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蛤蟆第一次来看到玉镯的时候同样也是惊讶住了,我也成功的找回了颜面,可王蛤蟆过了两天又主动来看了一次,从那之后,我就将玉镯放在了宝盒之中一直都没有打开,现在这么一回想,一定是被王蛤蟆给调了包。”

    李双喜听后也是一脸的无语,两人应该都是年纪相仿吧,都这么个岁数了还争什么面子,关键自己却莫名奇妙的成了受害者,这运气也实在是太背吧?

    事已至此,李双喜看来只能去找那个王蛤蟆算账了,幸好这王蛤蟆还在这古玩街上,要是被其他的客人调包的话,李双喜还真是找的地方都没有了。

    “三爷,你带我去找王蛤蟆,我一定要拿回我的玉镯!”李双喜道。

    林安山觉得这件事十分的对不起李双喜,自己在这古玩街那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事,这件事要处理不好的话,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于是道:“恩恩,我也得好好的找这死蛤蟆理论理论,居然骗到我头上来了,真是反了他!”

    林安山也懒得打理地上摔碎的紫砂壶,道:“走,现在就去!”

    店铺交给伙计看守,林安山带着李双喜,两人都是一脸怒气冲冲的走向了琉璃坊。

    整条古玩街,最大的两家古玩店就是林安山的多宝阁和王蛤蟆的琉璃坊,一家店在古玩街的这边尽头,一家店在古玩街的另一边尽头,对立着。

    来到了琉璃坊门前,两人对视了一眼,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午间,琉璃坊同样也是一个客人都没有,显得十分的清静,林安山指了指,道:“那个躺在摇椅上的就是王蛤蟆!”

    李双喜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五十多岁肥头大耳的男子正露出滚圆的油肚躺在一张摇椅上,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轻轻的晃动着,眼睛微微闭着,脸上自带着笑容,乍一看像极了一个弥勒佛。

    李双喜目光在琉璃坊内扫视了一圈,八成都是假货,真的那些古玩也都是不值钱的小东西。

    琉璃坊的伙计一看是林安山,马上开口道:“呦,三爷,这大中午的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林安山冷哼一声,正准备迈步直接走向王蛤蟆讨一个说法,却被李双喜一只手拉住,低声示意道:“三爷,别急。”

    林安山好歹也是混迹江湖那么多年的老手了,明白林双喜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看向了琉璃坊的伙计,道:“这么热的中午来个狗屁的风!”

    “王蛤蟆!王蛤蟆!”林安山大呼道。

    只见躺在摇椅上的王蛤蟆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瞅了瞅,发现是林安山之后打着哈欠道:“三爷,这大中午的你来我店铺里面嚷嚷什么!”

    林安山笑了笑,道:“我来找你当然是好事情啊!快起来,快起来!”

    林安山已经迈步到了王蛤蟆身边,脚踢着摇椅道。

    王蛤蟆无奈,从摇椅上费力的站了起来,穿着人字拖道:“三爷,你今天可是有点反常啊!”

    林安山道:“王蛤蟆,你上次不是想要买我手上的那块帝王绿玉镯吗?它真正的主人答应卖了,我这不带他过来找你了吗?”

    “那玉镯不是你显摆的宝贝吗?”王蛤蟆笑了笑道:“三爷,那么一件极品的宝贝,你不要还推荐来给我?”

    林安山尴尬了一秒后找了个借口道:“我现在手上有了更好的宝贝,那个玉镯就给你了,哈哈!”

    王蛤蟆不知道是脑子不够用还是还没有睡醒,回道:“三爷你还真是费心了,不过不好意思,那玉镯我已经从其他的地方收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说话间,王蛤蟆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后显摆道:“三爷,怎么样,是不是和那个一模一样?”

    其实王蛤蟆敢这么直接将调了包的玉镯拿出来还有一个原因,在古玩行业中,从来都是出了门就人货两清的,就算被骗,那也只能说自己打眼了。

    李双喜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这么快就让王蛤蟆将玉镯拿了出来,李双喜定睛一看,那盒子之中的玉镯正是自己的,翡翠内蕴藏着灵气。

    林安山凑近了身体一看,果然和自己交给李双喜的一模一样,看来还真是被王蛤蟆调了包。

    “好你个王蛤蟆,还真是你给我调了包,还我的玉镯来!”

    林安山此时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伸手就直接抢向了王蛤蟆手中的盒子。

    不过林安山的动作实在太慢了点,王蛤蟆猛然一收,将盒子盖上后道:“三爷!你这怎么上我琉璃坊来抢东西了?”

