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翠兰一脸阴沉之色,看到李双喜走了进来,更是脸色大变,显然一场暴风雨正在等待着李双喜。

    唐云通咳嗽了两声,看了看李双喜回道:“双喜,早。”

    刘翠兰见唐云通没有说下句的意思,怒气大发道:“早你个头!唐云通,你还真是一个软蛋!既然你开不了口,就让我来做这个坏人吧!”

    刘翠兰上前两步,直视着李双喜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道:“臭小子,我早就警告过你,不准和我女儿有来往,没想到你非但不听,而且还居然给她买了手机勾搭她,你这色胆不小啊!”

    刘翠兰的诬陷能力还真是了不得,自己买手机送给唐雪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其他的。

    “老板娘,我买手机送给雪儿,只是想帮助雪儿解决学习上的一些难题,你这完全是血口喷人。”李双喜一脸无语,解释道。

    刘翠兰才不会理会李双喜辩解些什么,继续道:“为了避免我的女儿被你拐走,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来上班了!我们快递站不需要你这样的色狼!”

    刘翠兰将心中的话全都说了出来,李双喜听后冷哼一句,回道:“老板娘,你要开除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我可没有像你说的什么勾搭唐雪,是她一直让我给我讲解习题的,我们之间很单纯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我也不是色狼!”

    刘翠兰听后双手叉腰,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臭小子,敢和老娘顶嘴了?”

    “你既然已经决定开除我,我就不是你的员工,凭什么不能辩解!”李双喜提高了分贝,准备将以前受的气全都讨回来。

    唐云通没想到两者都那么的火爆,连忙充当和事佬上前道:“双喜,你别和这娘们计较,过来唐叔和你说。”

    刘翠兰完全就是发疯的母狗一样,逮谁咬谁,转骂向唐云通:“唐云通我告诉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娘你不管,你护着这么一个农民,你吃大便了吧!”

    唐云通见刘翠兰不依不饶,积蓄多年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转身怒斥道:“你这不知好歹的娘们,要是觉得不爽就给我滚!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种人就不能给你好脸色,蹬鼻子上脸什么玩意!”

    唐云通史无前例的大爆发来了这么一嗓子,刘翠兰一下惊呆在了原地,到了嘴边的那些臭话也再没能说出来。

    唐云通拉着李双喜来到了店铺的门口,李双喜同样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唐云通,这还是认识唐云通以来,他最男子最汉子的一面了。

    “双喜呀,唐叔对不住你!那个娘们以死相逼,为了雪儿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唐叔没有办法,只能顾及她那一边了。”唐云通拉着李双喜的双手,一脸挂不住道。

    李双喜频频点头,唐叔这样的做法并没有任何的错,于是回道:“唐叔你千万不要自责!这事和你没有关系,其实就算老板娘今天不开除了我,我有一天也会离开的。”

    李双喜早已经想过,自己的丹药那么的赚钱,不如自己将全都的精力都投入到炼制丹药上,不然每天晚上熬夜也不是一个办法。

    唐云通依旧是一脸对不住李双喜和不舍让李双喜离开的表情,道:“双喜,唐叔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当年我自己的影子,你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记得常来看看唐叔。”

    “放心吧唐叔,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李双喜回道。

    “这件事唐叔真是对不住你,走吧,唐叔给你结算工钱,不能让你白白干活。”

    唐云通拉着李双喜重新进了快递站,开始给李双喜结算工钱。

    李双喜想了一想,对了,还有自己现在住的那青春印象的出租屋,于是道:“老板娘,我那出租屋的房租这才交了没几天,要是你将我开除了的话,你得把那一万多块钱退给我!”

    惊讶之中的刘翠兰一听到钱立马回过神来,历声道:“退钱?哪里有这样的说法?”

    一个月一千五的房租,刘翠兰从中赚了不知道多少,现在要她把吃到嘴里面的肉吐出来,那简直就是剥了她的一层皮。

    “老板娘,我看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当初可是签订了合约的,合约上白纸黑字可写着可以退!”

    李双喜见刘翠兰蛮横无理,决定让她尝一点苦头。

    刘翠兰一想到那签订的合约,心中怒骂道:“这个小王八蛋,没想到还有合约这么一茬,难道真的要让我把吃到肚子里的肉在吐出来?不行不行!绝对不能退钱!”

