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蛤蟆决定不管怎样拼一拼,难说最终自己还取胜,那样的话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玉镯收入到自己的囊中,不过这也有个前提,那就是林安山和李双喜要和他打赌才行。

    王蛤蟆紧紧看着两人的表情变化,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林安山皱着眉头思考,李双喜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好像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王蛤蟆激将道:“我们这次比眼力签约为证,白纸黑字,谁都赖不了。三爷,你平日里不是总是吹自己的眼睛多么的毒辣么,怎么这下怂了?我看你还真是老咯!”

    林安山可不傻,反怼道:“王蛤蟆,你当我傻啊?我凭什么要和你打赌,再者说了,那玉镯不是我的东西,你别想用激将法来激我!”

    林安山可不敢擅自做决定,此时凑在了李双喜身边,低声问道:“李兄弟,你看现在这事怎么办?”

    李双喜在王蛤蟆刚刚说出赌约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只癞蛤蟆要替自己省了十万块钱,那何乐而不为?李双喜依靠着特殊的体质,对各种古玩都自带了超强的识别能力,还会怕王蛤蟆?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借机会,让王蛤蟆吃更大的苦头!

    李双喜淡淡回道:“三爷,你在古玩界的眼力怎么样,能毒得过王蛤蟆吗?”

    林安山想都没想,直接回道:“当然!王蛤蟆怎么能和我比,我可是我整条古玩街出了名的毒眼!”

    自己给自己吹捧了一番的林安山问道:“怎么,李兄弟是想我们和他赌一把?”

    李双喜轻轻点头,林安山有所顾虑道:“李兄弟,虽然我敢保证我在眼力上面肯定比那王蛤蟆厉害,但是王蛤蟆的诡计多端,到时候万一他使诈就麻烦了。”

    王蛤蟆见两人开始小声的嘀咕了半天,催促道:“我说你们是不是不敢赌?不敢赌的话就算了,小子,你拿十万块钱出来,这玉镯给你便是。”

    “放心吧三爷,我们今天就好好的和这只蛤蟆玩玩,让他知道知道小锅可是铁打的。”李双喜自信笑道。

    林安山看着身边的李双喜,现在他还真是有些看不懂这小子了,年纪轻轻,胆识却是如此的过人。

    李双喜看着王蛤蟆,回道:“来吧,我们就来赌一次!”

    “不过话可是说好了,先签订合约,白纸黑纸按好手印以免最后谁赖账!”

    王蛤蟆心中大喜,没想到这嫩头草还真同意了,反正自己输了的话,什么都没有亏,要是赢了的话,那可真是又赚了钱还能大出风头,以后在这古玩街所有人都得对他刮目相看。

    “没问题,我们古玩界讲究的就是诚信两个字。”王蛤蟆臭不要脸道:“来吧,我们现在先讲讲规则,等会的拍卖会上,我们双方各拍下五件宝贝,最后一起送到古玩街内最权威的验证机构评估,哪一方拍下的东西更值钱,哪一方就取胜!”

    “当然了,我们双方的本金都有一个封顶的上限,就两千万吧!两千万内,谁拍的五件古玩经鉴定更加的值钱,谁就胜,怎么办?”

    李双喜听后却是有些为难了,这开口就是两千万的本金,自己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见李双喜脸上的笑容消失,王蛤蟆心中暗喜道:“臭小子,这次看蛤蟆爷不弄死你!”

    林安山知道李双喜的苦难,低声道:“李兄弟,这件事是三爷对不住你,如果你真的要和王蛤蟆赌一赌的话,三爷就拿出两千万来,帮你报仇!”

    李双喜看了看林安山,回道:“三爷,你可不是帮我报仇,是我们一起报仇!三爷,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们就赌一把,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

    林安山看着赌意已决的李双喜,心一横道:“赌了!”

    “王蛤蟆我们就和你赌一次!现在就签订协议!”林安山意气风发道。

    王蛤蟆自然欣喜万分,马上道:“好!伙计,去拿纸和笔来!”

    “慢着!”李双喜突然伸手打断道。

    王蛤蟆好不容易才看着鱼儿上钩,被这么一打断身怕对方两人不赌了,立马道:“我说小子,说过的话可是收不回来的,现在已经不能反悔了……”

    看着这自找苦吃的王蛤蟆,李双喜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这最权威的评估机构靠谱吗?可别都是你这只蛤蟆自己找的人?”

    林安山站了出来解释道:“李兄弟,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古玩街内的验证评估机构,那绝对是公平公正的!”

