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为实力略胜一筹的李双喜看着眼前的郑帅,带着淡淡的笑容道:“郑少,我看还是算了吧,切磋点到为止就行。”

    “不可能!”郑帅眉头紧锁道:“上了擂台,就必须要分出一个高低!”

    李双喜已经用余光看到了陈梓珊在擂台下,这么说完全是想给郑少一个台阶下,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识好歹。

    既然对方执意要让自己颜面扫地,李双喜也不再废话,准备迎战。

    郑帅调动起了体内修炼者的气息,怒喝一声,冲向了李双喜。

    彻底激怒的他将体内所有的力量全都爆发了出来,招招都是杀招,丝毫不是切磋,完全就是要李双喜的小命。

    陈梓珊看到之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李双喜,小心!”

    李双喜微微一笑,决定用体内比郑帅高一层的修为力量直接硬刚打倒他。

    面对郑帅凶猛的拳头,李双喜同时挥拳而出。

    “砰!砰!砰!”

    两者的拳头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一次、两次、三次……

    刚开始的的几拳郑帅还能够承受,可到了两者第五次拳头硬碰的时候,拳头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郑帅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软,立马没有了再次挥拳的力量,李双喜抓住了机会,一拳落在了郑帅的胸口。

    郑帅整个身体后仰倒在了擂台上,看着那高处明晃晃的灯光,郑帅喃喃自语道:“不,不可能的,他怎么能够和我的拳头对刚?难道他也是一个修炼者?可为什么我丝毫看不出他体内异样的气息?”

    李双喜的这一拳,其实已经卸去了几层的力量,不然的话,很有可能郑帅胸前的肋骨都断了。

    “郑少!”

    郑帅的几个兄弟看到之后一股脑的直接冲上了擂台,纷纷围向了郑帅。

    李双喜则是迈步走下擂台,看了看眼神有些呆滞的陈梓珊道:“走吧,别在这里发愣了。”

    陈梓珊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双眼无主道:“走吧。”

    李双喜穿起了快递服,和陈梓珊从人群之中走过,离开了健身会所。

    不过这次打倒了郑帅,众多围观的人都没有过多的欢呼,反而全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双喜,好像有一场大灾难要降临在他的头上似的。

    郑帅在几个兄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着李双喜和陈梓珊的背影,眼神无比阴狠道:“小子,你一定会为今晚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来到了陈梓珊的车上,李双喜看着心不在焉的陈梓珊道:“我说你不会是被我英勇帅气的身姿给迷住了吧?”

    “嗯。”陈梓珊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之后马上清醒了过来,道:“呸呸呸,别自恋了,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连郑帅都打得过,而且还是第一个将他打倒的人,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些日子你要小心一些,听说他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李双喜撇了撇嘴,问道:“刚才那个郑少很厉害吗?而且还是他主动要来为难我的,没有办法,我不打倒他就得被他打了。难道他这么的输不起,擂台上打不赢我,还想来找我麻烦?”

    陈梓珊看了看李双喜,将自己知道关于郑帅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郑帅是海宁郑家的公子哥,他家族的的势力十分的强大,在海宁这块地域上郑家有着百年的历史了,完全就是地头蛇。”

    “就是依靠着强大的背景,他才敢什么都肆无忌惮,我也不确定他会不会报复你,总之你小心一些,要是他对你有所动作,你打电话给我,我一定尽力帮你解决,毕竟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可不想你因为我而出什么事。”

    “你,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李双喜问道。

    陈梓珊给了李双喜一个白眼自己去体会,不过好像自己也确实是在关心他……

    李双喜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妞忧心忡忡是担心自己出事良心过不去,于是道:“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么轻易的对付,难道你忘记了我可是从火海之中出来的男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要在乎这些了,你还是想一想怎么才能打败我吧,你今晚可是用了你警队的格斗术打败你的哦。”

    “对了,说到这事我就想问你,你是怎么一下再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还运用得更加精深?”

    陈梓珊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现在满脑子都是李双喜在擂台上战胜她的画面。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陈梓珊解释,难道说自己是一个修炼者?那绝对不行,犹豫了一会灵光一闪道:“你真的想要知道?”

    “当然!”

