    “行了,别说了。”赵山柱抽完烟,狠狠的捻灭了烟头,叹气道。

    听到赵山柱的话,王秀琴下巴一抬,叫嚣道:“我有说错吗?”

    “香玉嫂,那这样,刚好水仙也在这里,问问她的想法,如果她愿意,这彩礼就这些了,但如果水仙不愿意,这门亲事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我知道,我欠清扬大哥一条命,可……可说实话,现在我也做不了主了!”赵山柱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指着面前的茶叶和香烟道。

    王秀琴大惊,拉着赵山柱的手说道:“你疯啦,就这点彩礼,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是成心气死我吗!”

    “行了,叫水仙出来。”赵山柱甩手过去,这时候,一家之主的威严显现了出来。

    “那……那就看看水仙怎么看吧。”陈香玉还不死心,觉得万一这赵水仙对李双喜有所想法呢,毕竟他们小时候可经常在一起玩耍的。

    李双喜听着王秀琴骂街的话,嘴角泛着冷笑,真是一心钻到钱眼里面了,这还算是找人结婚,明明就是在卖女儿,要是有这么个丈母娘,他估计也会被气死。

    “我都听到了。”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李双喜转头看去,就看到赵水仙没精打采的走了过来,身上一声运动服,看起来很是活泼的样子。

    看到赵水仙,陈香玉面色一喜,道:“水仙,真是越长越俊了,我都快要认不出来了,是这样的,我今天带双喜过来,是想提亲……”

    “行了行了,你们那么啰嗦,我说了我听到了。”赵水仙懒懒打了个哈欠,走了过去,坐在父母身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