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蛤蟆见众人退出,只剩下了林安山一个争夺者,哈哈一笑,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到了坑中。

    林安山眉头紧皱,现在这个王蛤蟆完全和他杠上了,也清楚王蛤蟆绝对不会轻易松手,这要是再加上去,风险也会增加不少。

    犹豫了一下,林安山给自己定了一个封顶线,要是三百万在拿不下这幅画,就让给王蛤蟆。

    决定之后的林安山刚准备抬手,李双喜一把拉住,制止道:“三爷,可以了,不用加了。”

    “李兄弟,这幅画可真是不错的宝贝,我们要是拿下的话,最后的胜算也会加大很多。”

    林安山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双喜。

    李双喜微微一笑,将嘴巴凑在了林安山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道:“三爷,这幅画是假的!”

    林安山一下愣在了原地,这幅画怎么可能是假的?这可是一副画中画的宝贝东西。

    “二百五十万一次!”拍卖会的人员见没人加价,开始倒计时道。

    林安山回过神来,看着李双喜道:“怎么可能?”

    李双喜快速道:“三爷,一会我会让你亲眼看到它是假画,你就看好王蛤蟆这个二百五是怎么损失二百五十万的吧。”

    林安山不知为何,李双喜说的话他根本找不到一句反驳的理由,犹豫之间,倒计时已经结束。

    “二百五十万三次!恭喜《百鸟朝圣》这副画成功被拍下!”

    王蛤蟆握了握拳头,从李双喜和林安山两人面前走过,笑道:“三爷,承认承认!”

    画主一脸笑容,心中暗喜道:“这一次可真是赚大了,最后的戏份演完这笔钱就彻底到手了,哈哈!”

    画主看着眼前的王蛤蟆,故作姿态满脸笑容恭喜道:“恭喜恭喜!这副百鸟朝圣现在是你的了,既然你已经成了画主,我也应该让你见一见这百鸟朝圣的真面目了!”

    王蛤蟆一听,愣了一下,真面目?自己可没看出眼前这幅画有什么真面目,一直都是跟着林安山那个老家伙叫的。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画主找来了一瓶水,喝下一口之后,对着桌上的画卷直接喷了上去。

    “啊!你干什么!”王蛤蟆被画主的举动吓了一跳,这可是自己二百五十万买来的宝贝,怎么就一口水喷上去了。

    画主笑道:“别急,一下就会欣喜的!”

    拍卖会场的众人也都纷纷围拢了过来,围成了一个圈子,看着那桌上的《百鸟朝圣》。

    林安山咬牙道:“李兄弟,我就说吧,这副画内有乾坤的……”

    李双喜笑了笑,没有说话,两人也来到了王蛤蟆身边。

    在画主一口水的洗礼之后,画卷开始出现了变化,一些之前画面上没有的图案一点点的显现出来,众人看后都惊呼了起来。

    “原来是画中画,早知道刚才我就不放弃了!”

    “内有乾坤,没想到让王蛤蟆捡到便宜了!”

    “哎,可惜,刚才我就隐隐觉得这画没有那么简单。”

    周围古玩街的老板纷纷自责道。

    王蛤蟆瞳孔不断的放大,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画卷,开始自吹道:“哈哈!蛤蟆爷我可是拥有火眼金睛,其实一开始就看出了其中的乾坤,刚才不过是给你们开一个小玩笑,今天你们都见识到了蛤蟆爷火眼金睛的毒辣了吧!”

    整个拍卖场,只有画主和李双喜两人明白画中的真相,李双喜看了看画主,准备是时候揭开这《百鸟朝圣》的真面目了。

    王蛤蟆扭头看了看李双喜和林安山两人,嘚瑟道:“三爷怎么样,现在是不是特别的后悔?小子,现在是不是特别的想哭?”

    “看来这次的赌约我是赢定了,看看你们的手中,就只有一颗破珠子,怎么和我斗?”

    林安山脸色阴沉,刚想要反驳李双喜上前一步,抢先道:“王蛤蟆,说你是二百五你还真就是!拿着一副假画都不知道,还敢自吹什么火眼金睛!”

    王蛤蟆不屑的眼神看着李双喜,回道:“小子,你这是羡慕你蛤蟆爷吧,大家可都是亲眼的见证了这画中的乾坤,你敢说这画是假的?你就不怕在这里的众老板将你轰出去?”

    画主听后一惊,难道说有人看出了他的假画?不行呀,这钱才刚刚到手,要是被揭穿的话自己有可能出不了这里,立马附和道:“年轻人,我这《百鸟朝圣》可是清代的真迹,那是祖传下来的宝贝,你要是在胡说八道,可别怪这容不得你!”

