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带走!”

    鹏局一声怒喝,怒视着地上的江院长,真没想到这江院长是如此一个衣冠禽兽之人。

    江院长面如土色,没想到快递小哥说的都成真了,现在他算是知道了,自己是踩到了一块铁板。

    李双喜看着江院长被带走的背影问道:“鹏局,有了这些视频,那院长应该能够被定罪了吧?”

    鹏局点点头,回道:“恩恩,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周思敏听后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后终于不会再被骚扰了。

    李双喜笑了笑,道:“鹏局,多谢你,没想到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双喜兄弟,你说这话可就太严重了,这个院长本就是海宁大学的一个毒瘤,今天要是没有你的话,恐怕我们也无法将他给铲除,所以,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才对。”鹏建国实话实说道。

    两人又聊了几句之后,鹏建国带着警队的人回了警局,李双喜也送周思敏回往宿舍。

    李双喜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周思敏裹住了撕破的短裙,一路上周思敏化身成为了好奇宝宝,无数的问题问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刚才那鹏局是什么人?怎么看上去和你关系十分要好?”

    “对了,今天晚上味蕾餐厅的事解决的怎么样了?”

    “还有还有,你那两个高中同学怎么样了?”

    李双喜差点没有晕死,这么多的问题,自己到底应该从哪里说起。

    “思敏,我觉得这么多的问题我恐怕要讲一晚上才说的完吧,还是改天我们在见面的时候再细细告诉你吧。”李双喜回道。

    “不行!”周思敏双手叉腰,道:“今天的事今天说,走!去我宿舍,今晚上不把事情通通说完别想回去!”

    “啊?”李双喜听后吓了一大跳,去周思敏的宿舍?这未免有点太尴尬了吧?

    “思敏,我想弱弱的问一句,你们宿舍没有人吗?”

    “没有!”

    李双喜听后更是惊讶,但惊讶的同时心中又是充满了一点点小小的期待,难道说这意味着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或者说周思敏想要以身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海宁大学比较的开放,女生可以带着男生进入到宿舍之中,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变态院长的原因吧。

    来到了周思敏所住的女生宿舍,李双喜有些介意道:“思敏,要不还是算了吧,这里可是女生宿舍,我还从来都没有进过女生宿舍……”

    周思敏扭头翻了一个白眼,二话不说直接拉起了李双喜的手,道:“刚才那么男人,现在才让你进一下女生宿舍,你就这么怂了?”

    “这不一样。”李双喜解释道。

    周思敏可不听,直接拉着李双喜迈步走向了宿舍之中。

    这一幕被不少男生看到,一个个崩溃了起来。

    “那是那天球场上的快递小哥吗?天啊,直接被女神带进了她的宿舍!”

    “怎么我看那快递小哥还有一些不情愿?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女神,你就这样无情的对我?啊啊啊!我想屎!”

    来到了周思敏的宿舍门前,李双喜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第一次进女生宿舍,这可还真是有些激动。

    周思敏一打开宿舍门,几股飘香味扑面而来,差点没把李双喜给直接熏晕了。

    “进来吧。”

    迈步走入了周思敏的宿舍,李双喜大跌眼镜,完全和门外的清香味不匹配,到处丢放着的衣物、乱七八糟的桌子,根本就和男生宿舍一样。

    不过还好,四人间的宿舍之中有那么一个位置,收拾得十分整齐和干净。

    “思敏,你们这女生宿舍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以为女生都很会收拾……”李双喜抓着脑袋开口问道。

    “怎么了?你没看见我的桌子收拾得很干净吗?”周思敏不以为然,道:“女生在宿舍之中难道就不可以邋遢一点吗?”

    李双喜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

    随后在周思敏的催促之下,李双喜将自己被女警花陈梓珊带回警局到再到海宁大学救了她的经过全都讲述了一遍。

    对呀,说到了范磊和郭小蕊两人,李双喜还真是有一些担心郭小蕊,在警局的时候听陈梓珊说了,好像就是她指证了自己无罪,也不知道范磊听后会不会当场暴打她一顿。

    算了,还是不去想这些了,那些人已经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了。

    周思敏听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时间很快就到了半夜的两三点。

    李双喜打着哈欠道:“思敏呀,这都半夜三点了,我已经讲得口干舌燥了,今晚是不是就让我睡在你们宿舍了。”

    周思敏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你可真是想的太美了,我这宿舍只有女生才能睡,你,现在可以走了。”

    说完周思敏的手指向了宿舍的门,李双喜欲哭无泪,不带这样玩的吧,赶紧道:“思敏,这么半夜三更,我骑电动车,半路上遇到黑白无常索命怎么办?”

