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欺少年穷!”李双喜淡淡道:“王蛤蟆,快吃吧,拍卖会还得继续进行呢!”

    王蛤蟆咬咬牙,将地上的画卷捡了起来,一大口吃了进去,一边吃一边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们的赌约还没有完呢,这口气我一定要讨回来!”

    最终,王蛤蟆意思性的将画卷吃了几口,拍卖会继续进行,至于那个晕死过去的画主,则被人抬着扔出了古玩街,不过好歹一顿打让他也赚了二百五十万。古玩界中,只要钱一付、货一交,这打眼了也只能自己认栽,所以王蛤蟆还是损失了二百五十万。

    接下来陆陆续续的展出了一些宝贝,王蛤蟆陆续的拍下了三件,因为王蛤蟆已经损失了二百五十万的缘故,那一件古玩就不算了,此时王蛤蟆已经总共拍下了四件古玩。

    李双喜一边,也都挑选了几样不错的东西,不过李双喜很失望,后来展出的古玩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宝贝,自己这边勉勉强强凑齐了四件。

    目前为止,双方的手中都拍下了四件宝贝,只差一件,而拍卖会也进入了尾声,只剩下区区几件的宝贝了。

    “各位,接下来的展出的是一个青花瓷一件,起拍价五百八十万!”

    拍卖会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展出的青花瓷瓶上。色白花青,青花瓶并不大,但却是拍卖会到现在起拍价最高的一件展出品。

    由于之前吃了假画的亏,王蛤蟆现在十分的谨慎,面色平静,静静的看着众人的表情。

    五百八十万的青花瓷,林安山也不敢枉然下定论,毕竟这要是一个小小的走眼,那赌约可就输了。

    林安山问向了身边的李双喜,道:“李兄弟,这青花瓷你怎么看?”

    李双喜刚才已经仔细的看了一番,花瓶内没有什么灵气,但也没有看出什么瑕疵,应该是一个真品,但是这么个青花瓷瓶,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产的,也不知道它的用料是不是纯正,李双喜还真是有些拿捏不定。

    于是李双喜道:“三爷,这东西依我看是真的,不过我对青花瓷不太了解,你说他真的值五六百万?”

    林安山一听青花瓷是真的,顿时来了兴趣,但这具体值多少还真是不好估计,毕竟青花瓷从唐宋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元代开始成熟,清代已经成为主流,而这拍卖的却是年代不详,在场的大家也都众说纷纭。

    林安山犹豫了一下,道:“看来这东西还真是拍卖到现在最难以下手的一件宝贝,我们要不先看下大家的动静吧。”

    林安山打算看看众老板的动静,不过他这么想,别人也是这么想的,一时间大家大眼瞪着小眼,没有谁率先开口。

    没有头绪的李双喜进入了奇异空间之中,想看一看有没有新的书籍出现,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自己一下。

    李双喜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奇异空间之中了,还记得之前,整个空间之中只有两本书能够给自己阅读。

    李双喜在奇异空间之中一转,果然,发现了一本新出现的书籍,不过李双喜一看名字,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死。

    “《十万个鉴宝大全》?”李双喜虽然十分无语,但是一看到鉴宝两个字还是立马翻阅了起来。

    很快李双喜就被《十万个鉴宝大全》给震惊了,这本书可真是救命的宝贝呀,书如其名,能够鉴定十万个宝贝。

    李双喜没有多想,直接将眼前的拍卖品青花瓷进行了一番鉴定。

    很快,书籍之中给出了结果,明代青花瓷,色泽一般,官料制造,价值在七百万华夏币左右!

    李双喜听了之后大喜,这奇异空间简直就是一个百宝库呀,有了这东西的帮助,自己这次恐怕想输都难了。

    得到了鉴宝大全给出的答案之后,李双喜低声道:“三爷,要是没有人出手的话,我们最后一刻就以五百八十万的价格购下这青花瓷。”

    林安山现在对李双喜可谓是言听计从,点点头道:“好的。”

    众人依旧是大眼瞪着小眼,谁都没有开口出价,拍卖进入了倒计时,所有人都已经表现出了一副放弃的神色,林安山突然道:“五百八十万我要了!”

