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就是这样,只要有人开了口,加价的人就会络绎不惧的涌现出来,林安山话音这才刚刚落下,几个老板纷纷加价,很快那把扇子的拍卖价格就上升到了二十万。

    作为林安山对手的王蛤蟆,自信琢磨了一番之后,也决定先来拔得头筹,道:“二十一万!”

    李双喜似乎也没有想到拍卖会是个这样的行情,看来还存在很多的隐形对手。

    林安山犹豫了几秒后开口道:“二十二万!”

    一把扇子叫到了这个价格,有几人觉得不值当退出,有几人又继续喊了几嗓子,王蛤蟆不屑道:“你们这些家伙没本事还和蛤蟆爷争什么?三十万!”

    李双喜冷冷一笑,低声道:“三爷,这扇子就让给王蛤蟆吧。”

    林安山同样觉得这把扇子被叫到三十万之后完全不值这个价,点头道:“恩恩。”

    最终,拍卖会的第一把那谁谁谁的扇子成功以三十万的价格落入到了王蛤蟆的手中。

    王蛤蟆看着李双喜和林安山两人,嘲笑道:“三爷、小子,我已经旗开得胜,你们就等着输吧!”

    李双喜鄙视的看着眼前的王蛤蟆,还真是人丑多作怪,才买了一把扇子就能这么的装比,也是傻比的可以。

    很快第二件拍卖品被一个华夏边远部的商人拿了上来,介绍道:“大家下午好!我今天拍卖的是一颗天珠舍利,传说它是从活佛身体之中遗留下来的,已经有了千年的历史,起拍价三十万!”

    一番介绍之后众人纷纷围观向了那天珠舍利,众人也都各抒己见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最终都是不停的摇头。

    那号称是天珠舍利的古玩,其实就是一枚鹅蛋大小的珠子,但是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的洗礼,表层已经布满了污垢一点光泽都没有,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价值三十万的东西。

    林安山一番观察之后同样也是低声道:“李兄弟,我们还是等待下一件宝贝吧,这玩意实在是不怎么样,真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不起眼的东西拿出来。”

    王蛤蟆一番琢磨之后察言观色,见众人纷纷都没有购买的意思,同样也不打算加价。

    一时间,这一颗天珠舍利无人问津,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等待起了下一件商品。

    来自边远部的商人没想到自己的拍卖品会遇到这样的冷场,一声叹息之后也准备收起天珠离开。

    这时候李双喜却站了出来,走到了商人身边,问道:“等等,这天珠舍利我要了!”

    李双喜刚才早已经通过了特殊的识别能力看出,这颗珠子虽然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内部却是蕴藏着一股灵气,李双喜敢肯定,这东西一定是内有乾坤的宝贝。

    不过李双喜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之后并没有直接出手,有了第一轮拍卖的经验之后,李双喜等待着,等待着最终没有人要的时候自己以最低的价格入手。

    正准备离开的商人停住了脚步,惊讶道:“噢!你真的确定要?”

    林安山见这李兄弟完全是不按常理出牌打乱了自己的节奏,连忙快步上前制止道:“李兄弟,你这实在是太鲁莽了,这天珠根本不是什么宝贝,别买呀。”

    李双喜看了看林安山,道:“三爷,你相信我,我可不会坑你,要是赌约输了,我也是损失很惨重,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林安山还想说点什么,可李双喜这也实在是太执着了。

    王蛤蟆最想要看到的就是现在的场面,他敢肯定眼前这个小子一定是个没有眼力见的嫩头青,连这样的渣渣都看不出来,两人要是相争起来,自己岂不是坐收渔翁之利,于是来到了两人的身后,火上浇油道:“三爷,听到没有,你需要的是信任这个小兄弟,这什么天珠也是一件宝贝,他要买为什么不让买呢?”

    “王蛤蟆,好东西你会不买?”林安山转身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

    王蛤蟆双手一摊,道:“我是看你们手中还没有宝贝,这不让给你们吗?”

    李双喜没理会王蛤蟆,看着眼前的商人道:“对,这天珠舍利三十万我要了。”

    商人点点头,将天珠慎重的递到了李双喜的手上,随后双手合十一副朝圣的样子道:“活佛,今日弟子不得不将你的舍利出售来谋取生计,望你不要怪罪。”

    王蛤蟆见李双喜成功的买下了不起眼的破珠子,听了货主一番叽叽歪歪的话语之后笑道:“小兄弟你果然是好眼光啊,这活佛的舍利都被你给买到了,恭喜恭喜啊!”

