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建国一脸威严之色,看着眼前的赵刚,摆了摆手目光移动到了李双喜的身上。

    “双喜,我想听一听你说的,这审讯室之中刚才发生了什么?”鹏建国道。

    赵刚眼珠一转,不死心道:“鹏局,他是犯罪嫌疑人,他的话……”

    还不等赵刚把话说完,鹏建国扭头怒道:“你闭嘴!在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你区区一个合同工,插什么嘴!”

    “什么!”

    众人惊讶不已。

    陈梓珊也是一愣,这刚来没多久的赵刚,居然是合同工?

    赵刚被鹏建国这么一历声之后变得哑口无言,李双喜则是淡淡一笑。

    想不到这赵刚,根本不是真正的公职人员,只是一个合同工而已,却拿着鸡毛当令箭,一幅威风的样子。

    “鹏局长,我想刚才的录音你也听到了,这赵队长对我动用私刑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地上那带电的短棍正是他用来袭击我的工具,而且他还私自将审讯室的监控系统给关闭了……”

    李双喜随后将赵队在审讯室之中干的事一一说了出来,赵刚听后脸色一阵的变幻。

    鹏局听完之后点点头,目光再次落在了赵队的身上,开口道:“赵刚,从现在开始,你在这里的一切职务都暂时停止,接受调查!要是一切属实的话,你将直接从我们的系统之中除名!作为合同制员工,你已经超范围做事了!”

    张达康也是冷哼一声道:“年轻人不走正道,不知道以前还有多少无辜的人栽在了你的手上,今天遇上双喜兄弟,那是老天要收拾你!”

    赵刚心中瞬间一片凉意,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怪就怪自己怎么会招惹上了这么一个牛叉的小子,他是好不容易,才混上了合同工,而且靠着点其他的,当上了队长。

    陈梓珊粉拳紧紧捏着,搞半天原来这个新任的队长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合同工啊!

    他可算是看出来了,一切的事情就出在那个电话,自己要不是手贱接起来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不过谁能知道这一个小小的农民还有这么一个牛叉的大哥,连鹏局都找来了。

    “来人,先把赵队给我带下去!”鹏局大手一挥,身后数个小手下哪里敢有丝毫违抗的意思,一下就将站到了赵队的身后道:“赵队,走吧。”

    赵队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双喜,脸色铁青,随后低着脑袋走出了审讯室。

    “你们也下去吧!”

    鹏建国看了看陈梓珊等人开口道。

    很快,审讯室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李双喜、张达康、鹏建国三人。

    “双喜兄弟,老哥我来的还算及时吧?”张达康率先笑道:“鹏局可是我多年的同学,而且告诉你一个消息,他也用过你的神丹妙药!”

    李双喜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好像这鹏局并没有在那群聊之中呀?

    这时候鹏建国那脸上的严肃之色也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容,双眼发光的看向了李双喜,道:“双喜兄弟,老张给了我你的药,起初我还不相信,以为老张又在胡乱的吹嘘,可是完全没有想到,效果太神奇了!

    鹏建国一边说一边拍打着李双喜的肩膀,道:“对了双喜兄弟,你没事吧?”

    李双喜笑了笑,回道:“没事,鹏局,刚才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和张哥及时赶来的话,我恐怕还真是有些难办。”

    “哈哈哈哈,老张给我打电话说你在我这里遇到困难了,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鹏建国此时一点都没有局长的架子,十分亲热道。

    “双喜兄弟,你那灵丹妙药还有没有?”鹏建国凑近了李双喜低声道:“不瞒你说,别看老哥我在工作上这么的威严,其实在家里就是一个软蛋,在老婆的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李双喜笑了笑,服用他的药,自然都是一些生理上多多少少有问题的人,也正是因为有了广阔的市场,他现在才能赚一些钱。

    “放心吧鹏局,我只要一炼制出药,就会亲自送来给你们的,而且价格绝对的公道!”李双喜回道。

    张达康同时也笑道:“老鹏,怎么样?我就说双喜兄弟厚道吧。”

    “恩恩,绝对的厚道。”鹏建国竖起大拇指道:“双喜兄弟,以后遇到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在海宁这块领域,我想我还是能够帮上你一些忙。”

    李双喜受宠若惊,连忙感谢道:“鹏局你这实在是太客气了。”

    两人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之后,三人又是一番的热聊之后,鹏建国亲自开车送李双喜回到了青春印象。

    李双喜这才刚刚到家,周思敏的电话就紧接着打了过来。

    “喂,思敏?”李双喜一脸轻松的开口道。

    “双喜,救命啊!”

