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人不错,手一挥,道:“走吧,王叔送你进去。”

    “好咧。”

    李双喜上了王叔的三轮车,回了家中。

    “谢谢王叔。”来到家门口,李双喜客气的告别了王叔。

    陈香玉正在做饭,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伸出了一个脑袋,当看到是自己儿子回来的时候,激动得快步迎了出来。

    “双喜,你回来了?”陈香玉欣喜万分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李双喜出门打工,母亲陈香玉每天都无比地挂念。

    李双喜也小跑着进门,高兴道:“妈,我回来了。”

    陈香玉激动地握着李双喜的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着李双喜,生怕他少了一块肉。

    不过陈香玉更加担心的是自己儿子的病情,上一次虽然有了大幅度的好转,但并没有痊愈,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

    陈香玉关切的问道:“双喜,最近你的病情怎么样了?头疼还严重吗?去了城里有没有恶化?”

    李双喜看着一脸担忧自己的母亲,笑着道:“妈,你别说,这次去了城里之后我的头疼就再也没有犯过,那病情就好像突然间消失了一样,然后我还特地找了当初在我们村实习的周医生检查了一番,你猜怎么着了?”

    “周医生?你还找到了她,那她检查了怎么样了?”陈香玉一想焦急之色,巴不得自己儿子的病就那么奇迹般的好了。

    李双喜决定将自己病情奇迹般的好了这个善意谎言结束,激动道:“结果我脑子里面的那东西全都不见了,我的病情彻底好了!”

    “啊!真的?”

    母亲陈香玉听到之后双眼放大,一时间激动万分,就差没跳起来了。

    李双喜拉着自己母亲的手,欢喜道:“妈,我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真是吉人自有天相,不行,我得赶紧拿香来烧一烧,感谢一下神灵对你的庇护!”

    陈香玉一边双手合十口中低语感谢的话一边跑向了屋子之中找香。

    李双喜也没有办法,只能配合着陈香玉,总不能开口说自己有了特殊的体质,那脑瘤自己好了。

    陈香玉很快找来了香火,点燃之后,在院子的中央处跪了下来,道:“多谢神灵保佑,让我儿李双喜平安无事,老妇无以回报,愿以香火和磕头相谢。”

    陈香玉说完之后目光看向了李双喜,道:“双喜,快来跪下,你这次病能够彻底根治,完全就是上天的保护,快来磕头跪谢。”

    李双喜听后差点没晕倒,这也实在太封建了吧,不过没有办法,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里,只能将其演完。

    李双喜跪在了自己老妈的身边,跟着她的模样,开始了跪谢。

    四面八方,每个方位都是一个响头加上一番感谢话语,跪谢完了后,陈香玉的额头都已经红了一块。

    李双喜舒了口气,心中暗道:“看来以后还是不能说谎话,这一个谎话的代价还真是有点大。”

    两人起身,陈香玉看着李双喜一身泥巴溅脏的衣服,皱了皱眉道:“双喜,快去换一身衣服,然后开饭了。”

    李双喜言听计从,换了一身的干净衣服之后和母亲一起围在桌子前吃起了晚饭。

    晚饭间,陈香玉并没有询问李双喜在城里打工过的怎么样,而是开口道:“对了双喜,我看你也不小了,该结婚了,别人家的孙子,都已经能走路了,妈准备去给你说一门亲事,你爹以前在的时候,就订好了的。”

    这农村里,一般的人十八九岁就结婚了,李双喜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换做其他人,娃娃都差不多打酱油了。

    而且现在李双喜的病情已经彻底好了,之前还担心因为病情的原因,娶不到媳妇。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李双喜是家中的香火,可不能就这样断了,要不然以后李清扬回来,她都不知道怎么交代。

    “妈,这事情还早吧。”

    一听陈香玉说是自己老爹在的时候就订好的,那完全就是娃娃亲啊,怎么能够算数?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对方闺女是什么性格都不知道,怎么能够就这样草草定夺呢?李双喜本能的拒绝。

    况且李双喜这个时候还不想这些,自己这次回来完全是为了让农田变成药田,大展拳脚地为自己炼制丹药提供足够的药材。

    “这事情不早了,都说了是你爸当年和老赵家一起定下的,你怎么能违抗,要不是他闺女一直在读书,你早就该结婚了,当娘的,做梦都盼着你成家立业。”陈香玉反驳道。

    当年李清扬救了赵山柱的命,刚好当时他家的闺女出生,为了报恩,他就答应和李家结为亲家,以后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李双喜。

