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奥和奸商王老板看着眼前遭到彻底封堵的林芯瑶和李双喜,此时面露阴狠之色。

    紧接而来的还有海宁的媒体,一路小跑来到了美颜公司,开始了各种各样的炮轰。

    “你好林总,我是海宁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你对这次劣质商品有什么答复?”

    “你好林总,你是否对生产劣质的商品知情?请问是不是你们公司生产了劣质的商品?”

    “林总,关于你的澄清,众人都纷纷不能接受,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林总你好,面对数量众多的受害者,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应对的措施?”

    林芯瑶看着眼前的各大媒体记者,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还不等林芯瑶开口做出反应,围堵的受害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控诉,不过这次更有甚者夸大其词数倍,抹黑美颜公司。

    李双喜和林芯瑶听后对视一眼,这群受害者已经摆明到了诬陷的程度。

    见美颜公司的员工纷纷都没有做出反应,现场有些情绪激动的受害者开始愈演愈烈,将美颜公司的前台都给掀翻。

    奸商王老板看后不断阴笑起来,他们最想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眼看事情越发的不可收拾,李双喜挡在了林芯瑶的身前,保护着她不受到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李双喜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张达康打来的,李双喜眼珠一亮后马上接听了起来。

    “双喜兄弟,我已经帮你……”

    “双喜,你那边怎么那么的吵?”

    “张哥,我这边情况有些控制不住了……”

    “双喜,等着张哥,我马上带人过来!”

    两人费力的说完了几句话,张达康火速赶往了美颜公司,李双喜则只能尽全力拖延时间。

    同时李双喜扭身道:“小美,报警!”

    小美此时已经吓了小脸煞白,连忙点点头退向了后方掏出手机报警。

    林芯瑶不断费力的解释着,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受害者的情绪十分的激动,根本就听不进去。

    十分钟之后,一阵警笛声呼啸而至,鹏局亲自带队来到了天龙大厦。

    李奥看到警方已经赶来,但却丝毫不在意,嘲笑道:“李双喜、林芯瑶你们两个贱人,以为警方来有用?今天我就要亲自看着那冰冷的手铐戴在你们的手上!”

    奸商王老板胆子比李奥小多了,一看到警方到来低声道:“李少,要不我们先撤吧,要是被警方注意到恐怕不好。”

    王老板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此时见了警方内心十分胆怯,就和老鼠见到了猫一样。

    李奥目光如刀锋一般的转向了王老板,冷冷道:“走?我们就是来这里看戏的,为什么要走?难道你王老板连看一场戏都很害怕?”

    王老板想要解释,可看着一个个威严的警察从身边走过,硬是话都没有说出来。

    海宁市公安局局长鹏建国带队,陈梓珊、张达康也都赶到了现场,李双喜看着几人的到来,总算是看到了救星。

    李双喜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林芯瑶安慰道:“林总,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们同样可以逢凶化吉!”

    林芯瑶可不这么想,看警方这么大的动态,事情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媒体记者纷纷将枪炮转向了警方。

    “鹏局,没想到您会亲自带队出动,想必警方这次对美颜公司劣质产品的事件一定很重视吧?”

    “鹏局,能不能和我们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鹏局,劣质商品的事情有了什么最新的动态你能和我们透露一下吗?”

    面对媒体记者的疑问,鹏局暂时并没有回答,而是挥手示意静一静。

    媒体记者这边稍微安静了下来,受害者立马情绪高涨了起来,纷纷指责美颜公司无良。

    鹏局目光看了看李双喜,开口道:“各位,我们警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同样也不会错抓一个好人的!”

    李奥听后一脸得意之色,现在的局面已经惊动了海宁公安局的局长,看来自己这次阴毒之计是要大获全胜了。

    就在李奥已经开始幻想李双喜、林芯瑶等人是以什么样的姿态被戴上冰冷的手铐时,鹏局严肃的下令让他脑子一下子空白了起来。

    “给我将这几个药材奸商拿下!”

    陈梓珊和同事快步上前,手中的手铐一下子拷在了王老板和他身边几个药材商的手腕上。

    上一秒的王老板还满脸的笑容,此时已经是满脸惊恐,连忙叫唤道:“警察同志,抓错人了!”

