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蛤蟆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世界颠倒,那肥壮的身体一下子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李双喜淡淡笑道:“王蛤蟆,别以为晕过去就没事了,我的玉镯等会你得双手奉上。”

    这一次赌约,王蛤蟆已经损失了一千多万,以后恐怕在古玩街想要混下去的话得夹着尾巴做人咯。

    几个老专家也全然不理会晕倒的王蛤蟆,目光集中在了面前的天珠舍利上,他们干了一辈子的鉴宝事业,这天珠舍利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老赵头捋着自己花白了的胡须问道:“小伙子,看来你才是真正的专家,刚才我们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你有这样的本事,了不得了不得!”

    老李头也赶紧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小伙子,我们几个老伙计都没有看出的珠子,你居然看出了它其中的奥妙,不简单不简单!”

    老钱头接着问道:“小兄弟,我想问问你,你究竟是怎么看出这珠子之中内藏舍利的?”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几个老专家和林安山的双眼同时看向了李双喜,非常期待答案。

    李双喜可不会将自己有特殊功能的真实情况告诉几人,脑子一转笑道:“很简单呀,拍卖的珠子的主人就已经说了,天珠舍利,我看他不像是一个骗子,所以一直就信以为真。”

    老专家们和林安山对视了一眼,纷纷笑了起来,这个回答,他们实,实在心服口服。

    林安山激动的紧紧拉着李双喜手掌,道:“李兄弟,你说的果然没错,相信你最后一定会赢,三十万买到了价值不菲的舍利,青花瓷也大赚一笔,你可真是神了!”

    “现在我林安山算是知道了,你才是真正的火眼金睛,我混迹了古玩界那么多年,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真正当之无愧的大人物!”

    见林安山这么一说起来简直就是犹如江水滔滔不绝,李双喜伸手打断道:“三爷,你严重了,我不过就是运气好而已,而且我真的对古玩一窍不通。”

    一窍不通你还一说你一个准,这话就连老专家都不相信了。

    林安山迅速道:“李兄弟,三爷这两个字还是不要叫的好,我现在可真是担当不起了。”

    “不不不,三爷我这都叫习惯了。”李双喜道:“我今天完全就是上天帮我走了狗屎运,也或者说是上天想帮我拿回玉镯吧。”

    老专家几人打断道:“小伙子你可真是太谦虚了,多的我们也就不说了,以后要是在发现了这样的宝贝,可得拿来给我们几个老家伙开开眼界!”

    “一定一定!”

    李双喜看了看地上的王蛤蟆,道:“三爷,我们还是先把这只死蛤蟆叫起来吧,我还等着拿回玉镯呢。”

    林安山点点头,从旁边直接端来了一盆水,对着王蛤蟆的脑袋直接浇了下去。

    噗!咳咳咳!王蛤蟆被水冲洗过来,本想以为是一场梦,可醒来看着没有改变的一幕,王蛤蟆一下就焉了。

    “蛤蟆爷?现在该把我那玉镯还给我了吧?”李双喜看着湿漉漉的王蛤蟆道。

    双方签订了赌约,王蛤蟆想要赖账都不行呀这次,看来真是只能认栽了,眼前这小子完全就是上天派来收他的吧。

    “玉镯在我的琉璃坊之中,我带你们去拿吧。”王蛤蟆面无表情道。

    李双喜、林安山告别了几个老专家,来到了琉璃坊,王蛤蟆将宝盒之中的翡翠玉镯取出,没有丝毫眷念的递给了李双喜。

    现在悔恨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当初要不是因为这百万的玉镯,王蛤蟆如今也不会损失了一千多万。

    李双喜看着那母亲给的玉镯成功的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李双喜和林安山两人离开了琉璃坊,看着两人的背影,王蛤蟆躺在摇椅上,一点站起来的动力都没有了。

    回到了多宝阁之中,林安山笑容满面道:“李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这以后王蛤蟆肯定不敢再在我的面前嘚瑟了,哈哈!”

    李双喜点点头,恭喜道:“三爷,既然玉镯拿了回来,事情也都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这一下午的快递可都还没有送呢。”

    为了赎回玉镯,李双喜这一下午都待在了古玩街,此时太阳已经接近下山,李双喜的货物可都还没有送。

    “李兄弟且留步。”林安山道:“李兄弟,这天珠舍利,我想送给你,一来算是我对你的感谢,二来算我之前玉镯的事给你赔礼道歉,你一定要收下!”