    “我曾经可是一个学霸,刚才我只是将学习的本事全都用在了打斗上。”

    “学霸?”陈梓珊显然不相信李双喜说的话,一万个不信的眼神盯着李双喜道:“学霸喜欢送快递?”

    “真的,我高考的时候高出了重点线三十多分,华夏任何一所大学都可以上,但没有想到的是,一场重病……”

    李双喜没有办法,将自己曾经的那几年缓缓的讲述给了陈梓珊。

    陈梓珊没有想到李双喜还有这么一段遭遇,沉重道:“对不起,没想到揭了你的旧伤疤,那你的病好了吗?”

    李双喜点了点头回道:“可能是上天的眷顾吧,前一段时间已经好了,不过我现在还得每天服用一下药材辅助,所以你才会看到我房间内有那么多的药材。”

    “原来是这样,真是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经历了那么多,我之前还一直把你当成犯罪嫌疑人,现在想想我还真是做得有些过分。”

    陈梓珊回想起了自己和李双喜第一次认识,直接将他定位成了犯罪嫌疑人的角色,现在得知了李双喜的那么多故事,才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对。

    “都过去了,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李双喜笑着化解尴尬的气氛。

    经过这么一折腾,都已经快要到半夜十二点了,陈梓珊道:“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陈梓珊正准备开车,突然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电话号码,居然是鹏局打来的。

    “鹏局,我是梓珊,有什么事吗?”陈梓珊接起电话问道。

    “海宁市永胜堂着火了,你立马赶往调查!”鹏建国威严的声音在车内响了起来,就连副驾驶上的李双喜也都能够听到。

    “是!”

    挂断了电话,陈梓珊快速道:“李双喜,我有可能送不了你了,一个地方出现了火灾,局长下令让我马上赶过去!”

    李双喜听到了永胜堂三个字,同样也是脸色一变,郑重道:“是永胜堂吗?”

    “你知道?”

    “嗯,我的药材都是从永胜堂进购,走吧,带我也一块过去,总感觉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陈梓珊点点头,将车内的灯光关闭,道:“你先下车等我两分钟。”

    “下车?”李双喜莫名其妙,陈梓珊要干什么?

    “叫你下你就下,废话怎么那么多?”陈梓珊一句话蹦出,但见李双喜依旧是一副呆滞的表情,只好明确道:“我是一名警察,去现场我需要换上我的警服,你帮我下去守着,懂了吗?”

    李双喜恍然大悟,没想到在这车里,陈梓珊还准备了一套制服,连忙点头回道:“明白,我这就下去帮你守着。”

    李双喜下了车,看着四周,周围一片的安静,这个点钟街道上的人都不多。

    李双喜目光一边扫视着四周,一边不自觉的瞄了一两眼车内。

    虽然车内的灯光全都关着,但是李双喜还是敏锐的能够看到陈梓珊换制服的身影。

    李双喜又是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再次将自己邪恶的小眼神看向了车内。

    只见陈梓珊熟练的将上衣略显紧身的运动装脱去,身前一阵颤抖晃动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李双喜顿时放大了双眼,立马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这要是自己在车内的话,恐怕两个鼻孔都会承受不了流血吧。

    李双喜正准备继续观看一番,车内的陈梓珊猛然扭头,吓得李双喜立马转移了视线,不敢再看车内一眼。

    一分钟之后,车窗缩了下来,换好了一声制服的陈梓珊看着李双喜道:“色狼,上车!”

    李双喜一边上车一边为自己辩解道:“我怎么是色狼了?你这叫我帮你下去放风,我就下去放风,怎么最后还落得一个色狼的名号?”

    陈梓珊冷笑一声,道:“那你不是色狼你干嘛上来?”

    李双喜自知自己做了亏心事,难道说真的被陈梓珊发现了?只能没有底气道:“我上来是为了去永胜堂,快走吧。”

    陈梓珊也没时间和李双喜废话,一脚油门踩下,车子一下窜了出去,还好这次李双喜早有准备,已经将安全带扣了起来,避免了尴尬一幕出现。

    一路上,两人几乎都没有说话,李双喜思考着永胜堂着火的原因,难道说是李奥报复自己,又故伎重演了一次?

    今晚在青春印象停车场之中,自己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李奥,李奥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难道对焕颜丹的源头药材出手?可是这速度似乎有些快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