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骑着电动车离开了海宁一中,去了一趟银行取了些钱之后准备回一趟快递站,答应给刘翠兰一个月一千五的房租得先付了,不然的话,那只母老虎说不准又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上一批从圣鹤堂王老板那里花十六万买来的高价药材已经全都用完,最终凭借着炼丹实力的大增,收获了四十二万的收入。

    两千块给唐雪买了手机,多出的两万还剩下一万八千块,正好是青春印象一年的房租。

    回到了快递站,唐云通满头大汗的在整理着地上的快递,而刘翠兰则是在店铺内吃着西瓜摇着蒲扇,十分的悠闲舒服。

    李双喜摇了摇头,真是替唐叔鸣不平,为人耿直的他怎么会找到了这么一个好吃懒做、尖酸刻薄的媳妇,一声叹息之后李双喜告诫自己,以后结婚一定要慎重。

    “双喜回来了?”唐云通见李双喜空车而回,一脸笑容问道。

    “恩恩,今天道路一切顺利,提早一些完成了工作。”李双喜回道。

    正在吃着西瓜的刘翠兰一见是李双喜,没好气道:“这么快就送完了?我就说今天站内的货物怎么堆积了那么多,一定是某些人没有装满就出发了吧?”

    唐云通听后马上为李双喜辩驳道:“你这婆娘说些什么呢,早上双喜在我后面来,我可是亲眼看着他装了满满一车才出发的!”

    “嘿!”刘翠兰眉头一皱,嘴里的西瓜子一吐后道:“我说你是不是还挺闲?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双喜早就已经习惯了刘翠兰的刁难,为了避免因为自己唐叔受到委屈,快速道:“老板娘,我是来交房租的。”

    交房租?听到这三个字之后刘翠兰一下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眼睛发亮道:“对对对,我都差点忘了,你这臭小子住的青春印象可是老娘出的钱!”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刘翠兰故意加重了音调,目光瞪向了唐云通,显得对他处理这事十分的不满。

    李双喜暗骂道:“哼,这你都能忘了?但凡是沾上钱,恐怕你都要来凑一脚吧。”

    唐云通原本想要说些什么,被刘翠兰这么一瞪,也暂时闭上了嘴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喝了一口水。

    刘翠兰摇动着身躯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李双喜的面前,手中瓜皮一扔道:“臭小子,昨晚你可是亲口答应的,房租一个月一千五,今天打算交一个月的呢还是两个月的?”

    李双喜一脸平静,淡淡道:“先交一年吧。”

    “一年,那是,什么,一年!”刘翠兰听后一会还没有反应过来,正准备计算一年房租是多少钱的时候突然才反应过来,吃惊的看着李双喜,随后道:“臭小子我告诉你,在我面前可不要大口马牙的,还一年呢,看看你这穷酸样,能拿出两个月的房租我就噢弥拖佛了!”

    刘翠兰又是一番讥讽,李双喜在快递站干了有些日子了,有几斤几两她最清楚,一个月一千五的房租,李双喜能够一次性交一年的?打死她都不信!

    就连在一旁喝水的唐云通也是赶紧劝说道:“双喜啊,这房租不急,你一个月交一次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就三个月交一次。”

    眼看刘翠兰又要拿着唐叔开骂,李双喜道:“老板娘,我就是打算来交一年租金的。”

    刘翠兰用极其不相信的眼神扫视着李双喜,道:“小子,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等会要是拿不出钱来,看老娘不好好好的收拾你。”

    说话间,刘翠兰已经从桌子上拿来了计算器,‘嘀嘀嘀’按了一通之后道:“一年的租金是一万八千块,臭小子刷卡还是付现呢?”

    刘翠兰叉着腰,神气的看着李双喜,打心眼里不相信李双喜能够拿出将近两万块。

    李双喜也不磨叽,从快递服的内层掏出了现金,道:“付现。”

    刘翠兰看得目瞪口呆,双眼的瞳孔之中只有那粉嫩嫩的钞票,此时距离李双喜很近,甚至都能闻到那崭新钞票的油墨味。

    刘翠兰的手已经不自觉的向着那一叠钞票抓了过去,可就在指尖刚刚触碰到钞票的那一瞬间,李双喜突然收手道:“老板娘,租金我是拿出来了,但是你得给我一个租房合约才行。”

    刘翠兰一下惊醒了过来,连忙道:“不就是一份合约嘛,双喜,你先把钱给我,我明天就将租房的合约给你。”