    还不等李双喜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周思敏一阵的尖声求救声。

    李双喜刷的一下从沙发上站立起身,道:“思敏!怎么回事?”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挂断之声,李双喜意识到出事了,脑海之中马上一联想,一定是那院长!

    李双喜冥思了一会,拨通了鹏局的电话,快速道:“鹏局,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鹏局用爽朗的声音马上回道:“双喜,什么事情?”

    “你能帮我用你们的系统定位一部手机的位置吗?她现在可能遇到危险了。”

    李双喜想到了周思敏的手机是那最新的水果手机,具备着定位功能。

    “放心,只要知道电话号码,她的手机的定位系统开了的话,决定能够查到她的位置。”

    “太好了,电话号码是……”

    鹏局挂断了电话,李双喜焦急的等待了起来,暗道:“周思敏,你可一定要等我!”

    两三分钟之后,鹏局的电话打了过来,道:“双喜兄弟,已经帮你查了出来,她的位置在海宁大学的一栋教学楼之中!具体的位置我马上发你的手机上!”

    “谢谢鹏局。鹏局,你也派一些手下来吧,海宁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正在企图强爆女大学生……”李双喜简单的将事情告诉了鹏建国。

    鹏建国听后勃然大怒,道:“在海宁大学还有这样的人渣?!双喜你放心,我马上调动力量,亲自带队前往海宁大学!”

    “嗯!鹏局,那我先行一步赶去,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

    看来一切还真是天意,没有想到这才刚刚留了鹏局的电话,周思敏这边就遇到危险了。李双喜也来不及多想,下了楼骑上电动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前往了海宁大学。

    此时海宁大学某栋教学楼的院长办公室内,周思敏被反锁在了院长的办公室内,原本院长江同济打电话给她说让她来办公室拿下实习报告审批的文件,打算不在为难她,单纯的周思敏信以为真,谁知道这才刚刚进到办公室,就被江同济给反锁了起来。

    不知道江同济是不是故意选了这么一间房间当办公室,窗户都没有,只有一道门,反锁起来之后,更是谁都不知道办公室内的情况。

    办公室内的周思敏正在拼劲全力的呼救,想利用自己声音吸引来同学。

    “叫吧叫吧,尽情的狂叫吧!没有人能够听到你的呼喊声的!”

    偌大的办公室内,一个体型肥壮,挺着油肚的平头男子正一脸猥琐的笑着,这便是医学院的院长江同济。

    他脱下了金丝边框的眼镜,那两只小小的眼睛此时看上去更加的猥琐无比,还真是一副禽兽的模样。

    周思敏见呼喊了半天都没有作用,紧张道:“院长,这可是违法犯罪的事,你可不要乱来!”

    江同济垂涎周思敏已经很久了,笑道:“思敏,你知不知道当我看上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你了,你的美貌真是我从教这么多年都没有遇到过的,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放心吧,等到事成了之后,相信你是一定不会告我的,因为我在这办公室中已经装了数枚针孔摄像头,我们发生的事都会被全方位无死角的记录下来,你要是说出去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你这辈子都会毁了的。”

    “你!”周思敏此时身体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怒骂道:“你真是个变态!”

    周思敏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学院的院长竟然变态到了这样的地步,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不知道以前栽在他手中的女生有多少。

    “变态?”江院长一脸淫邪之色,道:“思敏,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如果你非要说我是变态的话,那我要做出更加变态的事情了哦。”

    说话间,院长江同济从裤包里掏出了一个眼罩,戴着了头上,笑道:“那我们就来玩个游戏刺激一下这办公室的气氛,我可是好久都没有在办公室里面做那事了,哈哈哈哈!”

    周思敏看着江院长将那眼罩拉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连忙跑到门边,一阵拳脚拍打在门上。

    江院长听出了声音,笑道:“小思敏,原来你在门那里,哈哈,我来了!”

    江院长几个健步迈出,两只肥大的手掌本能的乱抓起来,周思敏吓得一声尖叫,想要躲闪开来。

    无奈由于紧张,脚下一滑,被江院长正好抓了一个正着,江院长一只手臂牢牢抓住周思敏,另一只手臂奋力一挽,直接揽住了周思敏的柳腰,将她控制在了自己的能控制的方位。

    “啊!你放开我!”周思敏眼看江院长那向自己伸出魔抓,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泪水也不自觉的从眼睛里飙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