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此时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于是简单的将味蕾餐厅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赵刚一边听着李双喜的陈述,一边听着抽着香烟,手中笔却是根本就没有动。

    李双喜将事情的经过讲述完毕之后看向了赵刚,问道:“赵队长,我可以离开了吗?”

    赵刚将口中的香烟掐灭,站立起身,双手后背,一脸严肃道:“看到你这八个字了吗?你以为这里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李双喜听后回道:“我已经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了你,难道还不能走?”

    “据我所知,你不仅仅是一脚将范磊踢倒在地,而且还将他的一只手臂给拧断……”

    “我已经说了,我是正当的防卫,是他先动手想要打我的。”李双喜辩解道:“我想那味蕾餐厅应该有监控器吧,你们这里的人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调集监控视频取证啊。”

    “我们怎么做事需要你教吗!”赵刚听后一声怒喝,目光死死的盯着李双喜,转而淡淡道:“我现在掌握的消息就是,你拧断了范磊的手臂,还将他一脚踹倒在了地上!造成了他的严重受伤!”

    李双喜十分无语,这怎么就是听不懂呢,自己那可是正当的防卫,根本就不是主动出手的,费力解释道:“你怎么是非不分呢?我已经说了,我动手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范磊主动攻击我,这完全是出于我身体本能的正当防卫而已。”

    赵刚听后一巴掌落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怒道:“这是不是你家!我想你必须搞清楚的一点是,只有我可以问你话,你只需要老实回答,我没问你的,你不要瞎掰。”

    “我再问你一遍,范磊手臂被拧断、一脚被踹倒是不是你干的?”

    李双喜摇了摇脑袋,要不是这里地方特殊,他真想将这个什么狗屁的赵刚一拳打飞,根本就是一点沟通的余地都没有。

    赵刚见李双喜默不作声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认识陈梓珊对不对?”

    李双喜听后明显的一愣,回道:“这和整件餐厅的事件有关系吗?”

    “你只要回道我是还是不是就行了,别的我没问你!”

    赵刚语气加强,态度极其不友好的看向了李双喜。

    “是。”

    “你和陈梓珊是什么关系?”

    “之前因为一些事认识而已,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加上一个的话,我想应该是鱼水情。”李双喜自认为很机智的回道。

    “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小子,我告诉你,要是不老实说实话,这里可有得你受的,别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我们只是一般的朋友,平日里没事聊聊微信,仅此而已。”

    赵刚听后那剑眉一挑,黝黑的额头上出现了深深的几道抬头纹,道:“鱼水情?聊微信?今天我就要让你小子知道敢亲近陈梓珊的后果!”

    李双喜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个赵刚一直针对和刁难自己,全都是因为陈梓珊的缘故。

    “赵刚,没想到你对陈梓珊情有独钟,可是我确实和她没有什么,要是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李双喜解释道。

    “没什么?刚才你和梓珊眉来眼去我可是全都看在眼中,小子,今天落在我的手中就是你的命!”赵刚一脸愤怒,摩拳擦掌的迈步走向李双喜。

    李双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不成眼前这赵刚还要动自己?

    “你在这里吓唬我,您觉得应该么?更何况这里也有监控,你想要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李双喜提醒道。

    “哈哈!”赵刚仿佛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道:“监控?那东西我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关了,现在整个屋子里要发生点什么,那都是你知我知的事,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刚才我也彻底调查了你的资料,不过就是一个农民而已,对于你这样一点背景都没有的人,能怎么反抗呢?呵呵呵。”

    “小子,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个要么是乖乖认了,另一个就是我帮你,至于怎么帮,我觉得你能想到。”赵刚一脸张扬的神色,决定要好好的收拾李双喜一番。

    突然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想了起来,正是李双喜的手机。

    赵刚扭头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张达康的声音:“双喜,我的好兄弟呀,现在有没有药?张哥我的药都用完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赵刚听后开口怒道:“哼,你的好兄弟,马上就要被我踩死了,等着去班房看他吧。”

    张达康一听不是李双喜,还什么监狱里面渡日,问道:“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这就不是你们这些小农民配知道的了!”赵刚神气道。

    “农民?告诉你,我是张达康,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兄弟现在在哪里?”张达康莫名奇妙的被认定成了农民,反击道。

    张达康?怎么听着有点儿熟悉,好像是海宁的地产大亨啊。

    赵刚听后看了眼李双喜,不屑道:“你的哥们还真是能吹,一个农民都能自吹是张达康了!他是张达康,老子还是比尔盖茨了!”

    赵刚自认为打电话过来的就是和李双喜一样的农民,怒极反笑,回道:“哈哈,你是海宁地产界的大亨张达康?那我就是这里的头儿呢!哈哈哈!滚蛋吧!一个傻子!一个哑巴!去死吧!”

    赵刚懒得在浪费口舌,挂断了电话,目光再次落在了李双喜的身上。

    李双喜真是没想到,在这里,这么一个小小的队长居然敢对自己这样,简直太让人生气了!

    “我没有做什么坏事,更不可能承认什么,你休想我屈服。”李双喜态度坚决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赵刚似乎也没有想到李双喜的态度会这么的强硬,一个健步跨到了李双喜的面前,怒道:“让你尝尝我铁拳的厉害!”

    刹那间,赵刚紧握着的右拳直接落向了李双喜的面部,那凌厉的一拳似乎将李双喜面前的空气都划破了。

    李双喜眼神一凛,面对这蛮不讲理的赵刚,他自然不可能屈服。

    就在赵刚的拳头距离李双喜面部只有那么一丁点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李双喜以抓住范磊的招式同样抓住了赵刚的手臂,赵刚手中继续发力,可依旧是丝毫不能前进半寸。

    “怎么可能?”赵刚一脸惊讶的神色,道:“你想跟我来试试?”

    “废话,你想打我我就让你打?脑子秀逗了吧!”李双喜反击道:“今天我也要让你看看,农民不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