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微微一笑,开始将自己在海宁大学篮球场零封王浩的故事说了出来。

    唐雪听着故事,时而眼睛瞪得像铜铃,时而嘴巴张大到能塞进好几个鸡蛋。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唐雪嘟着嘴巴道:“谁啊,我这刚听得兴起。”

    “雪儿,稍等一下,我去开门。”

    说话间,李双喜已经起身去开门,门才咯吱一打开,李双喜就看见了一只母老虎站在门口。

    刘翠兰双手叉腰、鼻孔朝天、眼睛瞪的滚圆,嗓子一扯高呼道:“李双喜,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拐跑老娘的女儿,你找死啊!”

    不等李双喜有多余的反应,刘翠兰两手一推,直接夺门而入,跨步走进了小公寓之中。

    “唐雪,你给我死出来!”刘翠兰咆哮道。

    李双喜连忙将门关了起来,这要是不关门的话,肯定会引来周围邻居的围观。

    唐雪一听是自己老妈的声音,吓得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连忙将书包抱在了胸前。

    由于小公寓本身面积就不大,刘翠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唐雪,破口大骂道:“老娘辛辛苦苦供你读书,你就一天来和这个臭小子鬼混?你还要不要前途了!你说,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逃学?”

    面对如此咆哮的刘翠兰,唐雪低着小脑袋,解释道:“我没有逃学,今天学校组织看电影,电影实在是无聊,我才来找双喜哥的……”

    “无聊?”刘翠兰气愤不已,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怒骂道:“电影就算在无聊也比你和这个臭小子在一起好!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在敢来找他,我就把你关在家里,让你学也别上了,反正你连自己的前途都不要了,这书还有什么意思!”

    “妈!”

    唐雪同样提高了分贝高呼了一声,刘翠兰就算怎么骂她她都可以接受,可是要她不和双喜哥来往,那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

    “我已经是个高三的人了,你就给我一点自由的空间好不好!我从小到大都听你的,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可现在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了,你就让我自己走一走我的道路吧。”

    “嘿?”刘翠兰没想到唐雪竟然还敢顶嘴了,更是怒道:“翅膀硬了要上天了是不是?老娘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女儿永远都只能听我的话!”

    话音落下,刘翠兰扬起了自己的手掌,对着唐雪的脸蛋就准备呼下去。

    李双喜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一个闪身挡在了唐雪的身前,道:“老板娘,有什么你冲我来,这件事和雪儿没有关系,都是我让她来这里找我的。”

    “双喜哥……”唐雪拉扯着李双喜的衣角,突然觉得眼前的双喜哥就像一座大山一样保护着自己。

    刘翠兰怒火中烧,一个巴掌对着李双喜的脸呼了上去,骂道:“臭小子,你的这笔账老娘还没跟你算,你就自己送上门来!”

    李双喜眼神一凛,看着那呼向自己面部的大手猛然伸手,握住了刘翠兰的手腕,回道:“老板娘,打人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有什么你还是心平气和好好的说吧。”

    刘翠兰没想到李双喜劲还挺大,自己手臂此时根本使不上力气,气急败坏道:“臭小子,你还敢还手?告诉你,这里的一切都是老娘的,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老娘教训自己的女儿关你屁事,给我滚开!”

    李双喜依旧牢牢控制着刘翠兰的手臂,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虽然刘翠兰话说的没错,她教训唐雪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要让李双喜亲眼看着唐雪在自己的面前挨打,这还真是让他无法接受。

    刘翠兰见李双喜依旧阻拦着自己,怒骂一声:“小兔崽子!”之后一脚踹向了李双喜的身体下部。

    李双喜扣着刘翠兰的手一松,刘翠兰重心不稳,一脚踢了个空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老板娘,有话好好说,暴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李双喜平静开口道。

    刘翠兰此时意识到自己不是李双喜的对手,但是气势丝毫不减,指着李双喜的鼻子道:“臭小子,好好说是吧,那我就先和你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这笔账。”

    刘翠兰看了看小沙发,一屁股坐了上去,开口问道:“臭小子,这房间很舒服吧?”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唐雪,示意她不用怕,随后回道:“恩恩,舒服。”

    刘翠兰一脸不屑的神色,冷哼一声道:“房租老娘替你出,当然舒服咯!你就是一个农民,一个打工仔!也配住这样的房间?”