    “那我可不管,反正你不能留在这里过夜。”周思敏嘟囔着小嘴道。

    李双喜没有办法,原本以为有惊喜,谁想到最后却是一个坑等待着自己,只能默默的走出了周思敏的宿舍。

    走到了宿舍的门口,李双喜不舍的扭头问道:“思敏,上次打篮球都有奖励,为什么我可是千里迢迢来救了你,难道一点奖励都没有?”

    李双喜清楚的记得,上一次周思敏奖励给了自己脸颊一个亲吻,那柔软的清香他始终都没有忘记。

    周思敏想了一想,回道:“奖励呀,现在我没有想好,先记着吧,等着给你一份超大的!”

    李双喜撇嘴离开了周思敏的宿舍,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往小公寓之中。

    这么一折腾,大好的一晚上时间算是彻底浪费了,丹药也没有炼制。

    一想到了自己的客户,李双喜决定打起精神来,用剩余的时间炼制出一些丹药。

    清晨,李双喜看着桌子上面的几套丹药,满意的起身,浴室冲洗了一番之后准备新的一天。

    这天早上,海宁大学医学专业的院长江同济的丑闻传出,遭到了所有海宁大学学生的严重鄙视,校方为了辟谣,罢免了江院长所有的职务。

    陈梓珊也大清早打来了电话:“李双喜,看来你还真是不简单呀,居然找到了认识鹏局的人,看来还真是小看你了。”

    “哈哈,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要是不那样做的话,谁都证明不了我的清白,到时候我一个大好的青年岂不是白白被那赵队长给冤枉了吗?”李双喜解释道。

    “废话少说,我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这样,改天出来我们好好的切磋一番,我想看看你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

    “噗!”李双喜满头的黑线,这陈梓珊为什么老是要找自己切磋,自己可没有招惹她。

    “你不答应?”陈梓珊听电话这头的李双喜默不作声,历声问道。

    “答应答应答应。”李双喜道:“时间我来定了,我的快递工作很忙的,所以可能要等几天。”

    “好!”陈梓珊爽快回了一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李双喜无奈的放下了电话,也懒得理会陈梓珊,下楼骑着自己的电动车前往了快递站。

    一天的工作很快就过去,李双喜并没有再在路上耽搁,直接回到了公寓之中。

    李双喜拿出了药材,准备大展拳脚的炼制一番丹药,这才刚刚坐下,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雪儿?”

    李双喜打开门,一看是好几天没有见到的雪儿,开口问道:“雪儿,你今晚不用去学校吗?”

    雪儿一声校服短裙,脚下踩着小皮鞋,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笑道:“今天晚上学校为了给我们放松放松,组织去看电影,我对看电影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还不如来找双喜哥呢。”

    “额~”李双喜还真是有些无奈。

    唐雪看着李双喜的神色,好像不是那么的欢迎自己,嘟着小嘴巴问道:“双喜哥,你是不是不欢迎雪儿?你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雪儿难道一点都不想雪儿吗?”

    “当然欢迎、当然想,进来吧,雪儿!”

    李双喜看着楚楚动人的唐雪,哪里会有抗拒的动力,服软道。

    唐雪一听李双喜这话,脸上重新挂满了笑容,背着书包蹦跳进了李双喜的房间之中。

    “双喜哥,今天你继续和我讲一讲你英勇就义的故事吧,呸!是正义出手的故事。”唐雪坐在了沙发上,期待的眼神看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自己现在满脑子都是炼制丹药的事情,哪里有什么自己正义出手的故事,难道说要将味蕾餐厅和海宁大学变态院长的事说出来?

    李双喜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海宁大学篮球场的风云传奇告诉唐雪,于是回道:“雪儿,今天双喜哥给你讲的故事是篮球场的传奇,你喜欢篮球吗?”

    唐雪连连点头,眨巴着大眼睛回道:“喜欢,虽然我不太会打,但是我最喜欢的球星就是科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