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翠兰越说越来劲,此时已经将所有的火气全都转移到了李双喜的头上,借题发挥道:“一个农村来的小子现在还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反了他了!唐云通,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明天必须将那个小子给我开了!这样的祸害要是再留下去,说不定哪天你女儿都被他骗走了!”

    唐云通擦了擦满脸的吐沫叮,看向了唐雪,问道:“雪儿,你和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雪瘪着小嘴巴,为李双喜辩驳道:“爸,这手机是双喜哥买给我的,不过他是买给我帮助我学习的,我有不会的习题我都可以通过手机告诉双喜哥,双喜哥就会帮我解开。”

    唐云通一向都是向着李双喜的,现在一听他还帮助自己的女儿提高学习成绩,自然高兴道:“我说老婆子,我看你是想多了吧,双喜就是想帮助雪儿提高成绩。”

    “我想多了?”刘翠兰双手叉腰没好气道:“唐云通,我说你是不是傻,那个小子又是买手机又是帮她提高成绩?天底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怎么没人天天送钱来给我花?那小子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一点都没有安好心,就是想攀上我们家的高枝!”

    对于李双喜和唐雪视频聊天的行为,刘翠兰就算是想破了脑子,也绝对认为是李双喜的错。

    唐雪争辩道:“没有,双喜哥才没有想攀高枝,是我主动找双喜哥的,你要骂就骂我好了。”

    “嘿,你这都敢为了那个小子和我顶嘴了!老娘今天要是不给你点教训,你恐怕是不知道自己的错!”

    说话间刘翠兰两个跨步来到了唐雪的身前,伸手抢夺唐雪手中的手机。

    唐雪不会让李双喜送给自己的手机轻易的落入到自己母亲手中,将它死死的护在了胸前。

    刘翠兰平日里不管再怎么的蛮狠,此时硬是没有从唐雪的手中抢到手机。

    气急败坏的刘翠兰一捋头发,怒道:“还真是翅膀硬了要飞了!”

    刘翠兰扬起了手臂,猛地一巴掌直接呼在了唐雪那可爱的小脸蛋上。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了整个房间之中,唐雪的眼泪一下子飚了出来。

    唐云通双眼瞪大,自己十多年来都舍不得打的女儿,刘翠兰今天竟然动手打了,一把将刘翠兰推开,怒道:“你这疯婆娘,你吃错药了吗?”

    唐雪的自尊心一下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整个身体蜷缩在了一起,眼泪止不住的流着,抱着小脑袋痛哭了起来。

    唐云通连忙上前安慰道:“雪儿不哭,雪儿不哭。”

    刘翠兰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怒气未减道:“唐云通!我告诉你,她今天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你宠坏的,那个臭小子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都分辨不出来……”

    唐雪再也受不了刘翠兰的臭骂声,声音一下子提高了数个分贝瞪着刘翠兰道:“是我喜欢双喜哥,不是他的错!”

    唐雪的一边小脸蛋上还有着五个红通通的手掌印,此时加上满脸的泪水,让人看了十分心疼。

    刘翠兰听后虎躯一颤,声音颤抖道:“反,反了!白白养了一个女儿十多年!没想到居然会喜欢一个没文化的农民!气,气死我了!”

    都说女儿是招商银行,刘翠兰原本还指望着自己的女儿唐雪眼光放亮一些,找一个又有钱又有势的男朋友来改善整个家庭,可现在万万没有想到,唐雪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农民,气得她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唐云通!明天你要是不把那臭小子给开了,老娘就死给你看!反正女儿都已经被那小子拐走了,这样的苦日子,我也不想过了!”

    刘翠兰恶狠狠的抛下一句话,摔门离开了唐雪的房间。

    唐云通摸着自己的脑袋,这真是闹的什么事情呀。

    唐雪一边哭泣一边道:“爸,从小到大都是你对我最好,你不要开除双喜哥好不好?他不是没文化的农民,他是一个为了生活不断努力的大好人,雪儿不想见不到他。”

    唐云通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边是哭着喊着要去死的老婆,一边又是自己的女儿,这个选择题真是太难做了。

    “雪儿,我知道你双喜哥非常不错,我也能够看出来,他和当年的我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可是没有办法,你妈这以死相逼……”唐云通将自己心中的话讲了出来。

