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我已经决定了,准备回青云村去种田了。”李双喜乐观道。

    其实李双喜所说的种田是种植药材,毕竟周永胜算是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药材可以自己种植,这样一来的话,开支可是大大的节省,说不定还能做大做强造福整个村子呢。

    周思敏听后立马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留在海宁城里呢,你要是回去了的话,我恐怕就很难见到你了。”

    李双喜看着眼前青春靓丽的周思敏,眉毛挑逗道:“思敏,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才没有!”周思敏俏脸一红回道。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李双喜一次又一次出乎意料的表现,已经开始渐渐的让周思敏对他产生了好感。

    见周思敏的脸颊已经红彤彤,李双喜决定不再捉弄她,道:“对了思敏,你老爸这两天怎么样了?”

    一说到周永胜,周思敏叹了一口气,道:“情绪不是很高,永胜堂可是他退休之后的心血,就这么一把火就烧没了,他自然有些接受不了。”

    “李双喜,我爸都说那场火是有人故意放的,是真的吗?”

    “恩恩,我今天要见他,就是想告诉他,纵火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李双喜道。

    “啊!”周思敏又是一惊,道:“真的吗?”

    “走吧,一边走一边和你说。”

    许久,两人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周思敏的家中,周思敏打开门的那一刻,李双喜就闻到了淡淡的墨汁香,抬头一看便是四个毛笔大字:悬壶济世!

    周思敏扭身看着有些发愣的李双喜,道:“进来吧,这就是我家。”

    “书香门第呀,还真是不错。”李双喜迈步走了进去。

    周永胜正在阳台精心打理着花花草草,见自己女儿和李双喜一起来到了家中,立马笑脸相迎道:“双喜来了?快坐快坐,思敏,快去把水果洗一洗给双喜吃。”

    李双喜听后和周思敏对视了一眼,疑惑道:“思敏,这就是你说的情绪不高?”

    周思敏一耸肩,谁想到自己老爸心情这么好,于是道:“管他呢,心情好总是没错额的。”

    周思敏去厨房洗水果,周永胜拉着李双喜坐在了沙发上。

    “伯父,你今天心情不错呀?”

    周永胜笑了笑,道:“那当然,奸商王老板等人全都被警方抓走,纵火案也告破了,我能不高兴吗?”

    “我还特地打算来告诉你,没想到伯父你已经知道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媒体传播速度还真是快,这才短短过了几个小时,大家就都知道了。

    周永胜道:“双喜呀,你有这个心伯父就满意了!哈哈,下午我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之后还真是把我激动坏了,那王老板等一群人终于得到了该有的制裁!”

    李双喜点点头,周思敏也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道:“李双喜,看来你白来一趟咯。”

    李双喜并没有太在意,道:“没关系,其实我来还有一件事想要和伯父商量。”

    周永胜一听,迅速问道:“双喜,尽管说,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千万不要拘束啊!”

    周思敏皱了皱眉头,老爸还真是恢复了老样子,和一个老顽童似的。

    李双喜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伯父,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永胜堂的那一块地种植药材吗,我受到了启发,也决定回村里将田地用来种植药材。”

    “这样的话,我不仅可以自产自销而且说不定还能做大做强带动整个村子的发展,你觉得呢?”

    周永胜一听,马上巴掌一拍道:“双喜呀,这个主意太棒了,我双手赞同你。”

    李双喜笑道:“所以我今天来,是想请伯父你帮助我去村里种田,因为我对种植药材实在有些不懂。”

    周永胜毫不犹豫的答应道:“没问题,我对这种植药材可是有多年的丰富经验,只要你有田地,一定能够帮你种植出完好的药材!”

    李双喜听后也激动了起来,连忙感谢道:“伯父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想到你这么爽快!”

    李双喜和周永胜两人此时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聊得热火朝天,一旁的周思敏虽然没有全都听懂,但是大概的事情算是明白了。

    感情这李双喜是来让老爸去青云村帮他种田的,打断两人的聊天道:“李双喜,我爸都这个年纪了,你还让他去村子里帮你种田?”

    “不行,我不答应,我爸已经为我操劳到了现在,我不忍心看他去村子面如黄土背朝天的吃苦!”

