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山一边说一边将刚刚从拍卖会买下的宝贝拿了出来。

    老赵头笑了笑,回道:“还是你小三子会说话,有时间来和我打几圈,让你在不同的领域看一下老赵头我的风采!”

    古玩街的林安三三爷此时在几个老者的面前,都变成了小三子。

    老钱头看到了李双喜小心翼翼放下的青花瓷瓶,眼睛一闪道:“哦呦,明代青花瓷都拿出来了,看来你们这次为了赌约还真是拼命啊。”

    “老钱头说你老了你还别不承认,那明代的青花瓷瓶算什么,没看到王蛤蟆这都把商周时的青铜短剑都拿出来了吗?”老孙头扶了扶老花眼睛道。

    李双喜看了看这几个有些其貌不扬的老头,虽然他们外表怎么看都不像是专家,但一眼就识别出了刚拿出的宝贝,这样的本事绝对不是一般的鉴宝人能够拥有的。

    没过一会,王蛤蟆和林安山就将各自拍下的五件宝贝摆放了出来,几个老者对视一眼,纷纷取出了鉴宝工具,准备大展拳脚一番。

    林安山道:“老哥们,我和王蛤蟆比的是眼力见,这谁的宝贝最终加起来的价值高谁就算赢。”

    老赵头眨了一下嘴巴道:“小三子,你和王蛤蟆都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还和我们讲这些?”

    林安山赶紧解释道:“赵老哥,今天其实是我和李兄弟一起打赌王蛤蟆的,他第一次来这里,所以有些东西要让他知道知道,希望你们别介意。”

    “李兄弟?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难得呀,现在还有小屁孩倒腾古玩?不应该去那街上泡妞吗?”

    “小三子,这小屁孩什么来头,你还和称他李兄弟?”

    几个老头目光看着李双喜,一番嘲讽和质疑络绎不绝。

    王蛤蟆听后一脸得意,这几个老家伙,也就这句话说的中听。

    李双喜面对一阵唏嘘,也没有生气,开口自我介绍道:“老前辈们好,我叫李双喜,就是一个送快递的,我不倒腾古玩,只是想赢得赌约,拿回我母亲的玉镯。”

    几人听后对视一眼,老李头道:“叽叽歪歪一大堆听不懂的,还是直接鉴宝吧。”

    先行鉴定的是李双喜和林安山两人的五件宝贝,几个老头对着古玩宝贝一阵的仔细琢磨,又是高倍的放大镜又是各种工具一番捣鼓之后,确定了宝贝都是真品。

    而且前四样宝贝的价格已经累计算了出来,总共价值一千万,不过剩下最后一颗珠子几人出现了分歧。

    王蛤蟆没想到林安山的眼力见还真是犀利,居然都是真的,不过最后那颗破珠子值个屁的钱,已经给林安山那边的总价下了一个大概数目,最多也就一千一百万。

    王蛤蟆又开始对着自己这边的宝贝估算了一番,光是青铜短剑应该就值得一千万百万,好像加加其它的话,自己这边的价格一定完全是林安山那边的两倍。

    想到这里,王蛤蟆有些激动了起来,催促道:“那不过就是一个破珠子,顶多值个一百万啦,你们几个专家磨蹭什么?”

    打麻将输了钱的老李头最讨厌的就是催促的话语,一个眼神瞪向王蛤蟆,怒道:“闭嘴,你这只死蛤蟆给我等好咯,小心我一把十三幺让你裤衩都输光!”

    李双喜腿脚一软,差点没摔倒,这老李头可真是太逗了,什么都能扯到打麻将上来。

    老赵头不停转动着李双喜三十万买来的天珠舍利,道:“哥几个,这珠子你们能看出什么来吗?”

    老孙头将高倍的放大镜调至到了最高,查看了一番道:“依我看,这就是一颗珠子,和王蛤蟆说的差不多,最多值一百万。”

    “非也非也,我觉得这一颗珠子价值不菲。”老钱头道。

    老周头一脸慎重,道:“这东西恐怕得花几天的时间来研究,好像确实不简单。”

    林安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几个老哥如此的为难意见不同,眉头紧皱低声道:“李兄弟,那珠子真的是舍利吗?”

    林安山清楚的记得,那珠子是李双喜让他拍下的天珠舍利,当时他一直都认为那只不过是一颗废珠子。

    李双喜笑了笑,道:“三爷,马上你就能大开眼见了,到时候可别太惊讶。”

    李双喜走到了几个专家的面前,脑袋凑了过去开口道:“依我看,这可是一颗宝珠,它的价值,就算是前四件宝贝加起来也远远都不如它。”

    正在琢磨深思的老李头回道:“好想法,不过老赵头,这未免有些天方夜谭吧!”