    王蛤蟆敢以多年混迹古玩界的名义打赌,那什么活佛舍利不过就是一个破珠子,这次的赌约自己已经赢了一半了。

    拍卖会场的众人也全都不看好李双喜,全都低声议论着李双喜年轻气盛等。

    林安山一脸阴沉之色,显然还是觉得李双喜不应该花三十万买下这珠子。

    李双喜才懒得理会王蛤蟆,最终的时候一定会让他追悔莫及。

    接下来第三件展出的拍卖品是一幅画,画主介绍说是清代名画《百鸟朝圣》,画卷拉开表现出来的是一颗苍天大树,大树分开的枝杈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的鸟正放眼看着远方的天边,欲展翅高飞,起拍价六十万。

    王蛤蟆的眼睛死死盯着林安山和李双喜,他自知自己的眼力见没有林安山的毒辣,只能静静的观察着对手的动向,随时准备后来居上。

    众人纷纷来到桌前细看着那清代的名画《百鸟朝圣》,李双喜同样也凑了过来,细细的看着眼前的清代名画。

    李双喜定睛一看,突然发现眼前这副《百鸟朝圣》好像比刚才多了一点什么。

    李双喜以为自己有些眼花,揉了揉之后再次一看,发现眼前的画完全是变得更加的雄伟庞大了,画面上没有的一些东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这画中还有乾坤?”李双喜十分的惊讶,没想到自己还能将画卷之中隐藏的一些东西看了出来,心中暗道:“真是太神奇了。”

    惊喜之余的李双喜看着眼前的画卷,很快画面再次改变,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原来是假货!”李双喜心中震惊道,眼前这《百鸟朝圣》的造假应该十分的高超。

    李双喜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有人加价到了八十万,而身边的林安山胸有成竹的高呼道:“九十万!”

    李双喜想要阻止发现慢了一拍,不过戏剧化的一幕被李双喜看到,王蛤蟆看着林安山加价眼珠一转直接再次加价道:“一百万!”

    李双喜想起了之前林安山说过的话,在这古玩街,他的眼力比王蛤蟆毒多了,一下明白了过来,王蛤蟆根本就是在滥竽充数,知道林安山眼力见好,所以暗中观察着林安山的一举一动,然后在做出相应的判断。

    “哼哼,王蛤蟆,敢拿走我的玉镯,今天还真算是上天派来我制裁你!”李双喜心中暗喜道。

    林安山同样也发现了画卷之中好像有乾坤,低声道:“李兄弟,这幅画不错,是一件宝贝,我想我们应该把它拿下!”

    李双喜问道:“三爷,这怎么是宝贝了?”

    林安山会心的笑了笑,自信满满道:“李兄弟,以我多年的混迹古玩的‘毒眼’看后,发现这画中另有玄机,其实你们看到的只是表面,它真正的画卷还没有展现出来,我想应该是要遇到什么特殊的东西,画卷才会真正的展现,这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李双喜笑了笑,夸赞道:“三爷真不愧是老江湖,这你都能看出来!”

    李双喜不得不承认林安山的本事,能够凭借着经验就看着画中的乾坤,这一点不得不否认,不过还是造假者更胜一筹,连林安山这样的老手都给骗了,乾坤之中更有乾坤啊!

    林安山笑了笑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又是一声高呼:“一百二十万!”

    这幅画的争夺者还挺多,林安山喊出了一百二十万之后还有人不断的加价,很快价格就水涨船高的来到了二百万,比起价六十万整整高出了一百四十万!

    《百鸟朝圣》的画主静静的站在一旁,心中已经乐开了花,阴笑道:“果然还是小地方的傻子多,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抬价到了两百万,这次发了!”

    李双喜此时静静的观察着众人的表情,准备将这个坑在拉大一些,到时候让王蛤蟆自己跳进去。

    林安山见身边的李双喜没有出声,于是再次加价道:“二百二十万!”

    林安山展示出的气势让不少争夺者纷纷退出,毕竟他们并没有看出画中的乾坤,不过当然还有一个正在一步步跳入坑中的王蛤蟆,见林安山再次加价,也一副誓要抢下《百鸟朝圣》的模样,高举手臂道:“二百五十万!”

    这个数字一喊了出来,其他争夺者纷纷摇头退出,李双喜则是差点笑喷,这个王蛤蟆还真是一个二百五,这样就跳进了早已准备的坑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