    林安山也是拉扯了一下李双喜的衣角,低声道:“李兄弟,李兄弟,虽然我们没有拍下画,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李双喜的开口吸引了在场所有古玩老板和客人的目光,所有人都低声议论了起来。

    李双喜却是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没有,看了看周围没有散去的人群,道:“你们都被骗了,这不过就是一副不堪入目的低俗画而已。”

    “你放屁!”王蛤蟆一点都不给李双喜好脸色,臭骂道:“这明明就是一副宝贝,你却说是不堪入目的东西,告诉你,这幅画要真是你说的那样,蛤蟆爷我现场把它吃了!”

    “你个嫩头青的小子,什么都不知道你和我在这里打肿了脸充胖子,简直不知死活!”

    王蛤蟆一边手一边将画卷拿在手中,向周围的各个行家展示道:“大家看看,这副画怎么假了?”

    拍卖行内的所有人也点头道:“没问题呀?”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有意要帮助李双喜,还是说因为刚刚那口水侵湿的原因,画卷的一个角落微微翘了起来,眼尖的林安山看到之后马山指着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王蛤蟆被林安山这一嗓子给吓到,目光看向了画卷微微翘起的一角,道:“你这老东西,瞎叫什么,不就是翘起一点纸张吗,有什么好稀奇的?”

    王蛤蟆一边将画卷给卷起来,一边看向了最下角,接下来的一秒钟王蛤蟆表情呆滞了。

    就是那一个微微翘起的纸张,王蛤蟆看到了画卷的下一层居然还有图案。

    李双喜看着目光呆滞的王蛤蟆,笑道:“王蛤蟆,你马上就能够向我们展示当众吃画的本事了。”

    王蛤蟆用手扯了一扯画卷的角落,一片的纸张脱离了起来,惊讶之中的王蛤蟆手并没有停下来,一点一点将《百鸟朝圣》图画撕扯了下来,而下层的画面更是惊呆了整个拍卖场的众人。

    “什么!还真是一副不雅的图画!”

    “这小兄弟也太神奇了吧,这都看不出来了!”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我们这些人都老咯!”

    “画中画里还有画,这造假的技术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整个拍卖行炸开了锅,王蛤蟆双手颤抖了起来,眼前的画卷让他一时间的哑口无言。

    几分钟之前还觉得吃了亏的林安山,看到那不堪入目的画卷之后同样也震惊在了原地,他这样的老江湖都没有看出这假画的猫腻,年轻的李双喜却看了出来,难道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己真的老了?

    林安山回想着自己刚才还劝说李双喜的那些话,老脸都有些挂不住了,不过还是咬牙开口道:“李兄弟,还是你的眼力见高,我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了。”

    李双喜淡淡一笑,道:“三爷严重了,你可是这行业之中的泰斗,我还是那句话,你信任我,结果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林安山连连点头,现在他可是不服不行,这李兄弟的本事真是让他深深的折服。

    王蛤蟆一把将那不堪入目的画卷砸在了地上,转身怒骂道:“尼玛的,竟然来这古玩街糊弄你蛤蟆爷,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此时画主在人群之中瑟瑟发抖,拔腿就想要跑,可王蛤蟆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用力一扯之后画主整个人摔倒在了王蛤蟆的面前。

    王蛤蟆怒视着眼前的画主,一巴掌呼在了脸上,随后那绿色的皮鞋也落在了他的脸上,两声惨叫之后,画主当即晕在了现场。

    王蛤蟆不甘心道:“你还是第一个敢骗你蛤蟆爷的人,今天就让你知道蛤蟆爷的厉害!”

    李双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道:“王蛤蟆,快过来将这脏东西给吃了呀?刚才自己吹过的牛还是要做到。”

    林安山也煽风点火道:“对对对,在场的大伙也都听到了,刚才是谁说如果是假画,他就当场吃进嘴里的?”

    王蛤蟆平日里的人品怎么样这时候一下就暴露了出来,众人的手指全都指向了王蛤蟆,道:“就是他,快吃吧!”

    “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往里面跳,王蛤蟆,快吃起来!”

    王蛤蟆面如土色,原本以为自己捡到了宝贝能将自己的优势扩大,可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苍天呐!大地呐!这是为什么?”王蛤蟆一副痛苦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众人,最终落在了李双喜的头上,都是这个小子,为什么这个小子能看出那是假画,为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