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米外的周思敏,正背对着李双喜俯身搬一个很重的器械,那细嫩白滑的两只手臂都没能将那东西抬起来,反倒是撅起来的臀部正正对准了李双喜。

    因为周思敏今天身穿连衣短裙,再加上那裙摆有些宽松的缘故,一片春光展现在了李双喜的双眼之中。

    李双喜看着圆润的翘臀,不由得想入非非。

    周思敏见身后的李双喜没动静,转身道:“李双喜,和你说话呢!”

    还好李双喜的反应够快,马上迈步走了过去,口齿伶俐的解释道:“来了,刚才突然间想到我研究的中药材去了。”

    李双喜弯腰轻轻试了试,发现地上的器械并不是很重,不过却故作姿态道:“思敏,来吧,我们一起合力将它搬过去。”

    周思敏根本没有想什么,点点头,随后俯身双手抓住了器械的两侧。

    周思敏的连衣裙的领口正面看上去被撑得很紧,但是这么一弯腰,却是露出了一个很宽的缝隙,而这一切正合李双喜的意。

    看着那连衣裙中的无限风光,李双喜不得不承认,还有更大的发育空间。

    “李双喜,快点呀,你怎么不动?”弯着腰的周思敏催促道。

    李双喜立马回过神来,解释道:“对不起,我刚才头有些晕。”

    周思敏吓了一跳:“要不你休息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慢慢的搬过去就可以了。”李双喜单着一丝丝贱笑道。

    周思敏为了照顾李双喜的身体,放慢了速度,李双喜一边搬着器械一边看着那无限的春光,这么短短几步的时间过的那叫一个十分慢。

    器械搬到,周思敏道:“给我躺下,我要用这仪器给你头部来一个全方面的扫描。”

    李双喜看着毫无察觉的周思敏躺了下来,脑海之中还在回味着刚才的一番美景。

    周思敏娴熟的将医疗仪器的连接器贴在李双喜的头部,身体各处,期间李双喜又是大饱眼球。

    一番检查很快结束,周思敏坐在电脑前,看着医疗仪器传来的图片资料,道:“奇怪?怎么你的脑部一切都正常?”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故作姿态道:“啊?真的?难道说我痊愈了?”

    周思敏看着李双喜:“刚才你还说头晕呢!”又看了看显示屏上,道:“还真是奇怪,难道说是仪器出了毛病?”

    李双喜见周思敏一直纠结于眼前的仪器,马上制止道:“思敏,你这就不能盼我一点好吗?万一刚才那疼痛就是肿瘤最后一次的挣扎呢。”

    周思敏听后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道:“我这才都是检查,还没有治疗什么的,肿瘤自己会消失?”

    “哈哈。”李双喜看着周思敏这气呼呼的表情,笑道:“思敏,这肿瘤是自己生长出来的,就也存在自己消失的可能性,人类身体之中的细胞……”

    见李双喜突然学霸附体,周思敏赶紧制止道:“闭嘴!别和我说这些东西,我书读的少。”

    周思敏一番捣鼓,也没找出一个所以然,只好道:“这样吧,改天我和你一起去海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检查,要是真的好了那当然再好不过。”

    李双喜现在也只能点点头答应,自己吹出来的牛逼可要自己圆回去,回道:“恩恩,我也希望我没事,那今天就先这样吧,对了思敏,给我一张你老爸的名片。”

    离开了实验室,李双喜从周思敏的手中拿到了一张名片,然后将她送到了宿舍的楼下。

    “思敏,我要回去了哦。”李双喜告别道。

    “恩恩,改天我们再约。”周思敏回了一句俏皮的走进了宿舍。

    改天再约?李双喜看着周思敏的背影,心中一阵的欢喜,不经歪歪道:“要是真的把思敏给娶回家,老妈还不得高兴死了。”

    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很晚了,李双喜骑着电动车准备回家。

    刚刚出了海宁大学的校门,李双喜的眼前,无数的黑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双喜刹车停住脚步,看着眼前的黑影,应该都是海宁大学体育系的学生,一个个看上去十分的健壮,足足有几十人。

    “李双喜!”

    一个愤恨的声音发了出来,李双喜闻声看去,没想到是被自己在篮球场上完虐了的王浩。

    李双喜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冷笑道:“王浩?你这还没嫌丢够脸?这明的输了还想玩阴的?”

    王浩手中提着一个铁棍,阴狠的看着李双喜,道:“你让我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出丑,今晚还想从我们海宁大学离开?告诉你,今晚老子就要废了你!打断你的手脚,让你以后在打篮球!送快递!”

    李双喜没有想到王浩会变成这个样子,看来今晚不给他一些真正的教训,他是不知道小锅是铁打的。

    王浩依仗着人多势众,毫不忌惮的走到了李双喜的面前,怒道:“篮球场上没有废了你,这海宁大学的校门口我一定废了你!”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四周,这海宁大学由于建在海宁郊区,这一片晚上基本上没有人。

    李双喜并没有理会王浩,而是放眼看了看他身后带来的人,道:“我说你们都是傻子吗?王浩现在做的事情可是犯法的,你们可都是大学生,不懂法律吗?怎么会跟着他来干这样的事?”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父母供养你们来读大学是为了什么?你们这样帮王浩真的对得起你们的父母?”

    李双喜是真的没有想到,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的无脑,都什么年代了,还跟着打群架?

    李双喜的一连几个问题正中了那些个大学生的心窝,其实他们之中有些很王浩都不熟,只是因为朋友呼唤,就一起过来凑个人数。

    王浩听到了身后的议论声,紧张了起来,骂道:“李双喜,你他妈就是一个农民,在这猪鼻子插大葱装大象呢?”

    李双喜依旧没有理会王浩,对着他身后的大学生道:“我最后说一遍,要想助纣为虐的,我一个不会放过,现在回头的,我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你们要想自己毁了自己的前途那就尽管来废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