    “从明天开始,你给我搬出这里,我可没钱让你住在这样舒服的地方。”

    “当然,你要住在这里也行,一个月的房租一千五百块,自己好好考虑考虑。”

    “该来的总是要来。”李双喜心中暗道,当初住进这青春印象小区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有这么一天了,毕竟尖酸刻薄的老娘们要知道自己不用出房租住在这里,那还不直接踢上门来。

    “妈,你怎么能这样?”唐雪自然也知道一个月一千五百块的房租对于双喜哥意味着什么,想要替双喜哥鸣不平道。

    刘翠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身体有些发颤道:“我怎样了?老娘今天算是看清了,我一直都养了一只白眼狼!含辛茹苦将你养大,没想到到头来你却是帮着外人说话!”

    “唐雪我告诉你,你不是翅膀硬了吗?有本事你就永远都别回来!我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么一个不孝的女儿!”

    唐雪从来都没有听到自己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听后同样吓了一跳,小脸惨白,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

    李双喜一看情况竟然发展成了这样,这事可不能牵扯到雪儿的头上,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老板娘,雪儿也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至于房子的事情呢,这样,一千五就一千五,就按照这个价格我将这里租下来,你看行吧?”

    刘翠兰听后用不相信的眼神扫视着李双喜,道:“臭小子,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一千五的房租已经快接近你三分之二的工资了!”

    “我没充胖子,唐叔对我有知遇之恩,一千五就一千五。”李双喜平静道。

    “好!”刘翠兰才不会给李双喜一点好脸色,道:“这房子的事情就这么定了,那我们就来解决解决唐雪的事!”

    刘翠兰有些咬牙切齿,恶狠狠看着李双喜道:“臭小子,不要说我厚道,同样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要么你离开快递站;第二,要么你以后答应我不许和我女儿有半点来往!”

    “妈!”唐雪自然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消息,无论是双喜哥选择哪一个,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深深的伤害。

    刘翠兰马上回道:“你给我闭嘴!你要还是我的女儿,就给我静静听着!”

    唐雪一脸黯淡,似乎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老板娘,你这未免有点太强人所难了,我和唐雪什么都没有,她只是喜欢听我讲讲故事而已。”李双喜面对这两个选择,一脸无奈的开口道。

    刘翠兰可不会管这么多,冷哼道:“没有什么?我的女儿都逃学来找你了,我觉得这事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总之,一句话就刚才说的两个选择,你自己考虑吧。”

    面对刘翠兰的毫不退让,李双喜一时也没有了办法,自己虽然炼制丹药能够赚取更多的钱,可要是就这么走了,会对唐雪造成很大的影响。

    权衡利弊了一下,李双喜回道:“我选择第二个,以后不和唐雪有所来往。”

    “双喜哥!”唐雪听后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只恨自己的老妈刘翠兰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翠兰听后冷冷一笑,道:“臭小子,说出来的话可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你记住你刚刚自己做的选择,要是你言而无信的话,我一定会亲自赶你走。”

    刘翠兰也不多话,站立起身,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语气冰冷道:“唐雪,跟我回家!”

    唐雪此时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刘翠兰的话,呆滞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眼看刘翠兰当即又要发飙,李双喜快速道:“雪儿!你该回家了。”

    唐雪那低垂的小脑袋慢慢扬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李双喜,心中暗道:“难道真的以后都不可以和双喜哥在一起听他讲故事了吗?”

    李双喜眨巴了一下眼神,给了她一个暗号后道:“雪儿,快回去吧,你现在是一个高三的学生,一切要以学习为主,有什么想法也得过了高三这一个坎才行,这可是人生重要的大事情!”

    唐雪看着李双喜的眼神和那带着淡淡笑容的脸颊,顿时明白双喜哥并没有真的放弃自己,可以后自己要怎么才能和双喜哥保持联络呢?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