    “三爷,这可是你花了三十万买来的宝贝,给我不合适吧?”李双喜拒绝道。

    “不!要是没有你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又赚那么多又好好的羞辱了王蛤蟆,其它四件宝贝我就留着,但这天珠舍利无论怎样你都得收下,它是你发现的,我想你们之间一定存在某种缘分。”

    林安山一边说一边将天珠舍利小心翼翼的双手递给了李双喜。

    李双喜没有办法,只能将其收了下来,感谢道:“三爷,太谢谢了,这可是价值千万的宝贝呀。”

    “钱财乃身外之物,今日我林安山能够交到李兄弟这样的人才,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林安山郑重道:“李兄弟,今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叫我,我林安山一定为你鞍前马后,二话不说!”

    李双喜见林安山这副模样就和张达康与自己拜把子时一模一样,连忙道:“三爷真是太抬举我了,我还有快递要送,这天珠舍利就谢谢了,先走咯。”

    李双喜告别了林安山,将天珠舍利放到了自己的奇异空间之中,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古玩街。

    天珠舍利内蕴藏着灵气,李双喜心想日后一定能够用得上,于是先将它存放了起来。

    李双喜加快了速度,将一天的快递送完之后天早已经黑了,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

    李双喜靠在沙发上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静,他十分不想看手机,可,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现在所遇到的情况还一点都没有解决。

    才刚点开了微信,唐雪就主动发来了视频聊天,李双喜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小妞,点下了接受。

    “双喜哥,哈喽!”唐雪眨巴着大眼睛卖萌打招呼道。

    李双喜笑了笑,回道:“雪儿,下晚自习了?”

    “恩恩,刚到家。”

    “到家?你家里没有人吗?”唐雪敢在家里和自己拉视频聊天,这要是被刘翠兰知道,还不得直接活剥了她的皮。

    唐雪可爱的笑了笑,两个小酒窝十分的诱人,回道:“有人呀,他们在客厅,我在自己的卧室呢,我可是带着耳机,看我聪明不聪明?”

    李双喜呵呵一笑,这好像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呀。

    “雪儿,找我什么事情吗?”李双喜切入主题问道。

    “没事,就是想要看看你,嘿嘿。”

    “我还以为你要问我不会的题目呢?”

    “题目也有。”唐雪小脑袋一转,看了看李双喜似乎有些疲倦,问道:“双喜哥,你是不是今天的工作很累了?要是累了的话我就不打扰你,明天我在问你题目怎么解答。”

    李双喜一听到累字直接打了一个哈欠,不过还是打起精神道:“今天的题目今天就解答了,有句话叫今日事今日做!拿来吧,我教你。”

    唐雪一听可开心了,拿着习题就来到了镜头前,通过高清的摄像头给李双喜看到。

    李双喜想了想,开始细致的从每一步告诉唐雪解答方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唐雪太认真说话声音大了,还是屋子内的动静被客厅的老板娘听到。

    “咯吱”一声响之后,刘翠兰迈步来到了唐雪的房间,李双喜一看到老板娘刘翠兰那虎躯,暗道:“完蛋了!”

    果然,刘翠兰的咆哮声传了过来:“好呀你这个死丫头,不好好学习居然在玩手机!说,手机是哪里来的?”

    “妈,我就是在好好学习,这手机是双喜哥给我买的!”

    唐雪的声音传来之后视频突然挂断,李双喜看着漆黑的屏幕,无奈的摇了摇头,内心道:“这人背起来还真是喝凉水都会噎到,这才第一次联系,就被老板娘给抓了一个正着……”

    另一边唐雪的房间内,刘翠兰双眼瞪得滚圆,怒视着唐雪骂道:“你这个死丫头,老娘一天辛辛苦苦的供你读书,你好的不学,一天就和那个没有前途的快递仔混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走!”

    刘翠兰的声音同时也引来了唐云通,唐云通连忙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

    “你看看你的好女儿,都高三了整天还不学好,不好好读书就知道玩手机!”刘翠兰对着唐云通指责道:“你看看你招来的什么狗屁员工,一天不好好工作也就算了,现在可好,直接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我们的女儿,你看看,还给她买了部手机!这不是存心害她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