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喜刚才的一番出手救人更是被周永胜看重,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问道:“小兄弟,没想到你这个年纪的人还有会银针治疗的,而且你刚才那么几下就把那中年妇女的腿给治好了,简直就是奇迹,我这一辈子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这么高超医术的,你是和谁学的?”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一笑道:“都是我平日里面从书本上自学来的。”

    “什么!自学!”周永胜一脸震惊之色,这自学的本事都那么的强大?这也是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周永胜本就是一名老中医,自幼看医书学习到了现在,深知华夏医术是多么的博大精深,而如今自己医术还不如眼前这么一个小兄弟,这样的遭遇实在是有些打击他。

    李双喜这下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头了,连忙转移话题道:“周伯父你好,其实我是思敏的朋友,叫李双喜,是她介绍我来这永胜堂的,你叫我双喜就好了。”

    “你是思敏的朋友?”周永胜狐疑看着李双喜,思敏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医术高超的朋友的,而且看这一身的装扮,好像还是一个快递小哥,自己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她提起过。

    “恩恩,就是思敏给我了名片,我才来到了这永胜堂。”李双喜拿着手中的名片说道。

    “噢噢,既然是思敏的朋友,那就是自己人,双喜,快请坐。”周永胜反应过来,这才发现李双喜都还站在。

    李双喜落座了下来,双目打量着眼前这个药材店,规模并没有圣鹤堂那么的大,不过不知道这里的药材够不够自己使用。

    “双喜是吧?你是思敏的同学吗?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周永胜同样落座下来,一连三个问题直接问向了李双喜,就和查户口似的。

    李双喜一听愣了一下,这周永胜刚才在外人的面前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受气包、老好人的模样,现在怎么才一坐下来就变了?

    不过李双喜依旧是一脸淡淡的笑容回道:“周伯父,我不是思敏的同学,我只是她的一个朋友,职业是快递员。”

    “快递员?”周永胜有些想不通,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认识一个快递员,还一口一个思敏叫着,看样子交情不浅啊。

    李双喜可不傻,在这样一路问下去要耽搁自己多少的时间,马上拉正话题道:“周伯父,我来永胜堂主要是想买一些药材,听思敏说这里的药材品种齐全?”

    一说到了永胜堂,周永胜马上回道:“嗯,没错,你别看我这永胜堂规模不大,但是麻雀虽小,好歹也是五脏俱全,中西药应有尽有。”

    正合李双喜的口味,李双喜接着将自己现在需要的中药材全都询问了一遍。

    “有!”周永胜笑了笑,道:“这些中药材我这都有,双喜你不会全都需要吧?”

    “恩恩,周伯父,刚才的中药材我全都需要,而且需求量挺大的,所以我才会来这边找您,你这边的供货量充不充足?”李双喜问到了最主要的问题上。

    之所以来永胜堂,李双喜就是打算开拓下自己的药材渠道,如果单单靠圣鹤堂王老板,自己的利润大部分可都会被他赚走,而且王老板给李双喜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不停的涨价涨价。

    周永胜掐指算了起来,过了一会之后回道:“充足,我相信绝对够你用。”

    “真的?”

    “几万块到几十万块够了吧?绝对没问题!”周永胜大手一挥道。

    李双喜大喜,没想到还真的被自己找到了办法,道:“周伯父,我想问一下价格,我的需求很大,你能不能给我一些些的优惠?”

    “优惠自然给你,不过我想知道一下,你需要这么多的药材干什么?你不是一个快递员吗?”周永胜好奇的问道。

    李双喜想了想,还是解释道:“周伯父你刚才也看见了,我会一些医术,当然还懂得一点点炼药的知识,所以正在用中药材炼制药品,然后将药品卖给需要的人。”

    周永胜听后点点头,更是对李双喜来了兴趣,道:“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真是后生可畏!”

    李双喜有些惭愧,自己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要赚钱而已,简单的扯了两句又将话题转移到了价格上。

    最终,周永胜给李双喜的价格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比圣鹤堂王老板最先没有翻倍的价格还要低那么一些。

    李双喜听后一脸认真的问道:“伯父,这么低的价格,你这边还有赚吗?”

    周永胜会心一笑,道:“放心吧,虽然我赚的不多,但是薄利多销嘛!总之肯定不会亏。”

    “伯父,你知道海宁那圣鹤堂的王老板吗?”李双喜这时候觉得王老板有些猫腻,开口问道。

    周永胜点点头,道:“那个奸商,当然知道,海宁的药材市场就是被他给搞乱的!”

    不提圣鹤堂还好,一提周永胜就来气,一拳打在了桌子上,道:“那王八蛋可不是什么好鸟,是外地来的奸商,借助着雄厚的资本,将我们海宁的药材市场都给搞乱,垄断了药材,提高价格,成倍的赚老百姓的钱,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

    李双喜听后大惊,没想到那圣鹤堂的王老板是这样的一个人,原本看着王老板给自己很大力度的优惠,又送药材上门,还以为他是个好人,看来真是瞎了眼。

    周永胜继续道:“我们本地的药材商由于没有雄厚的资金,根本没有办法和他斗,渐渐的,现在海宁最出名的几大药店,全都是王老板一伙人控制,他们要想你在海宁市场上买不到药,你就算跑断了脚走遍了全城,也买不到!”

    李双喜听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真是万万没想到,难怪自己问了问其它的药材店,都没有,原来一切都是王老板在搞鬼。

    “枉我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没想到他一直都在变着法的坑我的钱!”李双喜怒骂道,将自己的情况简单的和周永胜诉说了一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