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李双喜最担心的还是周永胜的安危,要真是因为自己拒绝了李奥让周永胜无辜的受到伤害,李双喜完全没有办法承受。

    那样的话,李双喜怎么面对周思敏?

    十多分钟后,陈梓珊和李双喜驾车赶到了永胜堂。

    白天那个安静的永胜堂,此时已经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火光冲天,黑夜都照得通亮,消防车已经来到了现场,高压水枪正在不断喷射着。

    永胜堂的周围,聚集着不少群众,大批的警力已经赶到了现场,已经拉起了安全线。

    李双喜眉头紧锁,目光扫视着四周,不放过现场的任何一个细节。

    陈梓珊赶来,立马询问道:“怎么回事?”

    “我们接到了永胜堂老板的报警,称药店着火,索性火情被发现得及时,老板也从药材店内跑了出来,没有人员伤亡!”一个小警察快速将情况告诉给了陈梓珊。

    李双喜和陈梓珊对视了一眼,两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人没出事是最重要的。

    “药材店的老板在什么地方,我想问问他具体的情况?”陈梓珊问向小警察。

    “在我们的车上。”小警察手指了指路边停放着的一辆警察,回道。

    陈梓珊和李双喜两人迈步走了过去,拉开了车门,满脸都是黑烟的周永胜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周永胜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被火燃烧着的永胜堂,并没有注意到李双喜和陈梓珊。永胜堂可是他下半生的心血,没有想到就被这么一把火给烧了。

    “伯父!”李双喜率先开口道。

    周永胜的双眼这才缓缓的移动到了李双喜的身上,看到来的人是李双喜之后,声音哽咽道:“双喜!”

    李双喜和周永胜拥抱在了一起,陈梓珊看后一脸无语,两人关系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仅仅认识合作那么简单。

    李双喜深知周永胜心中难道和痛楚,安慰道:“伯父,人没事就好。”

    “伯父,这是海宁市警局的陈警官,她有一些情况想找你了解一下。”

    李双喜一边安慰一边将陈梓珊的身份介绍了一下,陈梓珊听后上前一步,看着周永胜道:“周老板你好,我是现在这着火案的负责人,有些情况需要你配合我们调查下,希望你将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们。”

    周永胜摸了摸漆黑的脸,打起了精神开口道:“陈警官,这不是一场简单的着火案,是有人蓄意放火!”

    李双喜听后心中一紧,难道真是李奥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陈梓珊则是掏出了纸和笔,记录道:“蓄意放火?这是怎么一回事?”

    周永胜并不畏惧圣鹤堂的王老板和海宁的那些药材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了出来:“今天白天的时候,我受到了圣鹤堂王老板和海宁几大药材商的威胁,他们非要逼我赚黑心钱和他们一起垄断市场,我没有答应,今天夜晚永胜堂就莫名的着火了,一定就是那些混蛋干的!”

    “伯父,你是说圣鹤堂的王老板带人来威胁你了?”李双喜惊讶的问道。

    周永胜点点头,继续道:“陈警官,我平日里没有得罪过其他任何人,这场火,一定就是他们故意放的,想要报复我而已。”

    李双喜听后双拳紧握,没有想到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了周永胜,不过这笔账,李双喜默默记在了心中,那个奸商王老板,坑了自己几万块钱自己都放过了他一马,可没有想到,现在反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居然肆无忌惮的干起了放火的事,真是不可原谅。

    陈梓珊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恩怨情仇,听得有些糊涂,问道:“周老板,你亲眼看到了是他人放的火吗?或者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吗?”

    周永胜无奈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证据,可是我知道就是那帮人干的,陈警官,我先将这其中的关系全都告诉你……”

    紧接着,周永胜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将事情一一告诉了陈梓珊。

    陈梓珊听后同样也是觉得,这最有可能的就是王老板一群人干的,可她是警察,不能凭直觉办案,什么都要讲证据的。

    “周老板,你别着急,现在既然有了首要的嫌疑人,我们警方会调集所有力量进行追查,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让纵火者逍遥法外的。”陈梓珊道。

    周永胜点点头,现在也只能依靠警方了。

    李双喜坐到了周永胜身边,抱歉道:“伯父,实在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竟然连累你丢了这永胜堂。”

    李双喜打心眼里内疚,原本只想靠着自己的本事本本分分的赚钱,可没有想到,赚钱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利益真是一把双刃剑。

    周永胜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道:“双喜,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和我道歉,那些混蛋如此无法无天,错的是他们,俗话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陈梓珊看着眼前的两人叹了口气,道:“李双喜,真是没想到你现在的能耐这么大,药材的需求量都是几十万上下了?”

