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看着李双喜离去的背影,眼神变得阴狠起来,双手后背恶狠道:“小子,我就不信你能找得到药材,迟早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李双喜愤怒的离开了圣鹤堂,掏出手机发了个微信问向陈梓珊:“最新的结果出来了吗?”

    女警陈梓珊很快回道:“暂时还没有任何的线索指向是那圣鹤堂王老板干的,恐怕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去追查。”

    李双喜一拳头砸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十分的气愤,看来想要制裁王老板还真是没想象那么简单。

    李双喜一声叹息之后骑着电动车前往了海宁的古玩一条街,今天,他打算将自己的玉镯给赎回来。

    很快,李双喜就来到了古玩街的多宝阁,上一次正是在多宝阁,李双喜以物易物和老板林安山换得了紫萱炉。

    两人签订了协议,只要在一年之内,李双喜拿着二十万来,林安山就必须把那帝王绿的极品玉镯无条件的还给李双喜。

    如今,离两人签订协议合约也就才过了一个多月,而李双喜,成功的利用了紫萱炉赚出了一笔钱。

    此时正是中午,太阳直射在头顶,正是毒辣之时,林安山并没有在店门口坐着。

    李双喜直接迈步走进了多宝阁,多宝阁内一个客人都没有,几个伙计也在打着盹。

    李双喜目光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老板林安山,但认出了那日在林安山三爷身边的那个伙计,于是便伸手拍了拍那伙计的肩膀,道:“麻烦你叫一下三爷,说我来赎回我的玉镯。”

    正在打盹的伙计打了一个哈欠定睛一看,认出是李双喜之后眼睛猛然瞪大,转身跑向了后堂,一边跑一边道:“三爷!三爷!大事不好了!”

    李双喜看着伙计匆匆跑去的背影,笑道:“看来是把我的宝贝捂热了不想还了吧?”

    上次的时候,老板安爷就已经一眼识出了李双喜的玉镯是那帝王绿,起码的估值都值个一百万,用一百万换价值二十万的紫萱炉,谁都愿意,现在要赎回来,自然谁都不想。

    很快,后堂之中,一个身影快步走了出来,正是多宝阁的老板林安山,刚才通报的伙计紧跟在他的身后。

    “三爷,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李双喜率先恭敬笑道。

    林安山走了过来,一看真的是李双喜,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颤,不过还是定了定身子,开口道:“李兄弟,没想到这才一个月,你就回来了。”

    “三爷,实在不好意思,虽然我知道你很不想看见我回这多宝阁来,但是没有办法,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李双喜明白此时林安山的心情,开口道。

    林安山长叹了一口气,道:“李兄弟,这么说来,你已经有了那买紫萱炉的二十万了?”

    李双喜点点头,淡淡笑道:“嗯,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要将我的那玉镯给赎回。”

    “三爷,你不会忘记我们是签订过了协议的吧?”

    林安山显然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语,不过李双喜说的句句在理,也只好回道:“当然记得,去,把我那协议和玉镯给拿来!”

    林安山对身边的伙计摆了摆手道。

    伙计转身走去了后堂,没过一会,手中拿着一个宝盒和一份协议回来。

    林安山手里拿着宝盒,十分的舍不得,这玉镯可真是一件好宝贝,不过又看了看协议,只能一阵的摇头,道:“李兄弟,你这玉镯真的不打算出售吗?”

    “三爷,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实在不能出售。”李双喜解释道:“当初要不是实在急着用丹炉,我也不会和你以物易物,对不起。”

    不过林安山也用这帝王绿的玉镯在王蛤蟆的面前找回了面子,也算是没有白白捂了一个月。

    林安山将宝盒递给了李双喜,叹息道:“李兄弟,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要将这玉镯售出,可一定得售给我呀。”

    李双喜看着林安山这副模样,还将自己的玉镯拿了一个那么不错的盒子装着,实在是用心很深,也只好回道:“嗯,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李双喜随后将二十万块通过转账给了林安山,两人签订的协议也就此作废,撕毁了之后顿时觉得心中的一颗大石头落了下来。

    李双喜打开手中宝盒一看,翡翠玉镯静静的摆放着,一抹碧绿的光芒闪过。

    李双喜点了点头,正准备将玉镯拿出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劲,这翡翠玉镯并不是自己的那一只!

    虽然宝盒之中的翡翠玉镯和之前自己的一模一样,但是李双喜肯定,这只玉镯是假的!