    “哦?”李双喜听后对着评估机构反而来了点兴趣。

    林安山继续道:“说是评估机构,其实说白了就是几个糟老头子。不过呢也不能小看这几个糟老头子,他们手中可都是有专业的证书,都是华夏最有权威的机构颁发的,据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可都是华夏最出色的考古学家。总之,那几个老头是我们古玩街公认的鉴定评估机构,从不会有任何的偏袒。”

    王蛤蟆接着道:“就是,你这小子可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敢怀疑我们古玩街的评估机构。”

    既然鉴定的机构没有问题,李双喜自然也没有问题了,道:“来吧,白纸黑字签约吧!”

    很快,双方已经签订好了协约,一看时间已经一点多钟了,古玩街的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林安山和李双喜则是一身轻松上阵,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反观王蛤蟆,浮夸到了极致。

    王蛤蟆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穿上了一双绿色的皮鞋,居然还打了一个领带,戴上墨镜神色道:“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知道知道,我王蛤蟆的火眼金睛!”

    看着一身极度不和谐装扮的王蛤蟆,李双喜问道:“三爷,这只蛤蟆平常也是这个样子吗?”

    林安山则是无语的摇了摇头,淡淡道:“要想生活过得去,哪能没有一点绿。”

    噗!李双喜差点没笑喷,王蛤蟆完全不在乎,强行吸着油肚扣上了白色西装外套的纽扣,从林安山和李双喜两人身边走过。

    琉璃坊的员工也拍马屁喊口号道:“蛤蟆爷帅!蛤蟆爷酷!”

    可还不等口号喊完,王蛤蟆那刚扣上的纽扣一下被挣了开来,不过王蛤蟆却是一点不显尴尬,干脆也不扣了,西装往后一甩,大跨步迈出了琉璃坊,向那拍卖会场走去。

    李双喜看得目瞪口呆,这王蛤蟆就算在穿的华丽,也就不过是一只蛤蟆。

    ……

    由于古玩街拍卖会的原因,整条街店铺纷纷关上了门,所有的人都走向了拍卖会的会场。

    李双喜看着街上人群像人一个方向涌动,问道:“三爷,这拍卖会看来还挺热闹呀,这些老板生意都不做的去参加?”

    林安山笑了笑,解释道:“那可是相当的热闹,拍卖会可是华夏官方组织的,每次来的都是一些宝贝,所以大家有钱的都去淘一淘,没钱的都去捧一个人场。”

    “官方组织的?”

    李双喜可就纳闷了,华夏官方怎么还会来海宁这小地方组织这样的拍卖。

    “恩恩,每年都会开几次拍卖会,次数不固定,说是为了促进古玩行业地域性的交流和什么的,我也记不太清楚那些话。虽然是官方组织,但毕竟来的都是一些外地商人,物品也会出现假货,所以打眼的事业时常发生。”

    林安山将拍卖会的一些情况告诉了李双喜,李双喜听后默默点头。

    来到了拍卖会的会场,李双喜和林安山落座了下来,王蛤蟆早已经先到一步,坐在了两人前一排,扭头看了看李双喜和林安山,给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眼神。

    李双喜内心暗骂道:“你这只臭蛤蟆,等会有你好受的,我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拍卖会如期开始,一大堆致词之后第一件上来的拍卖品是一把扇子,介绍说是唐代谁谁谁亲手题诗并且绘制的,栩栩如生的反应了盛唐时期的景象,起拍价十万。

    拍卖会场的众人纷纷起身上前仔细观看一番,林安山一双‘毒辣’的眼睛不停地看着扇子,有了结论之后凑到了李双喜的耳边低声道:“李兄弟,这扇子是真的,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宝贝。”

    李双喜点点头,道:“王老板,不如我们就抢先拍下这把扇子,给那只蛤蟆来一个下马威如何?”

    “李兄弟不可,我们约定比试的只有五件宝贝,这把扇子也差不多就值那么十几万,万一等会要是有了更好的宝贝,我们岂不是吃亏了?”林安山道。

    李双喜可并不认为,谁知道等会上来的拍卖品会是什么货色,万一都是开价很高的假货怎么办?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样一来就抢拍有些着急,但既然一来就是个好东西,那上也没关系。

    于是道:“三爷,没事,我们就权当挑一件宝贝捂捂手吧。”

    “可,可是……”

    “三爷,你要信得过我的话,就听我的,最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林安山拗不过李双喜,决定按照李双喜的意思来,于是多宝阁老板林安山第一个开口加价,道:“十一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