    老李头完全没听出是李双喜的声音,还以为是身边的老赵头所说。

    老赵头立马回道:“不是我说的。”

    几个老头顿时抬头一看,原来李双喜的脑袋夹在了他们中间。

    老孙头摘下了戴在眼睛上的放大镜,气愤道:“你这小子从怎么凑过来了,快一边呆着去,真是好不懂规矩。”

    李双喜并没有理会几人,将天珠舍利拿了过来握在手中,不等几人反应过来便掌中发力“咔擦”一声,碎屑从李双喜的指缝之间落了下来。

    林安山、王蛤蟆、几个老专家眼睛同时瞪大,全都以为李双喜将那珠子捏了个粉碎。

    王蛤蟆率先回过神来,狂喜道:“哈哈,见过傻子,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居然将三十万买来的珠子捏碎了!看来这次我赢定了!”

    林安山顿时哑口无言,李双喜这是疯了吗?

    几个老专家也全都表情僵硬,一时间就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李双喜没有说话,缓缓的将自己那右掌舒展了开来,一抹淡淡的金光透露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李双喜的手掌中。

    随着手掌的完全打开,一颗玻璃珠大小的舍利珠出现在了众人的眼球中,那舍利珠散发着淡淡金光,耀眼的同时又吸引着所有人眼球无法离开。

    几个老专家呆滞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大张到极致的嘴巴。

    李双喜平静道:“这才是天珠舍利的真正面目,它的价值完全超越了之前四件宝贝的总和。”

    “老孙头,你可以退休了,这岂止是一百万,一千万都不止啊!”

    “我早就退休了!你这个马后炮,之前还不是没有看出来!”

    “我就说这珠子价值不菲吧,看到没有!”

    “你们别说了,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这都能看出来!”

    “难道他就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鉴宝高人?”

    几个老专家大张嘴巴,惊讶的议论道。

    王蛤蟆看到这一幕,整个身体不停的微微颤抖着,他努力的想要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根本就做不到,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林安山此时眼眶红润,感觉老泪都已经在眼中打起了转,刚才那瞬间失落的心情一下变成了心脏狂跳,这次他真的发达了。

    李双喜将天珠舍利放到了几个专家的眼前,平静道:“我想单单是这一件宝贝,就已经没有再比下去的必要了吧?”

    几个老专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王蛤蟆的几件宝贝一眼,马上又集中在了淡淡金光的天珠舍利上,道:“恩恩,确实不是一个等级的,老哥几个,这舍利应该能称之为国宝了吧?”

    “当然,没想到在这小小的海宁我们哥几个还能再见到国宝!”

    “哎,这舍利让我想到了之前的岁月!”

    王蛤蟆这边的宝贝都还没有开始鉴定就被开口否决,他不肯死心道:“老东西,我的都没有鉴定,为什么就说我输了?万一我这每一件宝贝都内藏乾坤呢?”

    “你那就一把青铜短剑能看得过去,怎么能够和这舍利相比?”

    “就是,都是一些废铜烂铁的还敢废话?”

    王蛤蟆听后勃然大怒,开口破骂道:“你们这群死老头,鉴定都没有鉴定就直接判定我输,我不服!”

    李双喜冷冷一笑,看着不服气的王蛤蟆道:“王蛤蟆,既然这样,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那边不就是仰仗着一个八百万收来的青铜短剑吗?实话告诉你吧,那青铜剑不过是一把赝品,根本就一文不值!”

    王蛤蟆将青铜短剑拿在了手中,怒道:“放你的狗臭屁,这可是价值千万的宝贝,谁说是赝品!”

    王蛤蟆由于激动过头,手中的力量稍微大了一些,赝品青铜剑很快出现了变化,上面的泥土脱落了下来,随着一起脱落的还有青铜剑身上的一部分。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八百万的青铜短剑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林安山咽了咽口水惊叹道:“王蛤蟆,你这运气是要有多背,一天的时间出现两次这样的情况!”

    那一副假《百鸟朝圣》图在王蛤蟆手中的时候,也是鬼使神差般的出现了漏洞,现在赝品的青铜短剑也是同样的剧情上演,林安山开始相信,一切都是天意。

    王蛤蟆满脸惊恐,声音颤抖道:“不,不可能!这一切不会是真的!”

    王蛤蟆瞳孔放大到极致,看到了青铜短剑那剑身窟窿之中“二牛制造”四个大字,就像万把利刃正刺着他的心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