    “你个王八蛋,居然还敢坑到我的头上,看我今天不砸了你的招牌!”林安山怒道。

    王蛤蟆此时的睡意全都散去,眼睛眯笑起来道:“砸!三爷,我看你是睡懵了吧,你砸了进警局里蹲着可别怪我没告诉你,这玉镯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收来的!”

    林安山没有想到王蛤蟆无赖到了自己的头上,取出了被调包的假玉镯,骂道:“你拿这只假的玉镯从我那里调了包,告诉你,今天你必须将真的玉镯还给我,否则我和你没完!”

    面对林安山的咆哮和愤怒,王蛤蟆却是完全不在意,喝了一杯茶水之后缓缓道:“三爷,凡事都要讲证据的,你说我调了包,你拿出证据来,要是没有证据,你找谁来都没用!”

    林安山一时间哑口无言,没想到自己在古玩界混迹了那么多年,如今却是被一个比自己年轻些的家伙骗,而且还是个同行。

    李双喜此时上前两步,站到了林安山的身边,目光凌厉的看向了王蛤蟆,道:“这玉镯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你要是识相的话就给我交出来,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蛤蟆听后定睛一看,居然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屁孩,本想直接大骂一通你他妈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当双目和李双喜对上之后,感受到了一股凶戾之气,到了嘴边的脏话硬是活生生的没说出来。

    “小子,你可别想吓唬你蛤蟆爷!蛤蟆爷我在这古玩街混迹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呢!告诉你,这玉镯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收来的,你想要也可以,得拿钱来买,三百万!少一分我也不会卖!”

    三百万!这王蛤蟆还真是掉进了钱眼之中,这调包一变,就直接狮子大开口要价三百万。

    “这是我的东西,我拿回我的东西凭什么还要给钱?”李双喜道。

    “你的东西?”王蛤蟆哈哈一笑,道:“这上面有写着你的名字吗?而且东西在我手上,你有什么理由说是你的?”

    见王蛤蟆咬定不肯松口,李双喜迈步走到了王蛤蟆的身前,手臂直接抓到了王蛤蟆的衣领子上,怒道:“今天你要是不把我的玉镯还给我,我就真把你打成一只蛤蟆!”

    王蛤蟆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和自己动手,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李双喜的手臂,想要将他一把扯开。

    可没有想到的是,眼前李双喜的手臂就像一个铁钳子,死死的夹住根本掰不动!

    一次用力,两次用力,三次用力!王蛤蟆几次尝试之后额头上已经冒着大汗,可是李双喜的手臂却是纹丝不动。

    王蛤蟆的双眼再次和李双喜的双眼对上,那一股凶狠的气息正从眼中冒了出来,情景之下的王蛤蟆将手高举了起来,举着装有玉镯的盒子威胁道:“小子,你要是在不放开,我就将这玉镯摔碎,谁都别想要!”

    王蛤蟆完全就是狗急跳墙,他没想到眼前这小子会是这么的凶狠,自己居然不是对手。

    众人全都是脸色一变,林安山快速道:“王蛤蟆,你可别乱来,那么极品的帝王绿,要是碎了就什么都不值了!”

    “我才管你什么帝王绿不帝王绿!要是再逼我,我就毁了它!”王蛤蟆被逼急道。

    李双喜死死咬牙,抓着王蛤蟆衣领的手臂颤抖了两下,最终还是松了开来。

    “王蛤蟆,算我倒霉,我给你十万块,全当是你的酬劳,将玉镯还给我。”李双喜同样也做出了最后的让步道。

    王蛤蟆整理着那褶皱的衣领,心中暗道:“十万块,虽然是比不小的钱,但这玉镯可是价值几百万,这要松手岂不是亏了很多,可是不松手的话,今天这两人恐怕还真是和自己没完,最终岂不是人财两空。”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争取一下!”

    王蛤蟆脑子一转、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李双喜死死盯着眼前的这王蛤蟆,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王蛤蟆嘴角一咧,脸色一变道:“这样吧,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打赌?”

    李双喜和林安山对视了一眼,转头齐刷刷的看向了王蛤蟆。

    “今天下午,古玩街有一个拍卖大会即将展开,不如我们来赌一赌谁的眼力更好!要是你们赢了,这玉镯我双手奉还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玉镯归我还有你所说的那十万块,也要一分不少的给我,怎么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