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敏面对危险本能的力量全都爆发了出来,全力一挣,活生生的从江院长的手中逃了出来。

    不过随时一声斯拉的声音发出,周思敏衬衣的整条衣袖已经彻底撕扯了下来,白皙的手臂暴露在空气当中。

    江院长摘开了眼镜,看了看手中的碎布,又看向了周思敏,眼中的火爆神色更是激发了出来,狂笑道:“思敏,没想到你的力气可真是大,不过我就喜欢你,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喜欢得不得了啊!”

    江院长重新戴上了眼罩,准备新一轮的猫捉老鼠游戏。

    周思敏小脸煞白,一边用手遮掩着自己撕扯开来的衬衣,一边着急的想办法。

    周思敏就像一只小猫咪,四处张望着寻求一条出路,而江院长这边则是又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

    刹那间,办公室的地面震颤了两下,江院长一个猛扑过来。

    周思敏双眼瞪大,脚步不停的跑动着,心惊胆战的躲过了江院长的一扑。

    “嗯?思敏,看来你变灵敏了,有意思!”江院长并没有失望,嘴角勾起了一抹奇怪的弧度道。

    周思敏此时也知道了,自己的尖叫只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试图逃离。

    江院长的耳朵竖立起来,听着整个办公室的动静,两只掌同样也是不停的在四处寻找的状态。

    几番摸索下来,江院长都没有任何的发现,笑道:“思敏,你可真是把我吸引住了,你人呢,快出来,我会好好疼你的!”

    周思敏大气不敢出,躲在了办公桌下,静静的等待着李双喜的到来。

    她相信,刚才的那一通电话绝不会白打,李双喜一定会赶来救自己的。

    看着那江院长的脚步一步一步迈向了办公桌,周思敏打算转移一个躲藏的地方。

    周思敏小心翼翼的起身,迈步跑向门边,也就是这一阵小跑,被江院长发现。

    两只大手马上转移了方向,整个身体追了上来。

    “砰!”

    一声响声之后,江院长感觉到自己的两只手抓住了,兴奋笑道:“哈哈!思敏,还想跑?我早就告诉你了,你是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咦?怎么你的手臂变粗了?不对呀,腰也变粗了?”

    江院长两只手掌不断的撩拨着‘周思敏’,但感觉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江院长将眼罩摘下,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个满面怒容的男人,而且还是穿着一身快递服的小哥。

    再看向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已经敞开,而周思敏,则是站在快递小哥身后,只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江院长恼羞成怒,挺直了腰板怒骂道:“给老子滚出去,这里不是你送快递的地方!”

    站在周思敏身前的快递小哥自然是李双喜,李双喜看着眼前这变态院长的真面目,回道:“还真是长得一副禽兽的嘴脸!”

    江院长见李双喜不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是一副神气的模样回骂自己,怒火直接烧到了通灵盖,道:“你是哪家快递的,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让你失业!”

    李双喜冷冷一笑道:“真是死到临头了都还不知道,变态院长,今天就是你完蛋的日子!”

    江院长一愣,现在看来,这个快递小哥应该是周思敏找来的,于是笑道:“哈哈!小子,告诉你,我得能力不是你一个个小小快递员能够想象的,我完蛋?就算你的快递公司垮了我也不会完蛋!”

    “周思敏!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晚就玩弄死你!”

    话音落下,江院长从一旁的柜子上抄起了一个雕塑,直接挥向了李双喜的脑袋。

    “李双喜,小心!”周思敏看到之后马上开口提醒道。

    李双喜却是面不改色,再他看来,江院长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李双喜面对着砸向自己脑袋的雕塑,单臂挥出,硬是活生生的将雕塑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江院长没想到眼前这快递小哥如此生猛,眼睛瞪大的同时手中发力,可几次尝试过后发现,自己手中的雕塑根本不能够移动半寸。

    “放开!”江院长气急败坏,没料想到会是这么的一个结果。

    李双喜冷冷一笑之后突然松手,肥壮的江院长连连倒退了数步,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脚,差点没摔了一个七荤八素。

    “你他奶奶的臭小子,这你没有你的事,给老子滚远点!”江院长怒骂道。

    “你欺负我朋友,哼,院长,我劝你还是赶快享受一下你在海宁大学最后的时光吧!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双喜驳回道。

    “呵呵,小子!你以为就凭你能够和我较劲?”江院长肆无忌惮道:“这是一个讲究证据的社会,你手中什么都没有,仅凭借周思敏的言辞想要让我怎么样?”