    锤子落下,林安山最后杀出,买下了青花瓷。

    紧接着,下一件宝贝展示了出来,是一把青铜短剑,介绍这把青铜短剑是商周时期所产,距今已经有三千年左右的历史了,起拍价八百万。

    青铜短剑一展出,所有人都纷纷投来了瞩目的目光,如果这要是真的话,那应该是有很高的研究价值,绝对是一件宝贝。

    李双喜没有耽搁,立即进入了奇异空间之中,对眼前的青铜短剑进行了一番评估。

    《十万个鉴宝大全》很快得出了结论,商代青铜短剑,青铜剑刚出时期的文物,不过,上面覆盖着的泥土是后来人工形成的,短剑是通过一体冶炼而成,坚定完毕:假货!

    李双喜看后瞬间惊呆,这居然连短剑上的泥土都能鉴定出来,真是太夸张了。

    不过李双喜只关心最后的结果,离开了奇异空间,林安山低声道:“李兄弟,这东西我也根本看不出来,不过从那厚实的泥土上来看,应该不像是假的。”

    李双喜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林安山看来还是不够老辣,又一次的走眼了。”

    “三爷,我们已经买了五件宝贝了,管它假还是不假,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李双喜提醒道。

    林安山点点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我这不是怕后面还有一件展品,到时候出现一个大宝贝,被王蛤蟆买走我们就糟糕了。”

    “尽人事听天命。”李双喜淡淡说了一句。

    王蛤蟆似乎也想要等最后一件宝贝的亮相,但又怕眼前这青铜短剑是真的大宝贝错过了,开始纠结了起来。

    毕竟现在的起拍价都直接高到了八百万,这要是一走眼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全盘皆输了。

    全场再一次的陷入到了沉静之中,依旧是没有谁率先开口加价。

    李双喜和林安山的目光看向了王蛤蟆,现在赌约的输赢就看他买下最后的一件宝贝了。

    王蛤蟆犹豫了半天,最后的时刻突然出手,八百万将青铜短剑收入了囊中。

    林安山和李双喜来到了王蛤蟆身边,道:“王蛤蟆,走吧,我们都已经买到了五件宝贝,现在该去让评估鉴定中心的老哥几个鉴定了。”

    李双喜并没有说话,此时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王蛤蟆铁定是输了,而且还要亏个上千万,实在是太惨了。

    由于已经拍好了宝贝,三人先行离开了拍卖会,向着那评估鉴定中心前去。

    来到了鉴定的中心,只见店内四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正在一张桌子上打着麻将,还有一个坐在旁边等着,一脸期待换自己上桌打的表情。

    林安山看了看后笑道:“老哥几个,来活了,有几件宝贝想请你们鉴定鉴定。”

    正在打麻将的几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李双喜三人的到来,打得热火朝天。

    “杠!”

    “老李头,你今天都杠了那么多次了,还来?”

    “哼哼,看我的杠上开花!”

    “做梦吧,我可就等着你的杠上放炮呢!”

    “没错,老李头你可小心了,现在我们三可都叫牌了。”

    “老赵头、老钱头、老孙头,我就你们会胡这一张,白板!”

    “胡!胡!胡!”

    老李头杠上开花没有打出来,反而一炮三响,让老钱头、老孙头、老赵头笑得不亦可乎。

    老李头手中拿着绿色的一块一块的零钱,十分不舍的哭丧道:“这么冷的牌还一炮三响,还有天理吗?”

    坐在一旁看着的老周头一脸笑嘻嘻道“老李头快去撒泡尿转转运,我先替你来一会。”

    李双喜看眼前的场景之后满头的黑线,这几个老头是鉴定专家?难道不应该是麻将专家、放炮专家?

    王蛤蟆损失了二百五十万,心情郁闷,见几个老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的到来,历声道:“老哥!别打了!鉴宝了!”

    别说,被王蛤蟆这么一嗓子喊下去,几个老头都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王蛤蟆的身上,刚输了几块钱的老李头直接怒道:“鉴什么狗屁的宝,你们那些几块钱的东西就别拿来污染我们的眼球了,老哥几个可都是只鉴定国宝!”

    噗!李双喜差点笑喷,这老李头也真是太逗了些,打着几块钱的麻将说这样的大话,就不怕闪了腰吗?

    王蛤蟆十分不满道:“嘿,我这可是八百万才买来的宝贝,还说拿来给你们长长见识,看来你们还看不上啊?”

    八百万?一听这么个数字,刚刚还说只鉴定国宝的几个老头,全都放下了手中的麻将,起身道:“哎,王蛤蟆,算你今天走运,老哥几个心情好,就亲自来给你鉴定鉴定!”

    林安山一听马上开口谢道:“多谢老哥几个,今天是我和王蛤蟆签订了赌约的,还希望你们明鉴这十件宝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