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妇女和她的老公根本不听解释,一致认定就是永胜堂的药材害了他们,一气之下,要开始砸永胜堂的东西了。

    永胜堂内的几个员工见中年妇女如此的无礼取闹,拿起了手中的电话,准备让警方来解决这个事,可周永胜制止道:“不要报警,他们都是穷苦人。”

    李双喜这个时候算是看明白了,这中年妇女两口子应该是没钱去大医院医治,赖上了这永胜堂了,而周思敏的老爸又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不忍心让警方介入。

    中年妇女一听不要报警,和身边的老公对视一眼,气焰更加的嚣张了起来。

    “我不管,我是吃了你的药腿才肿成这样的,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让你们永胜堂做不成生意!”中年妇女一声怒喝,拖着一只肿成猪蹄一般的腿,走向了永胜堂的门口,准备更加疯狂无赖的行为。

    “没错,不赔钱的话,我们今天堵住你们药店的门,明天也来堵,让你们的药店彻底的关门!”

    中年妇女的行为让李双喜实在看不过去,人家老板以礼待人,可没想到这两人却是如此的蛮不讲理。

    周永胜从柜台追了出来,费尽口舌的解释道:“你们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李双喜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挡在了中年妇女的身前,道:“大妈,你先冷静一下,你这样对双方都是没有好处的。”

    中年妇女抬头一瞅,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双手叉腰怒斥道:“你这个生瓜蛋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事和你有关系吗?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妇女的老公一看李双喜挡道,一脸凶恶之色迈步上前,手臂对着李双喜推了过来。

    一推!李双喜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妇女老公一惊,直接握紧了拳头,对着李双喜打了上来。

    李双喜眼神一凛,一个巨大的手掌牢牢的将那拳头捏在了自己的手中,冷冷道:“如果你们两人再这样不识好歹的话,我马上报警,相信警方会给你们这样的无赖很好的惩罚!”

    李双喜的一句话响彻了整个永胜堂,中年妇女和她的老公都是一愣,暗骂道:“这个硬茬是哪里冒出来的?”

    周永胜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劝说道:“小兄弟,他们都是穷苦人,你还是让他们走吧,别为难他们了。”

    李双喜叹了口气,这周思敏的老爸还真是一个好人,手中一松,放开了那妇女的老公,道:“周老板,能否借我银针一用?”

    周永胜一脸疑惑,银针?眼前这个快递小哥是想要干什么?于是问道:“你要?”

    李双喜也不废话,直说道:“我懂那么一点医术,今天又在这里碰上了这事,既然你不忍心让警方带走他们,我也不想看着她们没钱去医院,在这纠缠于你,所以打算出手帮她化解一下腿部的疼痛。”

    周永胜听后立马吩咐员工去拿银针,中年妇女两人对视一眼,狐疑的看着李双喜。

    “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动了我的腿又没有任何一点起色,我可就连你一起赖上!”中年妇女并不相信李双喜,放出狠话道。

    李双喜懒得理会眼前这中年妇女,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李双喜决定自然当这么一个恶人。

    很快,永胜堂的员工找来了一个银针包,李双喜打开一看,银针长长短短、粗粗细细十分齐全。

    李双喜让中年妇女坐到了板凳上,随后取出一枚长长的银针,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扎进了中年妇女那肿的不行的小腿处。

    紧接着李双喜又取出了两枚银针,对着中年妇女的膝盖和大腿扎了进去。

    三根不同长度的银针扎入之后,中年妇女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的感觉。

    妇女老公质疑道:“小子,你这不会是骗人的吧?”

    李双喜回道:“风湿已经入骨了,再拖一段时间这条腿就废了。”

    不等众人有所反应,李双喜手中发力,将银针三分之二的部分全都插入到了中年妇女的腿中。

    中年妇女杀猪一般的惨叫发了出来,眼泪都在一瞬之间夺眶而出,怒骂道:“你这个小子,是不是想杀人啊!”

    “闭嘴!”

    李双喜一声怒喝制止了中年妇女,随后将体内的灵气注入到了银针上。

    银针在真气的灌输之下,冒出了一缕清烟。

    李双喜按照脑海之中古书的记载,用体内的灵气强行将中年妇女腿部中沉积了多年的湿气给排出。

    银针周围,几股湿水缓缓流了出来,中年妇女肿粗的腿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缩减。

    “哇!”

    永胜堂内的所有人看到这么神奇的一幕之后没有再敢怀疑李双喜。

    “神医啊!”中年妇女的老公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没过几分钟,李双喜就用自己的灵力将中年妇女腿中那湿气给去除了,那只猪蹄一般的腿也恢复得差不多。

    中年妇女不知道说什么好,低着脑袋,一脸的尴尬之色,李双喜明白她这个时候的心情,开口道:“你们走吧,以后别再做这样的事了,我能帮你们一次,但是不能帮你们两次。”

    “神医,我老婆这腿?”中年妇女的老公一脸担忧的神色问道,身怕回去之后那腿在肿起来。

    “放心,湿气已经除去,只要好好的照顾,不会在肿起来了。”李双喜道。

    “谢谢神医,谢谢神医,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来这永胜堂闹事了。”中年妇女说了一句发自良心的话之后离开了永胜堂。

    周永胜亲自递上一杯茶水,一脸感激之色的来到了李双喜的面前,道:“小兄弟,刚才的事真是多谢你了。”

    李双喜微微一笑,回道:“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看你这么一个好人被欺负。”

    一身中山装的周永胜听后看了看药材店外,又看向了李双喜,道:“以德报怨,这是我老中医一生为人处世之道。”

    李双喜暗暗点头,难怪这个周永胜会让自己的女儿去村子里面给人免费看病,还真是有点一身正气的味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