    嘿!李双喜没想到周永胜都同意了,这周思敏突然跳了出来。

    “思敏,我不是让你伯父去帮我种田,我只是让他帮我指导提出规划和意见。”李双喜解释道。

    周思敏一脸反驳的模样,道:“不行,青云村的环境太差了,我爸都这个年纪了,会吃不消的。”

    总之周思敏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老爸周永胜去。

    周永胜咳嗽了两声开口道:“思敏呀,双喜是一个有孝心又有本事的人,我这去帮他种种田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个年纪的人就是要多动,如果不动的话,以后怎么帮你们抱孙子!”

    周思敏双眼一下瞪了起来啊,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一下就到抱孙子了。

    “爸,你这一天在家练练毛笔养养花草不挺好的,干嘛还要到村子里去?”周思敏不解道。

    “思敏呀,人这一生是短暂的,要在有限的生命内做自己喜欢的事,爸爸从小就教育你这些,你难道都忘了?我生命到现在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专注在了治病救人上,尽管现在年纪大了一些,但是我依旧要追寻我的心声,去做我想做的事。”

    周永胜突发感慨,李双喜听得竖起了大拇指,这周永胜没想到还如此的文艺范。

    老爸的话句句在理,周思敏也无力反驳什么,只能将矛头转向了李双喜,道:“李双喜,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我老爸绝对不能受苦,要是他跟你去了青云村回来少了一根汗毛,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李双喜连忙道:“思敏,你这是同意伯父去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伯父,也不会让他少一根汗毛的!”

    周永胜笑道:“双喜呀,我这女儿大道理她都懂的,而且是刀子嘴豆腐心,哈哈!”

    周思敏又被弄了一个大红脸,尴尬道:“爸!”

    李双喜笑了笑,道:“伯父,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明天就回青云村,先去看一看是否真的有田地供我使用,如果可以的话,我第一时间给你电话。”

    “恩恩。”周永胜点头道:“好,你确定后给我打电话就可以。”

    一番畅聊很快到了饭点,周永胜挽留李双喜在家里吃饭,两人还真是相识恨晚,喝着酒一直聊到天黑。

    最终,周思敏送李双喜出了门,李双喜打了张车回公寓。

    到家之后,李双喜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下,然后取出了紫萱炉,开始炼制丹药。

    现在没有了快递的工作,李双喜也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干自己的事情。

    一夜过去,李双喜因为要回村里的原因,所以将剩下的药材全都炼制而光,应对自己这一段不在城里的时间。

    第二天中午,李双喜将炼制出来的丹药送给了张达康和林芯瑶后,一共收到了八十万的资金转账,随后准备回村里。

    李双喜在海宁城中的这么一段时间,利用炼制丹药为自己带来了丰厚的收入,现在卡里的资金都有一百六十万了。

    看着银行卡的存款,李双喜欣慰的笑了笑,这是他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这一切都还是多亏了自己出手救人,看来老天还真是有眼,虽然见义勇为没有得到认可,但却给自己打开了另一个窗户。

    李双喜到银行取了一些现金,然后坐上了回青云村的小客车。

    青云村的道路比较崎岖坎坷,小客车都只开到村口,到了村口,李双喜只能下车迈步走进村子。

    看着眼前大片的田地和远处升起的炊烟,李双喜呼吸了下青云村的空气,笑道:“青云村,我回来了。”

    李双喜这才刚刚开口,一张越野车从后方疾驰而过,极快车速带起来的灰尘一下将李双喜整个身体都掩盖,灰尘一下全都灌入到了李双喜的口中。

    祸不单行,李双喜的侧边刚好还有一个坑洼的积水塘,越野车驶过的同时坑中的污水全都一股脑的溅在了他的身上。

    李双喜一阵咳嗽,眼睛很难睁开,等尘烟散去之后,那辆越野车也只能见到一个小小的影子了。

    “靠!急着回家投胎啊!”李双喜怒骂道,可是一切都显得十分的苍白无力。

    李双喜只能暗道自己真倒霉,这才刚到青云村,就遇到这么一出事,一身的衣服算是白换了。

    李双喜刚走了没两步,王叔骑着三轮车经过,看到李双喜后惊讶道:“双喜,还真的是你呀,好久不见,听说你去城里打工了,怎么回来了?”

    李双喜可不会忘记,自己当初就是坐着王叔的三轮车去到了公交车站,一路颠婆去的海宁,回道:“想家了,所以回来看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