    “呵呵。”李双喜一声冷笑,道:“那我还是明天再来交这房租吧,反正我也不着急。”

    刘翠兰听后在心中暗骂了李双喜一万遍,不过还是带着笑容快速道:“行行行,我这给你履一份租房合约,你等着,老头,快给我拿纸和笔来。”

    刘翠兰对着唐云通一声呼喊,唐云通也才反应了过来,道:“纸和笔不就在你面前嘛。”

    “你给老娘过来写字,不知道我好多字不会写啊!”刘翠兰气愤道。

    唐云通这才赶紧过来手写了一份租房合约,从始至终,刘翠兰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李双喜手中的那一叠钞票上。

    “我说双喜,你这钱不会是假的吧?”刘翠兰故作姿态一说:“我先来帮你验一验。”

    刘翠兰一边说一边伸手再次抓向了李双喜手中的钞票。

    李双喜一只大手挡住了刘翠兰后回道:“不用了,我这可是才从银行里面取出来的,这一万整的封条都还在。”

    刘翠兰死死盯着那钞票,确实,上面银行的封条都没有拆,绝对不会有假。

    刘翠兰见李双喜始终不放手,只能把火气转到了唐云通的身上,催促道:“老头你倒是写快一点呀,怎么写个合约都这么费力,平常写快递单的本事呢!”

    李双喜看着刘翠兰的模样,摇了摇脑袋,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等待着。

    十多分钟之后啊,唐云通履好了一份租房合同协议,递给了李双喜,同时问道:“双喜呀,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李双喜接过合约,微微一笑回道:“这都是我凭借自己努力赚取来的。”

    “自己赚取来的?”

    唐云通和刘翠兰对视了一眼,明显不相信,这李双喜平日里就在快递站打工,一忙就从天亮到天黑,哪里还有时间赚钱?

    不过刘翠兰才懒得理会那么多,催促道:“双喜,快签字吧,签完吃饭了。”

    李双喜仔细阅读了一遍租房协议,没有问题之后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刘翠兰自然也是一样。

    “老板娘,这一年的房租我可是交清了。”李双喜确定了之后将手中的一万八千块递给了刘翠兰。

    “交清了,交清了。”刘翠兰随意的答复着,看着粉嫩的钞票终于到了自己的手中,激动不已。

    李双喜收起了租房协议,对着唐叔客气道:“唐叔,我就先走了。”

    唐云通点点头,笑道:“恩恩,回去好好休息,别累坏了。”

    李双喜转身离开了快递站,刘翠兰激动道:“老头,你说这笔钱我们是不是拿来出去什么地方旅游旅游?”

    唐云通撇了撇嘴,道:“先存起来吧,女儿读大学不用钱啊。”

    刘翠兰这才惊醒了几分,一声叹息道:“哎,我可真是命苦,嫁给你之后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

    唐云通听后迈步直接离开了快递站,懒得理会刘翠兰这疯婆子,耳根子清静最重要。

    回到了小公寓之中,从永胜堂二十万购买的药材也全都送到了公寓,李双喜满意的将药材放置在了房间之中。

    掏出手机一看,唐雪添加自己为好友,同意之后还有许多未读的消息,李双喜也懒得理会,还是先抓紧时间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李双喜身上的存款刚好有二十万,他打算找时间去找一趟多宝阁,将那玉镯给赎回来。毕竟那可是自己母亲交给自己的,怎么都不能丢失。

    决定之后,李双喜盘坐在地,取出紫萱炉开始炼制丹药,眼前这实打实二十万的药材可不是盖的,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够炼制完成。

    李双喜今天晚上还打算尝试炼制玉灵液,玉灵液是凝气期的修炼者用来补充体内灵气和提升各项技能的大好东西,具有事半功倍的作用。

    之前李双喜没有尝试炼制那是因为玉灵液所需要的药材十分的昂贵,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

    现在不同了,所以李双喜打算尝试尝试这玉灵液的炼制。

    紫萱炉的火焰燃烧而起,李双喜控制着火候,将玉灵液所需要的药材放置到了紫萱炉的最顶层。

    只见在火焰的加热之下,固体的药材开始缓缓燃烧和融化起来,李双喜不敢有丝毫的分心,看着那药材慢慢变小落入到第二层之后才将新的药材放置到第一层。

    就这样源源不断的供应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材最终从紫萱炉的第三层之后化成液体流了出来。

    李双喜连忙找来了瓶子将液体接住,闻着那淡淡的药香,李双喜暗道:“嗯,应该没错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