    自从成为了修炼者,不知道为何,李双喜对这些古玩宝贝有了特殊的识别功能,但凡是好东西,一眼就能够看出其中的奥妙。

    母亲给的玉镯李双喜同样也自己看过,那其中蕴藏着灵气,而眼前一模一样的翡翠玉镯,内部一点灵气都没有。

    李双喜认为这一切一定是林安山欺负自己是个外行,故意弄了一个假货在骗自己,顿时道:“三爷,你这样做人可不厚道呀!”

    林安山刚拿起了他的紫砂壶,听了李双喜的话语之后一脸的无辜,道:“李兄弟,怎么了?我这都把玉镯还给你了,你怎么还说我不厚道?”

    多宝阁店铺内的伙计也都一瞬间懵了,这不一切都好好的么。

    李双喜笑了笑,道:“三爷,你拿一个假的玉镯来还给我,这是厚道?”

    李双喜将宝盒直接仍在地上,手中拿着假的翡翠玉镯质问向了林安山。

    林安山听后气的一哆嗦,声音同样也是提高了几个分贝,道:“李兄弟,这我可得辩驳了,你的翡翠玉镯我可是一直都当做宝贝好好的收藏着,还特地找了一个宝盒将它收藏起来,现在我将它物归原主的还给了你,你怎么能说是假的!”

    “三爷,假不假你心里知道,自己好好睁大眼睛看,这是我那帝王绿的玉镯吗?”

    李双喜直接将假玉镯递到了林安山的眼前。

    林安山接过了玉镯,道:“李兄弟,我林安山在多宝阁可是混迹了几十年了,要是拿假货骗人的话,我这店早就被人砸了个稀巴烂,今天还会这样平安的开着?”

    林安山不服气道:“我这就给你重新好好的鉴定一番,这宝贝我一直都收藏在宝盒之中,从来都没有拿出来过!”

    林安山一手拿着紫砂壶,一手将特制的放大镜戴在了眼上,仔仔细细的鉴定起来。

    “李兄弟,你不会是想要打算来坑我一笔吧?”林安山道:“告诉你,在这古玩街,还没有人敢和我三爷玩这一套!”

    不过林安山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他手中的紫砂壶却是‘砰’一下掉落在了地上,摔成了几半。

    “三爷?”

    店内的伙计看着林安山掉落在地上摔成碎片的紫砂壶,同时一惊道。

    林安山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开始拿着那翡翠玉镯来回的查看鉴别起来。

    李双喜冷笑一声道:“三爷,我没说错吧,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那只玉镯!”

    林安山将带着的放大镜摘取下来,嘴巴大张,道:“不可能,怎么会是假的?”

    店内的伙计听后也全都傻眼了,这怎么一个极品的宝贝转眼就变成了假货。

    李双喜皱了皱眉头,怎么看林安山这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呀,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安山脸色一变,目光扫视了店内的伙计一圈,历声道:“你们是不是有谁动了这宝贝!”

    店内的几个伙计同时无辜道:“三爷,我们没有呀!”

    “三爷,冤枉呀,这宝贝可一直都是放在你的房间中,我们都没有见到过!”

    李双喜和林安山同时看着店内的几个伙计,都不像是说谎的模样。

    李双喜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三爷,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建议你好好想一想,有没有将我的玉镯拿出去过?”

    林安山听后脑子之中一边回想一边道:“自从我拿着这翡翠玉镯去和王蛤蟆嘚瑟了一次,王蛤蟆后来又找我看了一次之后,就再也……王蛤蟆!”

    林安山双眼一瞪,惊呼道:“难道是王蛤蟆给这玉镯调了包?”

    “王蛤蟆?这是人还是动物?”李双喜道。

    林安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他妈的,一定是那王蛤蟆干的,我就说他怎么会那么热情,非要巴结我来看看帝王绿的玉镯,原来是来调包的!”

    林安山看了看李双喜,简单介绍道:“王蛤蟆也是这古玩街的一个老板,每次都喜欢和我争相的比斗谁收到的宝贝好。”

    林安山此时觉得有些愧对李双喜,声音缓和了不少,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讲述了出来:“之前,王蛤蟆的琉璃坊收到了几件宝贝,然后他就来找我不停的嘚瑟,显示他的本事。那天我收了你的极品帝王绿玉镯,自然也想找回一些颜面,所以就派伙计让他来店铺内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