    李双喜一听,看来这变态院长还真是老辣,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还死不认罪,真是一点都不简单。

    周思敏在李双喜的身后小声的提醒道:“李双喜,他刚才说在这办公室内装了好多的针孔摄像头!”

    李双喜点点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可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扭头看了看周思敏被撕破了的那些衣服的料子,道:“放心吧,这个变态今天晚上彻底完蛋了。”

    李双喜面对着比自己矮小的变态院长,不在废话,一脚直接踹出。

    江院长没想到眼前快递小哥依旧不依不饶,一个触不及防,整个人摔倒在了地板上。

    地板震颤了两下后江院长咬牙切齿道:“敢在海宁大学内动手打老子,今天你别想活着离开!”

    江院长奋力从地上爬起来,雄壮的身体猛然冲向了李双喜,一副誓要将他扑倒在地的姿态。

    李双喜上前一步,腿部慢慢弯曲,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同样迈步上前,正面迎接向了变态院长。

    江院长两只手臂环抱住了李双喜,随后用力一甩,想要将李双喜直接放倒在地上。

    可结果和之前一样,李双喜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根本就没有移动半寸。

    李双喜反而两肘击落在了江院长的熊背之上,两下之后,江院长直接趴在了地上,惨痛的叫声发了出来。

    看着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变态院长,李双喜扭头笑道:“思敏,快过来报仇!等会警察来了你想要收拾他就没有机会了。”

    “警察?”

    周思敏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废话不多说,小跑到了江院长的身前。

    不断惨叫哀嚎着的江院长一看周思敏的两只玉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顺着那修长的美腿扬起了目光。

    可还不等他的双眼看到一些什么,周思敏的粉拳就直接落在了他的眼睛上。

    紧接着,周思敏又是一脚直接踹出,踢在了江院长的脑袋上。

    “嗷呜!”

    江院长一阵惨叫,眼泪迸发了出来,此时看上去十分的狼狈不堪。

    李双喜也被周思敏的火爆吓了一跳,道:“我这才仅仅是将他放倒,你这一拳一脚可都是直接要了他小命的啊!”

    “哼,让她敢对我动手动脚,这都算是轻的了!”周思敏冷哼道。

    很快,鹏局亲自带队来到了海宁大学江同济院长的办公室,江院长看着警方的到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哀嚎道:“救命呀!快递小哥打人了!”

    鹏局却根本不理会,看向了李双喜,问道:“双喜兄弟,没出什么事吧?”

    “鹏局,差一点,思敏的衬衫都被这个变态给撕破了,不过还好没事。”李双喜回道。

    鹏建国看了看周思敏用手捂着的裙子,眉头紧锁,迈步走到了江院长的面前,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用力扭动怒道:“真没想到这海宁大学之中还有你这样的禽兽!”

    “嗷!警察,我是受害者啊!”江院长奋力嘶吼着。

    李双喜接着道:“鹏局,好像这办公室内有针孔摄像头,我想发生了什么一定都记录了下来!”

    江院长一听到摄像头三个字,连忙慌了神,想要起身从办公桌的电脑上将录制的视频都给删除了,可鹏建国自然不会给他一点机会,牢牢将他踩住道:“小张,带人立马将摄像头给我找出来!”

    鹏局一声令下,身后的手下立马行动了起来,几分钟之后,江院长办公室内的数个针孔摄像头都一一被找了出来,果然和他之前说的一样,还真是全方位无死角,整个办公室内发生的情况全都一清二楚。

    “鹏局,我想这电脑里面应该会有一些我们想要的内容,不过上有密码。”一个手下敲打着键盘快速道。

    “快老实交代!密码是什么?”鹏局脚下发力,历声问道。

    江院长死死咬牙,原本不打算说出密码,可感觉自己要不说的话马上就会被踩死在这什么鹏局的脚下,马上将电脑的密码给说了出来。

    “鹏局,你们快来看!”

    电脑打开,鹏局的手下快速道。

    李双喜和周思敏众人迅速围观到了电脑面前,电脑一个磁盘之中,不少不堪入目的视频资料放了出来,全都是江院长一桩桩恶心事件的视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