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李双喜和周思敏对视了一眼,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两人吵起来了?

    郭小蕊痛苦不止,几乎咆哮道:“你要我就给你,我还想要我怎样!”

    “你个黄脸婆,要是觉得不爽就给老子滚蛋!”

    范磊一边怒一边又将手臂扬了起来,眼看又是一巴掌要打下去。

    餐厅所有的人全都怒视着范磊,这个人渣,当众打女生,真是男人的败类,打电话报警的报警,谴责怒骂的谴责怒骂。

    李双喜上前一步,单臂握住了范磊的手臂,冷冷道:“这是公共场合,打女人是不对的!”

    范磊气得吹鼻子瞪眼,怒骂道:“李双喜,他妈的你还真和小蕊有一腿呀!老子今天就先废了你,再把这个贱人也废了!”

    范磊手臂猛抽,想要挥拳摆平李双喜,可用力之后发现,自己的手臂像被铁钳子夹住了一样,根本就扯不回来。

    一次用力!两次用力!结果都是一样,范磊看着眼前身材、力量完全不如自己的李双喜,没想到自己会反被这个小子控制。

    李双喜再次提醒道:“你们要打要闹回家去,这里是餐厅。”

    此时的范磊根本听不进去,双目喷火,另一只手臂从一旁的收银台上摸起了一只瓷器做的招财猫,对着李双喜的脑袋直接砸了上去。

    周思敏和郭小蕊两人看后同时惊呼提醒道:“小心!”

    “不识好歹!”李双喜冷冷一笑,抓着范磊的那只手,腕部发力,范磊面部的五官顿时扭曲在了一起。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发出之后,范磊整个人已经痛苦的跪在了地上,手中的招财猫也掉落在地砸了个七零八碎。

    “错了错了!”范磊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拧断了,痛苦声中求救道。

    李双喜听后松开了范磊的手臂,开口道:“念在我们是高中同学的份上,今天我不和你计较。”

    李双喜转身,准备带着周思敏离开餐厅。

    稍有好转的范磊抬头看着李双喜的后背,那仇恨在一瞬之间填满了内心,看着一旁碎落的瓷片,抓起一块对着李双喜的后背直接扎了上去。

    “李双喜!”郭小蕊没想到范磊竟然还要伤人,情急之下奋力呼喊了一声。

    由于身体已经是修炼者的体质,李双喜瞬间察觉到了身后危险的气息,猛然转身,对着一脸狰狞之色范磊,手中拿着碎瓷片扑向自己的范磊一脚踹出。

    身材肥胖的范磊完全没有料想到李双喜有这么灵敏的反应速度,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传来了剧烈的疼痛,随后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疼痛感也传遍了全身。

    警察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现场,女警陈梓珊气亲自带队控制了现场,防止事情进一步恶化。

    躺在地上的范磊一看警察来了,马上哭诉道:“打人啦!打人啦!”

    陈梓珊看了看地上的范磊,历声道:“闭嘴,有什么到警局里说!”

    陈梓珊一身制服,双手叉腰,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全场,道:“把相关人员全都带回警局!”

    周思敏听后吓了一条,两只小胳膊拉着李双喜,问道:“李双喜,现在我们怎么办?”

    陈梓珊目光直视着李双喜,又看了看他身边的周思敏,皱了皱眉头,一脸严肃道:“走吧,刚才你动手打人我是亲眼看到的。”

    李双喜能够从陈梓珊眉宇之间感受出陈梓珊和之前有那么些不一样,不过自己确实打人了,这一点没有什么可以否认,轻轻点头。

    “陈梓珊,周思敏是无辜的,她还是海宁大学的大学生,能不能让她先回学校?”李双喜看了看周思敏,开口道。

    还是个大学生!李双喜你这个禽兽!

    陈梓珊咬牙切齿了一阵之后,道:“好,这个算我之前欠你的人情,现在还你。”

    见陈梓珊松口,李双喜快速道:“思敏,你先回学校吧,放心我没事的,晚一些给你电话。”

    周思敏一脸紧张的模样,看了看女警陈梓珊,又看了看李双喜,问道:“真的没事吗?”

    李双喜点点头,道:“放心,我还要帮你对付变态院长呢。”

    陈梓珊一脸阴沉,让手下带着李双喜、范磊、郭小蕊回了警局。

    周思敏看着李双喜离开的背影,也只能独自一人先回学校了。

    半小时之后,海宁市公安局内,范磊不断的哀嚎、惨叫着,郭小蕊坐在一旁哭泣着,李双喜则是一脸淡定的神色,丝毫没有受到了任何的影响。

    “你们三个,到审讯来!”陈梓珊一脸严肃,厉声道。

    三人来到了一排的审讯室前,陈梓珊的身边,站着两个看上去面色有些凶狠的警察,应该是分别由三个警察来负责审问工作。

    李双喜看了看陈梓珊,一脸平静道:“我说美女警花,这是不是搞的有些大了,这里面他一个人进去就对了,为什么我们都要进去?”

    陈梓珊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之后,严肃道:“李双喜,你涉嫌在公共场合打伤他人,所以要接受我们的审问。”

    “我那是在受到危险伤害下做出自我防卫。”李双喜辩解道。

    不等陈梓珊开口,站在她身边一个十分高大、皮肤黝黑的男子开口道:“有什么话到审讯室里面再说,梓珊,这个小子交给我来。”

    陈梓珊听后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是,赵队!”

    李双喜目光看向了陈梓珊身边那个叫赵队的男人,那一双如刀锋一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

    最终,陈梓珊审问范磊,另一个小警察审问郭小蕊,赵队审问李双喜。

    审讯室内,李双喜坐在板凳上,而审问他的赵队,却是迟迟都没有进来,李双喜观看着审讯室内,不大的房间内写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然后就是一张审讯桌,显得十分的压抑。

    约摸十分钟后,赵队抽着香烟走进了审讯室,门一关,目光看向了李双喜。

    赵队走到了窗子前,将窗帘从里面拉了起来,随后落座下来。

    “李双喜是吧?说说吧,今天晚上味蕾餐厅是怎么一回事?”赵队吐着烟圈,淡淡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