    “都什么年代了,妈,这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吧,现在我正是要做事的时候,没那么多精力分心谈情说爱。”李双喜抱怨道。

    陈香玉眼睛一瞪,骂道:“先成家再立业,这件事我做主,你听着就是了,早点让老妈我抱上孙子,到时候你爱去哪就去哪,我有了孙子也就放心咯。”

    看到母亲还在想着父亲,李双喜也是无奈,想着答应下来算了,反正自己还要回城里,城里才是自己卖丹药的地方,到时候拖一拖也没关系。

    “行,那咱们有空先去看看吧,现在家里这状况,人家估计也不愿意把女儿嫁过来。”李双喜放下手中的碗筷道。

    李双喜还真就不信了,这十多年前订下的娃娃亲现在还有用?就算有用,对方一看自己家里这个样子,恐怕也绝对不会同意的吧。

    “这可就说好了,咱们明天一大早就去,唉……要是你爸在,你也应该是个大学生。”陈香玉又叹了一口气。

    “啊!明天就去!”

    李双喜有些猝不及防。

    “废话,你这病情已经好了,这就是天意,不抓紧时间把这么婚事给了了,以后出了变数就完了!”

    “出了变数更好!”李双喜心中暗道:“人家城里的唐雪可是哭着闹着都要嫁给我,我可不愁娶不到媳妇。”

    “妈,其实读不读书都行,只要肯努力,一样能赚到钱。”李双喜开解母亲,笑着转移话题道。

    陈香玉听后只是摇头,她知道李双喜读书的时候很努力,也很想上大学,因为家里的原因才放弃,只能够去城市打拼,让妹妹来完来全他的梦想。

    “无论如何,我明天也得去老赵家给你提亲,先把这婚事定下来!”陈香玉坚定道。

    李双喜见母亲又把话题拉扯了回来,无奈道:“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明天就要上门提亲,我可还什么准备都没有呢,难道两手空空的上门。”

    陈香玉看到儿子这副模样,直接走到了柜子旁边,打开了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了另一只玉镯来。

    “聘礼我都准备好了,正好他闺女也毕业在家,明天我们就过去,打扮的帅气点。”陈香玉道。

    李双喜看着母亲手中的玉镯,那应该就是另外一只留给儿媳妇的玉镯了吧,这玉镯的价值他可是十分清楚的。

    在多宝阁林安山那里,李双喜知道了这玉镯是翡翠之中的极品帝王绿,价格在几百万之间,要是成对的,价值更是上涨不少,一对玉镯起码也是五百万华夏币之上。

    “妈,这玉镯送出去,你真舍得?”

    “舍不得有什么办法,不过以后戴在儿媳妇的手上,那还是咱们家的。”

    每当陈香玉想念李清扬的时候,她就会看着这手镯,沉默好一阵。

    李双喜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随后,他又看到母亲今天去城里买的东西,几个礼盒,里面装着茶叶,香烟,看来这都是要送去赵山柱家里的东西。

    李双喜一阵无奈,覆水难收,自己也说了去,明天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妈,我先去睡了。”李双喜吃完饭后,迅速的回到了房间。

    他闭上了双眼,开始修炼起来,自从修为实力来到了凝气期的后期,李双喜的实力不知道比之前增强了多少,这几天体内的灵气经常会出现异常的波动,难道说这是实力又要增强的前奏?

    不知不觉,他就这样在修炼之中入睡……

    第二天,清凝晨露,从花花草草的叶片上,滴落到大地上。

    “双喜,起来了,咱们该出发了!”李双喜不知道是因为修炼的缘故还是好久没有睡到自己的床上,这一觉,睡得他十分的满足。

    听着老妈的声音,李双喜困倦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才早上七点,不过还是一个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

    “来了来了。”李双喜一边叫着,一边飞快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随后,他的鼻子动了动,眉头一皱,自言自语道:“什么东西,这么臭!”

    李双喜醒来之时,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随后顺着这味道的方向,左看右看,最终找到了源头,居然是自己身上发出来的!

    而且,李双喜还发现,自己皮肤上居然有着一团团的像是泥土般的污垢粘着,看起来极为恶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