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听后微微一笑,平静道:“因为快递站的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想我是不会放弃这份工作的。”

    “张哥,嫂子,我先走了。”

    看着李双喜离开的背影,张达康和王妮两人许久之后才反应了过来,张达康被李双喜的话语打动,在心中给李双喜深深的点了一个赞。

    李双喜一路风驰电掣,直接前往了天龙大厦,林芯瑶公司今天销售的焕颜丹还全都在自己的身上,必须要快速送到。

    来到了天龙大厦十六层,李双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所有员工恨不得直接飞过来给李双喜一个热情的拥抱。

    李双喜则是轻轻点头回应,随后来到了林芯瑶的办公室,拿出了一百瓶焕颜丹,道:“林总,今天只有这么多。”

    焕颜丹在市场之中取得了巨大的反响,今天的林芯瑶心情明显大好,昨天那深深的黑眼圈今天已经淡去了很多,看来昨夜终于是睡了一个安稳觉。

    “恩恩,双喜,钱我直接转到你的卡上。”林芯瑶在手机屏幕上一阵点后有些担忧道:“也不知道这次李奥又会想出什么阴狠的对策来对付我们。”

    “放心吧林总,那个卑鄙的小人一定会受到报应的。”李双喜安慰道。

    嘴上虽然这么说,李双喜也隐隐感到了不安,经历了昨天一整天的平静,今天李奥一定会坐不住开始反击。

    林芯瑶看着李双喜,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突然觉得李双喜能够给他一种安全感,这是之前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做到过的。

    林芯瑶摇晃了一下脑袋,心中暗道:“我这是在想些什么呢?现在公司刚有点起色,必须趁人打铁,巩固它在海宁市场的地位。”

    林芯瑶迅速将话题拉到了正题上:“双喜,这几天是我准备巩固美颜公司在海宁化妆品市场的地位,能不能辛苦你,多多炼制一些焕颜丹?”

    “林总,我会尽力的,对了,药材已经用完了,我今天还得去购置一批药材。”

    从永胜堂购置来的二十万药材,在这几天经历了成夜的炼制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巨大的市场需求不得不让李双喜今天再去一趟永胜堂。

    “双喜,要是资金不够的话你和我说,我可以给你提供充足的资金。”林芯瑶连忙道。

    李双喜听后尴尬一笑,回道:“不用了林总,这点小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我先走了,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

    说完之后李双喜离开了林芯瑶的公司,前往了永胜堂,准备再购置一批药材。

    来到了永胜堂,周永胜一见是李双喜到来,十分的欣喜,直接问道:“双喜,又来买药了?最近和我女儿发展到哪一步了?”

    李双喜听后真是头疼不已,人家的父母都是怕自己的女儿在外面被人骗,多少会干涉和异性的交往,这周永胜到是好,不仅不干涉甚至都已经研究到了生孩子上。

    “伯父,你别总是问我这样的问题呀,这让我很尴尬呀。”李双喜回道。

    “好好好,给你们年轻人一点自由的空间,我懂,不过我可提醒你,我女儿也老大不小了……”

    见周永康还在一直咬着不放,李双喜直接道:“伯父,还是上次的药单,我需要二十万的药材。”

    周永胜成功的被李双喜转移了话题,道:“又是二十万?双喜,这才没几天你这药材就用的这么快,厉害。”

    周永胜立马让员工抓药,给李双喜送货上门,自己则是继续和李双喜聊天。

    李双喜现在的药材需求量已经是几十万几十万的拿了,有些担心供应的问题,于是问道:“伯父,你那自己开发的药田有没有问题,我对药材的需求量不断的在提升。”

    “嘿嘿,小子你还懂得未雨绸缪,不错,我也告诉你,我的药材虽然不是那么的多,但是也只有你一个人这么买,没问题。”周永胜笑着回道。

    李双喜听后这才将心放在了肚子中,为了避免周永胜又紧抓着自己不放,李双喜赶紧道:“伯父,我还有快递要送,就先走了。”

    “去吧,药材我会给你送货上门的。”周永胜道。

    李双喜一溜烟出了永胜堂,骑着电动车开始送快递。

    永胜堂前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数双眼睛正在悄悄的盯着李双喜和永胜堂。

    “老王,看来那个小子还真是找到了药材供应商,现在怎么办?”