    唐雪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老爸的意思,一想想以后见到双喜哥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是见不到了,哭得更加梨花带雨。

    ……

    李双喜这边挂断了视频,看着手机的微信,基本上都是林芯瑶给自己发来的信息。

    今天是焕颜丹抢夺回市场的第三天,虽然整个海宁的市场只有那么区区的五十瓶,可依旧是空前的火爆,甚至还出现了黄牛倒卖的现象。

    林芯瑶也按照了李双喜的意思,并没有和其它的公司一下就签订了合作,先采取了拖延战术。

    “哎,先加把劲炼制出明天的焕颜丹吧。”李双喜自言自语道。

    没有一点思绪的李双喜此时还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被自己拒绝了的李奥,到现在都还没有一点动作,说不定正在准备着什么大阴谋。

    此时滨海漆黑的街道上,李奥车停在路边正抽着雪茄,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人。

    没过一会,圣鹤堂的王老板和几个勾结在一起的药材商一起来到了李奥的车边。

    李奥从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的几人道:“王老板,久仰大名,这次能够一起合作真是太好了。我们这次合作的计划是这样,你给我药材,我制造劣质假药,搞乱市场之后彻底的击垮那叫李双喜的小子!”

    王老板听后阴狠笑道:“李少计谋果然够阴毒,我关心的不是这个,价钱方面……”

    今天白天的时候,李奥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了王老板,知道他是控制着整个海宁药材市场的巨头,还知道了他为了利益已经将李双喜货源给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看到了共同利益之后,李奥觉得两人完全是可以合作的,所以一番联络之后两人此时见了面。

    王老板手指不断搓着,眼中贪婪之色一览无余,李奥的计策正符合了他的意愿,如果真的按照眼前李奥所说的,那么自己赚钱的同时还能让那嚣张的快递小子吃到苦头,真是何乐而不为?

    李奥淡淡的吐了吐烟圈,道:“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将你手中的货全都给我,一切都好商量。”

    “李少果然豪爽,没问题!这次我们就精诚合作!”

    “痛快!王老板不愧是盘踞在海宁药材界的地头蛇!”

    “哈哈!我保证,只要你能造出假药,我这的药材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你!”

    “好!那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李奥和王老板等人见面后最终达成了合作,王老板提供药材,李奥制造假的丹药,一场阴谋已经悄然开始。

    李奥开车回到了别墅之中,给妮肤雅实验研究室的人打了一个电话,催问问道:“现在怎么样了?”

    “总经理,经过了我们几千次的尝试,终于可以将焕颜丹进行仿制了,不过这丹药不像上次的美颜丹那么简单,仿制出来的效果只有真品的百分之三十左右!”研究人员快速回道。

    百分之三十?确实有点低,不过没关系,李奥这次要的不是效果,而是只要包装和外表一模一样就没问题。

    上一次李奥制造假药仅仅是为了打垮林芯瑶的公司,这次不一样,他要让那不知死活处处挡路的李双喜身败名裂,永无翻身之日!

    “好,你们马上开始进行批量的生产,记住!我需要的是和市面上一模一样的产品!”李奥交待道。

    挂断了电话,李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已经渐渐漆黑的城市,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李双喜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翻身而起,昨天晚上他炼制出了一百瓶的焕颜丹准备应对今天的海宁市场,受到药材供应的影响,李双喜的注意力大部分现在都转到了药材供应上。

    经过了一夜的冥思,李双喜决定,要是实在没有办法的话,自己就回村子里去种植药材,这还是永胜堂周老板给他指出的一条明路。

    村子里的田地又多,要是用来种植药材的话,肯定能够解决药材供应的问题。总之无论怎样,李双喜都绝对不会向那些奸商低头的。

    一番洗漱之后,李双喜骑着电动车前往了快递站,一想到快递站,李双喜心中又是一阵不安,老板娘刘翠兰一定会为了昨晚的事又臭骂自己一通。

    来到了快递站,唐云通和刘翠兰两人都在站内,李双喜立即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老板娘刘翠兰从来都是早上在家酣然大睡,中午或者下午才会到快递站来,今天一早就出现,自然没有好事。

    不过李双喜自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歪,迈步走向了快递站内礼貌问候道:“老板、老板娘,早上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