    陈梓珊一直以为,李双喜炼制药材不过就是赚些小钱而已,可现在看来他才是一个隐藏的老板。

    不等李双喜开口回答,一个焦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爸!”

    几人闻声看去,从远处飞奔而来的是周永胜的女儿周思敏。

    周思敏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周永胜的身前,一边努力的擦拭着他脸上的脏印一边担忧的问道:“爸,你没事吧?”

    周永胜欣慰的笑了笑,抚摸着周思敏的小脑袋,回道:“我没事。”

    周思敏双眼通红,泪水都已经在眼眶之中打起了转,道:“没事就好,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父女两人拥抱在了一起,李双喜看了看永胜堂,此时的火焰已经被灭了差不多。

    滚滚浓烟已经消散了不少,相信过一会就应该能够彻底扑灭了。

    周思敏揉了揉眼睛,这才看到了李双喜,惊讶道:“李双喜,你怎么也在这里?”

    周思敏小脑袋转悠了一圈,看到陈梓珊之后也是一脸的疑惑,这个女警不正是那天在餐厅将李双喜带走的那人吗?

    陈梓珊同样也认得周思敏,两人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味蕾餐厅,见周思敏正看着自己,于是道:“我先过去将情况告诉给同事,让他们立马调查那圣鹤堂的王老板一群人。”

    说完,陈梓珊走向了周围正在负责查看的同事。

    周永胜替李双喜解围道:“双喜知道了永胜堂着火,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周思敏可没有那么好骗,看着李双喜质问道:“李双喜,你知道了我爸的药店着火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反而是我爸打给我的?”

    “这,这……”李双喜抓了抓脑袋,支支吾吾道:“我这不是担心你爸的安危,先忙着过来了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双喜拍着胸脯道。

    “哼,看在我爸没事的份上就不迁怒于你了!”周思敏小嘴巴一嘟道。

    李双喜和周永胜对视了一眼,这要是让周思敏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李双喜购买药材引发的话,那还不得直接把李双喜弄死。

    “火灭了!现在我们要进去寻找起火点了,你们在这里等待一下。”陈梓珊快步走过来道。

    三人听后同时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永胜堂,此时的永胜堂一片完全烧成了一片废墟。

    周永胜看后更是一阵心塞,多年经营的永胜堂,就这么被一场火烧成了这样。

    此时的街道的阴暗处,数双眼睛正盯着永胜堂。

    “老王,哥们这把火放的可以吧?这永胜堂几个月内是别想再开了!”

    “哈哈,让那老东西知道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

    圣鹤堂王老板也是一阵阴笑,道:“一切都是那老头自找的,有钱不赚非要搞成这样,真是活该!”

    ……

    半个小时之后,陈梓珊从永胜堂中取证完毕出来,道:“周老板,警方的取证已经完成了,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

    李双喜追问道:“有没有什么最新的情况?”

    “最新的情况要明天一早经过验证后才会出来,你们还是耐心的等待吧。”陈梓珊摇了摇脑袋回道。

    周永胜快速迈步走向了永胜堂,来到永胜堂门前前,看着那依旧没有落下的门匾和上面的三个大字,周永胜咬牙鼓励道:“永胜堂是永远都不会倒的!”

    李双喜和周思敏同样抬头看着那被火焰烧了漆黑的门匾,道:“看来还真是天意,都烧成了这个样子,永胜堂三个字缺没有掉下。”

    三人一同迈步走了永胜堂之中,周永胜最关心的是永胜堂的后院,一路小跑的跑向了后院之中。

    当来到永胜堂的后院,看着那一片已经彻底被毁了的药田,周永胜一下子瘫软坐在了地上,哽咽道:“这群混蛋,居然将我的药田都给毁了!”

    李双喜听后瞳孔猛地放大,原来永胜堂的后院就是周永胜自己种植药材的地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