    李双喜见刘翠兰默不作声,笑道:“老板娘,你这要开除我,又不退我的房租,这还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你要是真这样的话,恐怕我得拿着证据去找警察或者律师好好的研究研究。”

    刘翠兰一听马上着急了,当初那合约可是按了她的手印的,脸色一变道:“双喜呀,这么一点小事你找警察和律师岂不是小题大做了吗?”

    不得不怀疑刘翠兰是不是属狗的,这脸色说变就变,此时挂着淡淡笑容道:“你想想,请律师那你还得出钱,这么一点小钱,真要闹大了,最后你得到手上的也没有几分了对吧?”

    “不如我们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出租屋呢,你就继续舒舒服服的住在里面,直到那一万八到期为止,怎么样?”

    李双喜得意的笑了笑,自己原本也没打算这的要回来,毕竟现在自己也不缺那一点小钱,于是道:“老板娘,你说这快递站内怎么一会狂风暴雨,一会又风和日丽呢?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翠兰气得牙痒痒,这臭小子摆明了是在捉弄她,不过为了护住包里的钱也只能咬牙配合道:“这不是因为这两天天气变化快吗?哈哈!”

    看在唐叔的面子上,李双喜决定到这里差不多了,道:“那好吧,虽然失业了,但是生活还得继续不是?那个小公寓就作为我的避风港吧!”

    刘翠兰恶狠狠的在心头将李双喜骂了几遍,不过脸上却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唐云通将李双喜的工钱结算好,递给了李双喜,李双喜将电动车、货物交了出来,随后道:“唐叔,我就先走了。”

    唐云通无奈的点着头,目送李双喜离开,看李双喜远去的背影,刘翠兰臭骂道:“臭小子,老娘看你今天开始就去要饭吧!”

    李双喜并没有因为失业而影响心情,带着焕颜丹前往了林芯瑶的公司。

    由于没有了电动车,李双喜只能乘坐公交车前往,来到了天龙大厦十六层,李双喜看到林芯瑶正在给所有的员工开会,也不想打扰,静静的在前台等待了起来。

    眼见的小美看到了李双喜之后快速道:“林总,李双喜来了。”

    林芯瑶转头一看,快速道:“好了,按照我刚才所说的做,散会。”

    林芯瑶踩着细长的高跟鞋,扭着纤细的腰肢,一脸焦急的神色向李双喜走了过来,快速道:“双喜,来我办公室。”

    李双喜见林芯瑶的神色有些不对劲,快步跟随林芯瑶来到了办公室之中。

    “双喜,出大事了,海宁市场上又出现了假药!”林芯瑶眉头皱着了一个川字道。

    李双喜这才刚准备坐下,听到这个消息立马站直了身板,怎么可能?自己都已经在那焕颜丹之中注入了灵气,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假药?

    当初就是为了防止假药的再次出现,李双喜不得不在丹药之中注入灵气,以达到先进技术都无法仿制的效果,可没有想到,假药如今再次的出现。

    “林总,是怎么一回事?”

    李双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了解清楚情况是怎么一回事。

    林芯瑶手中的文件放下,道:“今天早上海宁的市场上就出现了焕颜丹,包装、外表什么的都和我们售卖的一模一样,连我都以为那是我们美颜公司的货,可我知道这并不是。”

    “由于它的出现,无数爱美的女性开始了疯狂的扫货,而我刚刚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那假焕颜丹不仅仅是效果极其差,而且对使用者的皮肤造成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现在已经有消费者开始投诉,说焕颜丹欺骗消费者,而作为专利人的你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什么!”

    李双喜没想到这事情会那么的严重,现在不单单是假药的问题,而是已经上升到了陷害。看来这次对手的目标完全就是自己,不惜手段的要将自己搞死。

    李双喜深吸了几口气,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定是那个卑鄙无耻的李奥干的。

    李双喜冷静了一会道:“林总,能不能想办法让市场上那些假的焕颜丹消失或者公开澄清美颜公司并没有出售焕颜丹?”

    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劣质品,必须要想办法迅速让它们消失,或者让消费者不要购买,否则的事态继续发展下去,李双喜甚至会被指控威胁社会稳定和安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