    “老王,没想到这里还有人敢公然和我们作对,看来是时候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的实力了。”

    说话的是海宁几大药店的老板,在圣鹤堂王老板的统领下,他们已经控制海宁的药材供应很多年了,只要他们一句话,就能够完全控制市面上药材的销售。

    圣鹤堂王老板一脸阴狠之色,目光死死的盯着永胜堂,道:“我就说那个快递小子怎么大半个月都没有来我药材店买药了,原来找到了这永胜堂,哥几个,走吧,让我们去看看永胜堂的那个老家伙,要是他不按照我们的要求办事,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对,走!”

    王老板带着六七个药店的老板走向了永胜堂。

    “周老头,好久不见呀,咦,你这永胜堂还有人四五个人买药?生意不错呀?”王老板一身唐装,手中摇着扇子,身后跟着几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永胜堂,嘲笑道。

    周永胜刚送走了李双喜,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对手来了,身后的数人他自然也多多少少认识几个,脸色一变回道:“王老板,你这带着那么多大老板来我这小小的永胜堂,还真是给我面子,不知所谓何事?”

    王老板扇子一挥,收了起来,目光扫视着整个永胜堂,笑道:“周老头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能让我们几个海宁药店的老板都来到你这小小的永胜堂,别说你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王老板等人的到来,让正在永胜堂之中买药材的人全都吓了一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药材,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永胜堂,身怕事情波及到自己,永胜堂的员工一个个也都显得有些畏惧。

    “咦?怎么走了?老王,我们有那么吓人吗?”

    “哈哈,周老头,现在没人直说了吧,你这永胜堂做生意不厚道呀!”

    海宁各大药店的老板纷纷开头,开始在永胜堂之中肆无忌惮了起来。

    “老板,我们要不要报警?”一个胆大的小员工低声问向周永胜。

    周永胜摆了摆手,道:“不用,你们继续忙,不用管。”

    周永胜目光看向了王老板,这些个混蛋还真是有脸说话,最不厚道的人就是他们。

    “王老板,我永胜堂和你们可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这突然来我的店里,我还真是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周永胜从容淡定的回道。

    “老头,你拦了我们的财路还在这里装蒜,找死呀!”

    不等王老板开口,他身后一个药材店的老板就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王老板挥手制止,冷冷一笑道:“周老头,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不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那我就告诉你,我们是来帮你发财的。”

    “刚才从你永胜堂离开的那个快递小哥你应该记得吧,他可是一颗摇钱树,只要我们联手制造一点假象,我敢保证让你周老头赚得盆满钵满,有钱放在你的面前,我想你不会不拿的吧?”

    周永胜听后算是明白了,这些人全都是为了李双喜而来,李双喜之前也说过,他需要的药材都是从圣鹤堂那里购买,看来这些家伙是眼红了。

    王老板那狐狸一般的眼神直视着周永胜,周永胜听后点了点头,回道:“原来你们来是为了这事,不过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快递小哥竟然值得你们这么重视。”

    “老头,别给我叽叽歪歪说些没用的,现在一颗摇钱树摆在你面前,就看你摇不摇了?”

    “对,老头,之前我们的过节就不说了,我们今天来就是带你一起发财的。”

    周永胜哈哈一笑,看着王老板一群人笑道:“有钱不赚是傻子,我当然要赚了。”

    王老板听后看向了身后的众人,随即也哈哈大笑道:“我就说周老头人品不错,你们都听到了没有,有钱不赚是傻子!”

    众人听后也是纷纷笑道:“哈哈,有钱大家一起赚,整个海宁的药材市场都是我们的!”

    周永胜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全都是一群奸商,如果不是他们联合起来扰乱了海宁的市场,海宁现在的药价不会这么高。

    周永胜在一片笑声之中接着道:“不过,我只赚良心钱,黑心的钱,我一辈子都不赚!”

    正在哈哈大笑的王老板等人笑声立马戛然而止,整个永胜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仿佛就连空气都停滞了。

    王老板扭头阴狠的眼神看向了周永胜,嘴角一抽恶狠狠道:“周老头,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最后问一遍,你确定不和我们一起联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