    旁边的几个药材商同样一脸懵逼道:“我们是无辜的!你们这没有搞错吧?”

    “你们这是干什么?喂!”

    媒体记者和受害者女性纷纷将目光都转向了药材商王老板的身上,每个人都是一脸的疑惑之色。

    陈梓珊看着眼前的王老板,语气冰冷道:“我的手铐从来都是戴在犯罪嫌弃人的手上,没有错!”

    王老板不服气道:“对面那几人才是犯罪嫌疑人,我说美女警花,你脑子秀逗了吧?”

    李奥此时回过神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脸威严的鹏建国,难道说警方已经查到了什么?

    林芯瑶和美颜公司的员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解,她们都不认识王老板等人,但怎么看好像他们都和这劣质的美颜丹事件没有关系呀。

    只有李双喜和张达康两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显然正义、公平得到了伸张。

    鹏建国眉头紧皱,开口道:“我刚才就已经说了,我们警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各位媒体,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被戴上手铐的几人,其实他们都是海宁市各大药材店的老板。也就是他们,长期垄断着海宁药材市场,将药品的价格大大提高,让海宁百姓买药难买药贵,而且还出现了以劣质假药充当合格药品,最终导致患者死亡的事件!这几个黑心的药材商利用巨大的资金,将事情一直都强压了下来!”

    “呼!”

    整个天龙大厦十六层一阵的惊呼,媒体记者手中的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这绝对是今天的大头条。

    药材奸商王老板连忙用抬起了手掌想要遮挡住媒体手中的相机,可无奈手铐戴着,根本躲开不开。

    王老板不肯死心道:“警方办事从来都是讲究证据,你空口无凭为什么抓我们?”

    张达康听后上前两步,将自己利用资源找到的证据亮了出来,道:“想要证据是吗?看好了,这就是证据!”

    “你们垄断药材市场之后在海宁所干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全都在这里!”

    张达康将手中的资料放在了眼前媒体的镜头下,‘咔擦咔擦’不断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梓珊接着道:“几位,我们警方也都找到了一些证据,怀疑你们和前两天永胜堂的纵火案有直接的关系,请你么现在回去配合我们的进一步调查!”

    王老板看着张达康手中的那些资料,整个心一下就凉了半截,对方到底是怎么拿到的那些东西?

    王老板看向了身边的李奥,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救他的话,一定是李奥。

    “李少!李少救我!我们不能就这么完了!”王老板瞳孔放大,把李奥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李奥万万没想到身边的这几人会出事,迅速后撤里两步脱离关系道:“你可别乱叫,我又不认识你!”

    “李少!”王老板没想到这李奥过河拆桥,于是面色狰狞道:“你这落井下石的家伙,警方!还有他!市场上出现的假药都是他制造出来的!”

    全场顿时一片哗然,记者和受害者都没有想到狗咬狗的戏码上演。

    王老板身边的几大药材商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见李奥此时已经开始落井下石,纷纷全都将矛头全都转向了他,将李奥从他们手中购买药材的事抖了出来。

    事情转变得就是那么的迅速,李奥万万没想到王老板将自己的事情也都捅了出来,愤怒道:“闭嘴!法律会制裁你们的!”

    王老板等几名药材商被海宁警方直接押走,李奥拉了拉脖颈间的领带,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眼见警方没有对子动手,李奥道:“警察同志,他们简直就是血口喷人嘛!”

    鹏建国冷冷一下,道:“将他拿下!”

    陈梓珊迈步走了过来,手中的冰冷的镣铐对准了李奥的手腕。

    李奥在一时间大惊失色,反抗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陈梓珊毫不客气,李奥的反抗多少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最终那手铐还是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鹏建国迈步上前,直视着李奥,一脸严肃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警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李奥经理,你涉嫌制造劣质产品混乱市场、对海宁人民的生命造成了威胁,现在正式拘捕你!”

    李奥还想说些什么,但已经被身边的几个警察给押了下去。

    林芯瑶和美颜公司的员工都没有想到一切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全都是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